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有点累orz

嫁刀长谷部。
甜党。佛系。杂食。爬墙选手。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约稿详谈)

[刀剑乱舞]关于本丸的新任审神者很讨人厌这件事01

※主压切婶

※女审,暂时没有名字

※婶婶战斗力爆表预警

※私设多如狗

※我流刀男

※各种意义上放飞自我

更新频率和本篇长度一样不定

 

OK?GO↓↓↓

 

——————

 

这座本丸的上一任审神者,是个相当糟糕的人。

 

最主要的是这个人很懒——不过与其说懒惰,不如说是没有干劲更为合适。然后由于懒惰,又引申出了各种毛病。也不知道那一位是怎么成为审神者的,反正最后的结果是因为战绩连月严重不足而被解雇了。

 

到底是解雇还是主动辞职来着……算了,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审神者看着面前的本丸大门,双手环胸打量了一番。

 

看起来实在不算大……也是,按照那位的懒惰也不可能有什么心思去扩建了。

 

随便想着无关紧要的东西,审神者直接扣响了门环。院内的沉默持续了很久,这才不确定般响起一个人声:

 

“您好。请问,外面是……?”

 

“你好。”

 

毕竟要面对的是以后相当一段时间要合作的伙伴,审神者严肃了声音,同时摆正了自己的站姿——即使她原本就站的十分挺拔。

 

“日安。我是这座本丸的新一任审神者。”

 

她上前一步,直视从敞开的门扉后走出的大和守安定,将一张面瘫脸发挥的淋漓尽致。

 

“初次见面,我也不多废话——从今天开始,这座本丸、包括你们,将全部由我接手。”

 

所以,还请多多指教。

 

×××

 

这位新任的审神者,是个相当无趣的人。

 

第三次企图给审神者一个惊吓,也是第三次被对方的面瘫脸无声怼回来。鹤丸看着她毫不留情离开的背影,撇撇嘴有些无趣地想道。

 

“所以说,没事还是不要打扰这位大人了。”不知从何时起围观了这出短暂闹剧的烛台切走过来,拍拍鹤丸的肩膀叹了口气。

 

“因为新主公一直面无表情嘛。光仔不觉得能让她那张脸上出现别的情绪的话,会非常有成就感吗?”

 

“完全不觉得。”果断。

 

“噫,好过分。”

 

审神者的背影在拐角处彻底消失,鹤丸移开视线,看向田地的另一边:“话说,长谷部现在还是那副样子呢。”

 

“哪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烛台切还愣了一下。顺着他的视线看见正沉默着畑当番的长谷部,才揉揉额头想起究竟是什么事情。“啊啊,他啊……我大概,也能理解吧……”

 

——这座本丸的长谷部,现在非常地抵触审神者。

 

在上一任审神者那里,他其实与所有的“压切长谷部”一样,都对主表示百分之百的忠诚,并且渴望着主命、希望为主尽情施展自己的能力。

 

可是那一任审神者,就这样不管不问,将他完全搁置了。对他的“主命必达”也表现出浑不在意、甚至可以说有些轻蔑的态度。

 

而那位的作风也是很有问题。把刀剑当做单纯的工具看待,随意地锻刀和刀解;因为自身的懒惰,好几次强制出阵,还差点发生碎刀事件……更甚者,他还有想过,把锻出的刀剑送给其他审神者。

 

因为一开始打算送的是短刀,被一期一振极力恳求后阻止了。之后也没怎么提过送刀,似乎只是一时兴起。

 

也是有自身经历的原因,对方的这些作风结合起来,直接导致长谷部对其产生了相当程度的怨言——各种意义上的。

 

而新来的这位审神者,除了并不懒惰之外,目前她所表现出来的作风则与上一位有些相似。

 

这位女性看起来不苟言笑,并且前段时间刚到本丸时,一上来就说出了“我不管你们平时怎么样,只要能乖乖完成我的命令就好”这种相当冷酷的言论。

 

而且平时除了检查当番,她也很少与刀剑们有接触。近侍一职更是直接空置,这位审神者的一切起居都是自己打理,就连吃饭也是要求单独给自己准备一份。

 

这态度简直就像是,把刀剑当做工具,需要与她分开看待一样。

 

而且这一位显然也没有在意“压切长谷部”的样子。不如说,她根本没有在意过任何一把刀剑。

 

所以长谷部才会看这位审神者不顺眼吧。

 

“我觉得那位大人……应该也没有那么冷漠。”烛台切看着审神者消失的方向,“至少目前她没有刀解和碎刀不是吗?出阵也是轮番,受伤的刀剑也会第一时间手入。”

 

所以与上一位,果然还是不一样的吧。

 

不止是长谷部,一开始很多刀剑都对这位审神者抱有微词。不过对方之后的表现除了过于冷漠之外也没什么不好,他们就逐渐适应了现在算是平衡的相处模式,也算是接受了这位成为他们主公的事实。只有长谷部似乎依然无法认同。


“嘛……也是,至少目前她还没有因为‘冒犯’而刀解了我。”鹤丸闻言也双手交叠在后脑,漫不经心地说道。

 

烛台切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因为鹤球的作死还是为长谷部担心。

 

×××

 

“请恕我不能认同。”军议上,面对审神者提出的作战方案,长谷部第一个提出了反对。

 

“……哈啊?”审神者额角青筋一崩。

 

——啊啊,又来了。

 

第三部队的其他刀剑们默默看着长谷部与审神者日常呛声,意识到每日一战又开始了后,纷纷别过视线假装看风景。

 

反正一会他们就吵完了,等结果就好(木然脸)。

 

“你搞清楚,现在我是审神者,你们出阵的安排应该由我来规定。”

 

“那么作为‘审神者的刀剑’,我想我有义务反驳主人不合理的提案。”

 

“你倒是告诉我哪里不合理?洗耳恭听。”

 

“您与第三部队一同出战这一决定本身就非常不合理。我并不想在战场上还要分心保护您。”

 

“我告诉你你这样的我能打十个。”

 

“请您不要说没有意义的大话。”

 

“那么,手合场,就现在,要不要让你看看我能打你几个?”捋袖子。

 

“好啊,既然您执意如此,那么我也正有此意。”拿出本体。

 

——嗯???等等这个发展不对!你们冷静一下一会还要出阵啊!!

 

旁听的烛台切和鹤丸对视一眼,纷纷惊恐地“大哥大哥算了算了”赶紧拦下审神者和长谷部。

 

一阵手忙脚乱的劝架,终于姑且是让这两个人放下袖子和刀了。冷静下来后深吸一口气,审神者正了正神色,继续看向长谷部。

 

“总之,这个方案是对此次任务最有利的。此行凶险,这座本丸目前练度高的刀剑只有你们几个,”而且就连面前的这六振也没有满级,“我去的话一方面可以起后勤作用,另一方面我本身的战力也可以做到战斗辅助。”

 

“审神者前往战场本身就十分冒险。您有没有想过,您出事了不要紧,这座本丸的人和在野外战场的我们可不能失去灵力供给。”长谷部面不改色。

 

对于长谷部对自己的轻视已经完全习惯甚至毫不在意,审神者见他坚持和自己唱反调,不禁有些不耐烦起来:“我是主还是你是主?作为刀剑你们只需要乖乖听我的命令,其他什么事都不用做。就算我死在外面政府也不会不管你们的大可放心。”

 

“就算您是主,您的命令不妥当的时候我也可以选择不遵从。”

 

“那你想要的是什么?一位完全符合你期望的主上?别说笑了。严格说起来,明明你才是被选择的一方吧?”

 

“恕我无理,您的理解能力实在令人堪忧。我并不打算多解释什么,不过您这样鲁莽的人的确没有被我承认为主的资格。”

 

“那无所谓。只要你能听话地完成任务,我管你这声主是真心还是假意。”

 

“如果您的决断有误,我当然不会服从。比如现在。”

 

“有误?是按照你的‘标准’吗?哦呵,那还真是令人惊惶。可别忘了你现在是吃着谁的灵力才能站在这里。”

 

“那么与其被错误使用,我倒宁愿选择碎刀。”

 

“……你这家伙,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丢进刀解池!?”撸袖子蹦青筋。

 

“尽随主愿!”板着脸蹦青筋。

 

——刚刚不是才冷静下来了吗怎么又吵起来了啊啊啊!!

 

感觉到现场气氛再次不妙,烛台切和鹤丸赶紧又上去拉架。同队的药研叹了口气不想看他们,萤丸装作看不懂的样子转过身去,而山姥切则拉了拉身上的被单,看不见看不见。

 

×××

 

这一次的吵架,看结果的话姑且算是审神者胜利了。

 

最后审神者还是拍板亲自前往战场,而长谷部则表示“你出事的话我不会分心来救你”。

 

对此她只是相当随意地回了一句“无所谓”。

 

马上就要出阵,第三部队的各刀剑已经回去准备,审神者也回到了自己的居室。

 

这一次的任务的确比较凶险。因为前任审神者的失职,这座本丸的总体进度已经与同期的大部队严重脱节。她目前要做的是赶紧将刀剑的练度提上去,并且任务进度也要抓紧往前赶。


强行出阵的话,刀剑受伤必不可免。而本丸的资源也不太充足。 


这种时候当然就需要一些骚操作。

 

——会上战场的审神者不是没有,拥有战斗力的审神者更是不少。她也是其中之一。

 

审神者来到卧室的最尾端,那里有一块屏风。绕过之后,榻榻米上整齐摆放着一套简单的轻甲,表皮有些磨损,看起来已经使用过不短的时间。而轻甲边上,有一振刀也被静置在那里。

 

那是一振没有生命的无名打刀。

 

只是工具而已。

 

漆黑的刀拵仿佛被烧焦一般粗糙不平,就连刀柄部分都是黑黢黢一片。审神者凝视了一会,随后移开目光,穿戴装备,将那把刀拿起,走出了狭窄的屏风背后。

 

 

 

 

 

 

 

 




 

 

——————

 

之前预告的新脑洞,这里第一章算是试阅。

 

放心婶婶肯定不是真的那么冷漠,长谷部也并非完全绝情,只是两只傲娇而已,不然从头到尾都是两看生厌还怎么玩w不过这个婶的设定我感觉有点苏,无论是外貌设定(非颜值方面)还是战斗力又或者是还没写出来的个人经历……总之也算是一种尝试吧emm

 

然后这一篇的话,就真的是更新不定了orz有一些构思还不完善,第一章先行是因为实在手痒,这里就算是先码个脑洞吧。

评论 ( 63 )
热度 ( 330 )

© 苟三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