近况:有点累orz

嫁刀长谷部。
甜党。佛系。杂食。爬墙选手。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约稿详谈)

[刀剑乱舞]捡到一把能变成刀子的奇怪男人之后05

因为太久没更了(ntm)放一下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压切婶♀

※背景主现世

※内含大——量私设及二设(比划一个银河系)

※脑补成分过多,请勿考据

※我流刀男

OK?GO↓↓↓ 


—————— 


“接下来该怎么办?”

 

自动自觉地藏到长谷部身后,大野春凉探出头看着对面虎视眈眈的剩余几人——这才终于看清楚,之前原来是有四个“人”在追着她。

 

刚刚被长谷部砍翻一个,现在还剩三个。

 

“一会我会拖住她们,春凉小姐就向着我右侧的方向跑,不要回头。我在树上做了十字记号,顺着走就能回去。”揣度了一下局势,长谷部压低身形,手握着刀摆出防御姿态,对身后的春凉快速说道。

 

“那你呢?”

 

“我会很快追上你的。”

 

——等等你真的不觉得自己立了个不得了的flag吗??

 

大野春凉嘴角一抽,脸色顿时阴了半截。这时她又突然想起昨天看见长谷部时对方身上的伤势,剩下半截脸色随即也默默黑了下去。

 

“那个,压切先生,昨天看你伤的很重的样子,不要紧吗?”春凉试探性地问道。

 

长谷部闻言稍稍回过头,幅度过小的缘故实际上并没有看向她:“我没有关系。比起这个,春凉小姐你现在还好吗?虽然非常抱歉把只是普通人的你圈进无关的危险中,不过道歉的话还是出去再说吧……唔……”

 

——虽然非常感谢你充满安全感的安慰但是句末那一点痛呼还是听到了啊!!

 

只是这么小幅度的回头而已……

 

春凉抿了抿唇,现在她虽然还搞不太清楚状况,但首要任务是逃命还是能拎得清的。最重要的是,可能这么说会显得自私——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去,如果长谷部在这里GG了她也就基本凉透了……

 

二人从认识到现在,也不过短短24小时。可春凉并不冷血,撇开一切不谈,她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长谷部负伤在这里战斗,而自己心安理得地独自逃跑。

 

尽管现实是她的确是那个需要逃跑的拖油瓶……

 

“压切先生之前受的伤根本就还没好吧?你一个人在这里对敌太危险了,不能一起逃吗?”

 

敌人正在逼近,春凉语速很快,抓着长谷部的衣摆急急说道。

 

然而长谷部并没有给她讨论的余地。在他看来,虽然不知道时空裂缝形成的原因,但作为时空方面的知情人,保护无辜的普通人同样是他的责任。

 

“他们速度很快,我们两个人逃不掉的。”更何况他还受着伤——这句话他吞掉了没有说出来,“请听我的,我数到三,你就向右边跑,不要回头。”

 

长谷部的语气有些强硬,语速同样很快。与此同时,对面的敌人举起了刀,看起来是要发起攻击了。春凉急得张嘴还想说话:“可是——”

 

“三。”

 

长谷部压低了身姿,蓄势待发,嘴里已经开始倒数。

 

“……啧!”春凉狠狠咂舌,理智与情感在内心天人交战,身体却只能下意识准备起跑。

 

“二——”

 

身形庞大的敌人浑身冒着黑雾,同样躬身蓄力,嘴里咕哝出意味不明的咆哮。

 

“一!跑起来——!!”

 

几乎是话音落下一秒,压切长谷部猛一蹬地,整个人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

 

刀刃相撞的尖锐声响紧随其后,在这阵阵令人牙根发痒的金属铿鸣间,春凉拔腿就跑,头也不回地向之前指好的方向狂奔。

 

眼角余光见大野春凉按照自己说的乖乖跑了,长谷部心中舒了口气,偏身躲过冲着自己肩头伤口刺来的一刀,却动作过大而下意识因牵扯出的撕裂疼痛皱眉。

 

——其实他根本没有把握以目前的状态打倒三个敌人。如果是全胜状态还尚可一搏,而现在他能做的,就真的只是拖时间而已。

 

“哈啊——!!”撑满喉管的咆哮随着蓄力尾音上扬,手臂肌肉隆起,充满爆发力的一击逮住敌人的一丝破绽,狠扫向对方下盘。却由于速度的下降而被躲过,仅割伤了对方腿际。

 

——他本来就应该已经死在战场上了。现在还能存活于世的每一分每一秒,说起来也算是大野春凉给的。其实就算还在这里,也没什么所谓。

 

凌冽一击刺入敌人胸膛,而过后身体不堪重负那一瞬间的脱力,也让另外一个敌人有机可乘。尽管尽力及时躲避,却还是在腹部开了道深深的血口。然而受伤过后,长谷部不退反进,像是杀红眼了一般在下一秒单臂挥刀,干脆利落地抹瞎对方的双目。

 

——但是他现在还不能死……不知道这里还有没有别的溯行军,至少,他想把春凉小姐安全送回现世。这不仅仅是救命之恩,她同时也只是个无辜的普通人类而已。

 

压切长谷部以几近自残的方式将第二个敌人砍成重伤,却再无余力补上最后一击。随着对方的倒下,他也完全脱力,不堪重负地跪倒在地。浴血的身体飘散出点点荧光,身躯也隐隐约约开始透明。

 

——所以……


他马上就要维持不住实体,归还最原始的刀剑形态。

 

“……来吧。”

 

但他还是撑着已有裂纹的刀身站起来,勉强摆出了已经无法遮掩破绽的攻击姿势。哪怕他已经双眼发黑,看不见敌人的方向。

 

拖了这么久,春凉小姐应该已经到安全的地方了。

 

只是状况有点不妙,本来想拖延一会然后甩开这些溯行军的,果然凭借现在的身体还是做不到啊。

 

长谷部甩了甩卡在刀刃裂缝间迟迟没有落下的粘稠血液,干脆放弃用眼睛,仅凭其实也已经耳鸣堵塞的残破听觉判断敌人的方向。

 

他想,他要食言了。

 

只希望春凉小姐能顺利找到他一路上来时用刀划出的记号,早知道应该刻的更明显一点的……

 

——那么……至少……

 

他握紧了刀柄。

 

“呀啊啊啊——!”

 

嘭——!!

 

被血液模糊的视线外突然传来少女清亮的长啸。紧跟而来的,是一声巨物撞击头颅的沉重闷响,和什么东西砸到地面的声音。

 

“压切先生你没事吧——不对这怎么可能没事,你的身体开始透明了啊啊!!”

 

大野春凉焦急地跑过来,伸手想要扶住长谷部摇摇欲坠的身体,却又怕碰到伤口而犹豫不敢上前。

 

“……”

 

“……压切先生?”

 

为什么不说话?糟糕不会失去意识了吧,她可没力气把这么高这么壮还浑身是伤的男人扛回……

 

“吼……”

 

“……!”

 

糟糕。

 

之前长谷部让春凉逃走,她其实并没有听话,但是为了不让对方分心,她还是跑了一段距离才偷偷摸摸绕回来。然而刚到这里就发现长谷部已经整个人都不好了,场面何止一个惨字了得。

 

——果然压切先生之前完全是在逞能!!

 

大野春凉心里又气又急。

 

但是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做点什么,手边也没有能够使用的武器。于是她只能找了一块大石头,一边庆幸自己由于常年练习剑道臂力卓越,然后逮住对方完全被长谷部吸引注意的机会,狠狠往那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的脑壳上砸。

 

所幸那黑黢黢的敌人也不是刀枪不入,走狗粑运百分百命中的一击后成功让对方陷入了短暂晕眩,她急匆匆想拉着长谷部趁机逃走,却发现对方很可能已经快不行了。

 

哪怕长谷部真的无力回天,她也不后悔自己浪费逃命的机会回来。只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短暂晕眩的debuff时间已经过去,那坨黑黢黢已经苏醒,正一脸血地摇摇晃晃准备站起来。

 

春凉心里疯狂咆哮着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然而似乎上天怕她不够倒霉,之前没被长谷部补刀的那坨黑黢黢也撑着武器起身。

 

“压切先生……压切先生,醒醒!我们要完蛋了啊啊啊——”

 

虽然现在只剩下两名敌人,而且都已经负伤,如果她尽全力跑也未必跑不掉。但是让她丢下此刻已经是个一刀没的长谷部送死,而她自己跑路的话,是个人都做不到吧!

 

想想,想想办法……她需要反抗……武器,如果现在有武器的话……!!

 

“……春凉小姐……?”

 

“压切先生……!你醒过来了?怎么样,还能动吗??”

 

春凉忙回头望去,视线首先接触到的确是长谷部握在手中的刀。

 

——武器!!

 

她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虽然已经有了裂纹,但是看起来还能撑住……大野春凉深吸了口气,尽量沉着地问道:“压切先生,请问你的武器我能使用吗?”

 

长谷部的意识勉强回笼,“……你要使用我的武器?”

 

“是的。”

 

“但是,溯行军并不是普通人使用刀剑便能杀死的,哪怕是使用刀剑付丧神的本体……”所以,还请你不要管我快逃——

 

“可是压切先生你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力气战斗了吧?我好歹学习了十几年的剑道,虽然学的不是用来打架斗殴的东西……总之至少比没有要好!”

 

“……”

 

长谷部一时间竟然没有回话,眼见着对面两坨黑黢黢就快恢复精神了,春凉急得直想抓着他肩膀一阵穷摇。

 

而长谷部则在思考另一件事。

 

——大野春凉本身是拥有灵力的,而且浓度不低,只是她不会使用罢了。如果自己教会了她如何使用灵力,便是自私地将她从原本平静的普通人生活中拉出来,强行扯进他所在的危险世界。

 

可是现在,如果他不教会她使用灵力,他的死活姑且不论,大野春凉很可能会死在这里。

 

“……春凉小姐。我知道你是一名善良的女性,但是你不应该被我拖累——”

 

“这种时候就不要说这种废话了!”春凉毫不犹豫地打断。

 

“好。”

 

意外地,长谷部格外干脆地停止了劝说。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劝不动这个倔姑娘了。

 

而他不可能让对方和他一起死在这。

 

“那么,我再,认真地问你一遍。”

 

终于,他再次开口时,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凝重,春凉听着也不由皱起眉。

 

“春凉小姐。如果打败了他们,你的生活很可能再也回不去曾经的平静,会变得翻天覆地甚至可能丢掉性命——你还是愿意使用我么?”

 

“……”

 

春凉怔了一瞬,又很快反应过来。

 

“此时此刻我的生活也并不平静吧。”她坚定地转过身,忽略了背后已经重新锁定他们的敌人,认真对视长谷部的双眼。

 

“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不要提那‘可能再也回不去曾经平静’的生活了,我连现在的生活都即将要失去啊。”

 

长谷部努力睁开被血水模糊双眼,看着面前的少女。

 

她有一双非常清澈的蓝眼睛,仿佛一眼便能看到心底。

 

“……我明白了。”

 

长谷部深吸一口气。

 

就在春凉以为对方要把武器递给自己时,长谷部原本只有些许透明的身躯却突然泛起白光。凑近了才看清,这些白光都是一点点细密却明亮的萤火,逐渐飘散又聚拢,最后凝结成一振打刀的形状。

 

这振打刀有些破损,黑金的刀拵上缺少了下绪。

 

“那么,请握住我吧。”

 

熟悉的男声低低传来。

 

“我会告诉你——‘灵力’的使用方法。”


×××


大野春凉:“握住”……噫。


压切长谷部:……???













——————


嘴炮之章。


偷摸更新。

写文卡爆……憋了我好几天……

这个副本也持续太久了吧……下一章一定要结束……!!

评论 ( 12 )
热度 ( 60 )

© 苟三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