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有点累orz

嫁刀长谷部。
甜党。佛系。杂食。爬墙选手。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约稿详谈)

[刀剑乱舞][压切婶]我家的刀剑付丧神总想拉着我神隐12

※暗堕长谷部×社畜审神者

※私设大量,背景主现世

※女审,有名字

※我流刀男

※各种意义上的放飞自我

※长度不定


OK?GO↓↓↓


——————


警惕心一直保持到了公司,然而一路上平和又安静,什么异常也没有。


可怪异的是,一直到公司里,上田季还是能迷一样地感觉到一股视线。


……有点发毛啊。她无声地搓了搓胳膊。


然后,更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


“……这是谁的?”上田季看着自己的座位,沉默了一会后,拍了拍隔壁中川的肩膀。


“啊啊,什么?……咦,这个,是什么时候在的?”中川一直带着耳机看剧,被叫了之后显然也是一副状况外的样子。


上田季的办公椅背上,正挂着一件不知谁的外套。


中川果断扯下耳机,关了视频摸摸下巴开始(盲目)分析:“果然,上田的春天是到了吧。这个外套明显是男人的啊——这就是赤裸裸的暗示!啧啧啧看来在和那个小男友分手之后,上田的桃花也依然不减呢。”


“没事别说鬼话。”毫不客气地白了她一眼,上田季拿着外套去了失物招领处。


中川在身后没劲地撇撇嘴。不过看她听见“分手”这两个字也没什么特殊反应,内心还是松了口气,转过身接着看起自己的电视剧。


时间很快又到了中午。


没了长谷部的爱心便当(。),上田季恢复了往常,中午一直和同事一起吃的饭。今天下了班后,她也直接收拾了东西前往食堂。


可吃饱了饭出来后,她在回办公室的路上被人拦住了。


“你是……同部门的……?”


看着面前拦在面前,支支吾吾红着脸说不出话的青年,上田季只觉得有点眼熟,不过也有点尴尬没有记住对方的名字。


“上、上田前辈您好!我是和您同部门的藤原,不久前才进公司!”那个年轻人相当夸张地鞠了个90度的躬,差点没把上田季吓一跳。他支起身子,似乎想让自己的态度坚决一点而在努力地保持直视:“那个,听说今天是您把我的外套送到失物招领处,虽然对您来说可能只是小事,可是对我来讲却非常重要!——总之请您收下我的谢意!!”


他说着再次鞠了一躬,同时将双手与头部平行前举,笔直地捧着一个盒子递了过来。


啊,想起来了,怪不得眼熟……原来有一部分是因为外套。


……不过这个年轻人,也未免太紧张了点。


若说一开始是吓到,后来上田季倒是觉得有点无语。原来只是来送感谢礼物,按照这位后辈的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中学生的告白……


“其实不用这么夸张,真的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上田季没有收他的礼物,因为她的确只是相当随意地做了件所有人都会做的事情,甚至还一边做一边吐槽……“所以这份礼物恕我不能收下,还请您拿回吧。”


听见她的推辞,对方顿时显得相当无措。然而毕竟刚进公司的小萌新说不过已经数年工龄的老油条(。),很快,名为藤原的新人就一脸失落地离开了。


转身的时候不知是不是太过失意,还在平地上绊了一下。


嗯,至少记住了他的姓氏。还是没有辜负这位年轻人吧——话说已经开始用“年轻人”这种称呼,我也真是老了啊。上田季随意地想。


回到办公室,果不其然刚刚那段插曲又被中川调笑。


永远没有人知道中川究竟是从哪挖来的这些八卦,而且都是第一手的情报。


“所以就说上田的春天来了嘛!啊真好啊,我这种的就只能继续当我的单身贵族……”


“他只是来答谢而已,不要随便曲解人家的意思啊。”上田季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键盘上十指如飞,一边毫不留情地反驳吐槽。


“可是今早来历不明的外套,中午直接找上门来的原主,甚至还送礼物——你不会真的以为那个是单纯的谢礼吧?同部门诶,说不定注意你很久了喔?”


“是的我就是以为那个是单纯的谢礼,而且人家不久前才进的公司。所以请你把椅子转回去,组长又看过来了。”


“……上田有没有人说过你这人很无趣。”嫌弃。


“有啊。你。”面无表情。


“……”


……


下午的工作很快结束。


和同事们道了别后,上田季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果断走出了办公室。


——不能怪她有些赶。一方面是因为想要阻止家里的弥子糟蹋厨房,而另一方面,则是她依然总能感受到一股视线。


是的,这都一整天了,这种感觉还是没有消失。


而且不知为何,这一天还总是发生一些奇怪的事。


比如今早椅背上迷一样的外套,还有她办公的时候找不到钢笔却又下一秒在桌子中间看见,又或者是中午吃饭的时候还没去取餐具,餐盘上就莫名其妙出现了……类似的情况还有一些,不过都是很细小的事,甚至可以用生活中临时的健忘来解释。


……可是健忘那么多次也太可怕了吧。虽然故作老成地称呼新人为“年轻人”,但她的实际年龄还没有大成这样啊。


上田季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她打算先不管这些,还是给弥子打个电话通知她下班了再说。


然后拉开包,一瓶止痛药赫然出现在眼前。


“……”


好了,这下真的是灵异事件了。


她的家里虽然有这种药……看起来也的确是家里的那一瓶,但是她记得自己并没有带——她又没有生病为什么要带止痛药这种东西!


那么这又是哪来的?弥子应该不会无聊到给她塞这玩意不吱一声。


一个奇怪的想法突然划过脑海。


上田季的表情复杂起来。


……虽然很有可能……但是,不会吧?


×××【视角转换预警(๑´∀`๑)】×××


(时间线与上文平行,可以配合食用w)


……


啊,看见了。


不远处的楼道里,梳着一头利落短发的女人踏着高跟鞋走了出来,一身熨帖的职业小西装衬得她身姿挺拔。


主上今天也和往常一样去上班了。


意识到即使没有自己,对方的生活也不会有什么变化。虽然清楚知道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长谷部还是微微难过起来。


然而,发现那个身影越走越远后,他就顾不得难过了。


他仗着现在谁也看不见他,赶忙迈步跟了上去。


现在的他可以看见自己半透明的身体,然而谁也看不见他,谁也触碰不到他。


当然,他也触碰不到任何事物。


——就好像,他刚从无尽的黑暗中闯出来时一样。


长谷部垂眸看向自己的手。透过掌心错综的纹理,水泥铺就的地面清晰可见。


他刚从黑暗中脱出的时候,就是保持这幅模样,在人海中寻找了很久。直到触碰到主的一瞬间,他才真正拥有实体。


他也发现了自己长时间不触摸主,实体就会逐渐消失……不过现在的他,还不敢。


对方那天眼中的排斥,哪怕是现在回想起来,左胸的地方还是会传来针扎一般的刺痛。


他皱眉揪紧了那处的衣服,张开嘴大口喘息着,仿佛被海水冲上岸的鱼,拼命想要汲取活下去的养分。直到那痛感缓和些许,他才复又抬头,继续追寻那抹身影——


然后发现,跟丢了。


“……!!!”QAQ!!!


……


总、总之先去公司就对了。


姑且冷静下来后,长谷部果断往公司的方向走去。


他在外面整整躲了五天。这期间他一直在尝试改变,试图压抑内心最深处漆黑残忍的欲望。


他不断地催眠自己——你不能伤害她,而伤害她身边的人,也等于是伤害她。


真难啊,他想。


可是为了那个人,他情愿一遍遍地剖开自己的心。


拥有人类的身体,是不是也就拥有了人类的情感呢……长谷部没有仔细思考过。他只记得,自己一开始是抱着独占主的想法而来。


——杀掉她周围的人也好,带她去神隐也好。只要她是自己一个人的“主”就可以了。


可是,果然是这具肉身所带来的弊端吧。拥有了“心脏”这种东西的他,渴望的也变得越来越多。哪怕是现在重新回归灵体,也依然无法释怀。


——想让她只看着自己一个人。


不是被摧毁了一切、只剩下枯萎灵魂的空壳,而是这个完整的人,全身心地属于他。


这就是人类的宗罪吗。


名为“贪婪”的这种东西……


无声的步伐在公司门口停下。长谷部看着前方走进大门的身影,看着她熟练地与前台打招呼,然后打卡,走进电梯,电梯门合笼,再也看不见她的背影。


长谷部跟了上去。


主之前只是说了不想看见他。可是没有说要抛弃他……对吧?


内心还怀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他这么想着,终于在今天鼓起勇气,从阴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


虽然失去了人类的实体,也不能触碰任何东西。然而或许是某种等价交换,现在的长谷部可以运用一点点灵力,达成某种类似超能力的效果。


他一上楼就看见自己的主搓了搓胳膊。


——啊,糟糕,主是不是觉得冷?得给她找点东西取暖才行……可是我的外套主碰不到啊!


内心焦急地想着,长谷部将视线对准了另一边不远处的座椅。


那里有一件看起来挺厚实的外套。


……虽然是男士的,不过看在主急需帮助的份上就便宜你了。


然后他就把外套给他的主送了过去。


然后就被送进了失物招领处。


“……”


长谷部委屈。


接下来,他看见他的主开始认真工作了。


主工作的时候原来是这样的吗?侧脸认真有点严肃,双眼看起来很有神。她打字好像不需要看键盘,手指动的好快。长谷部不太懂电脑,只知道右上角那个按键应该是删除键,可是主好像很少碰它。那么主应该很厉害吧……


(还有Ctrl+Z是撤回哦,小傻瓜:D)


说起来主的手指也很好看。


当然她的一切都是最好看的。(无理)


长谷部就这样保持着痴汉一样下蹲捧脸的姿势,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认真工作的女子。


一直盯到那人又奇怪地皱了皱眉,然后不想再管一般开始在桌面上翻找。


主在翻找什么?长谷部站起身,疑惑地探头。


“中川,你看见我的钢笔了吗?”她挪开了办公椅,询问另一边的同事。


钢笔?


捕捉到关键词,长谷部果断用自己的灵力搜寻起来。找东西的话,这种程度的小事他还是……啊,有了,在桌缝里。


他果断取了出来,恭敬地清理干净放在主的桌面。


“你的钢笔……我说,那不就在你桌子上吗?”中川的表情在看清她桌面时无奈起来。


他的主也一副惊讶的样子。


太好了,他应该是帮助了主吧?


长谷部忍不住摇起尾巴(并没有)。


上午的工作很快就结束了,他的主和同事们结伴去吃饭。之前与她举止亲密的那位女性,是叫“中川”?今天的那条胳膊也十分无礼。


现在的他依然有将之剁碎的想法,可是他已经可以压抑住了。


——如果这么做了,主会伤心。


只是这一个信念,便能支撑起他控制自己的全部框架。


虽然只有五天,然而每一天的长谷部都在担心他的主吃的怎么样(不怎么样)睡的怎么样(依然有人和她挤一张床)。到了吃饭这个关键部分,他的精神陡然一振,双眼猛地放出奇怪的主厨之光(?),果断跟着去了食堂。


他还没看过主平时吃的午饭呢,趁这个机会一定要好好考核一下!


找到主之前,他曾在现世漫无目的地游走了很久。其中为了能让自己在主面前表现的更好,他刻意学习了很多现代人的生活方式,更是经常有意地往各种饭馆之类的地方钻。


只是电子设备无论如何也难以学会,有点可惜。不然就能距离主更近一点了呢。


到了食堂,实在想为主做些什么,长谷部又帮她拿了餐具。看着主惊讶的表情,他忍不住在心里想,啊主会不会觉得身边有个乐于助人的小精灵呢。


↑主并不认为身边有个小精灵并觉得非常诡异谢谢。


压切·小精灵·长谷部单手捧着脸,美滋滋地盯着他的主吃完了饭,看着她把餐具放到收残处,又见她一个人出了食堂,这才反应过来再次跟上去。


然而一出食堂,他就看见自己的主被一个男人拦住了。并且这男人……这个鞠躬的姿势是想做什么?还送礼物?是要告白?


“……”他的手指抽动了一下,还是很好地忍住了拔刀的冲动。


走进了才听清,原来这个男人只是来表示感谢……可是年轻人,你看着主的眼神很不对啊。


最关键的是,对方的理由还是自己今早送给主的外套。


长谷部顿时悔恨地想要挠墙。


——真是万万没想到,他的一个不严谨的措施,竟然给自己招来了情敌!


幸亏他的主似乎比较迟钝,或者对这个人完全没有意思,所以很干脆地回绝了。长谷部偷偷摸摸在对方的脚下放了块石头,满意地看见他转身的时候绊了一下。


嗯,在主的面前出丑了,主以后应该就不会考虑他了吧?


回到了办公室,长谷部决定要对自己的主更加细心一些(别)。他时刻盯紧了主的动向,成功在对方渴了想要倒水时提前一步把她的水杯蓄满,在主找东西时准确无误地找出并放在显眼的位置,在主感觉到累时……主累了的话他没办法为她按摩(流泪捶地)!!


终于等到了主下班,他亦步亦趋,然而看见主揉太阳穴好像是头痛,顿时心里一阵着急。


于是他干脆把家里的止痛药给送了过来。


“……”


“……”


啊,糟糕。


见对方看着包里干脆愣住了,长谷部的心里一个咯噔。


——不、不会被发现了吧Σ(°Д°;









——————


我高产起来自己都害怕(烟)


电脑没空码字就用手机……我大概某种意义上也是个社畜吧(不是)


终于把一些想写的设定塞进去了!不用强行番外真是太好了_(:з)∠)_强行番外感觉就太僵硬了……

评论 ( 68 )
热度 ( 225 )

© 苟三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