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有点累orz

嫁刀长谷部。
甜党。佛系。杂食。爬墙选手。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约稿详谈)

[刀剑乱舞][压切婶]我家的刀剑付丧神总想拉着我神隐11

※暗堕长谷部×社畜审神者

※私设大量,背景主现世

※女审,有名字

※我流刀男

※各种意义上的放飞自我

※长度不定


OK?GO↓↓↓


——————


上田季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弥子带回家的。


她的脑子里甚至还有空想,糟糕了没带钥匙,啊幸亏门没关紧,家里没有被闯入真是太好了。


她没有管身后的长谷部。对方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是她看了一眼后,就仿佛受了什么惊吓一般闭嘴了。


可能那个时候,她的眼神很可怕吧。


回到家之后,再从窗口处望去,长谷部已经不在那个路灯下了。她也不想再管他,只拉上了床帘,回身专心看起弥子的情况。


还好,似乎只是被打晕了。说起来刚刚太过于慌乱,满脑子只有长谷部手里提着刀,根本没注意到弥子身边并没有血迹,而那刀也没有出鞘。


看着好友双眼紧闭,除了呼吸起伏外仿佛死去一般的安静模样,上田季跪坐在地,握着她的手趴在床沿。


卧室内安静地只能听见交错的呼吸声。


之前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和惊吓,又是一口气把体型只比她小了一点的弥子背上楼。浑身放松之后,上田季只觉得疲惫。


各种意义上的。


趴在床沿的姿势有点难受,可尽管如此,意识却控制不住地开始朦胧。然而于此截然相反,大脑怪异地越来越清醒。


冷静下来后,她才觉得自己的思绪变得一团乱。她甚至想过逃避,可是看着眼前的弥子,现实却在一次又一次地提醒她。


困倦逐渐覆盖理智。


然而,不知过了多久,轻微的声响将因为姿势问题没有睡熟的上田季吵醒。


她下意识睁开眼,还没回头看看什么情况,熟悉的气息便再一次笼罩了她。


“……”


“……出去。”


“……主……”


“没听见吗?”她面无表情的回头,目光中的冷色几乎要将身后的男人戳穿:“我 说,出 去。”


“……主……对不起,我……”


长谷部的表情看起来快要哭了。他跪坐在地,焦急地伸过手来想要解释:“主……我控制住了……我没有伤害她……我……”


“你还说你没有伤害她!?”


陡然尖锐的嗓音从喉管炸响,没想到自己还能发出这种声调,上田季此刻只觉得可笑:“哈,没有伤害她,这种话你还能说得出口?那现在是谁躺在这里昏迷不醒!?难道你一定要捅她一刀才算是伤害吗!??”


咄咄逼人的质问使长谷部哑口无言,他只能不住地摇头,企图以这最后的行为来表达哪怕一点点的祈求:“……主……我……”


“别叫我主。”


冷漠的声线仿佛一把横刀,硬生生将他最后的希望斩断。


长谷部的眼底开始氤氲起血雾,而看到这一幕,上田季却感觉内心一片平静。


明明之前还怕的要死,甚至一度说不出话。可是冷静下来之后,被愤怒充斥了思想的她竟然能什么都不管不顾。


“怎么,要黑化吗?”她冷漠地开口,面上的表情没有愤怒,也没有悲伤,平淡得让人生惧:“那接下来呢,杀了我?还是杀了弥子?或者带我去神隐?好啊,你可以随意。”


她恶劣地笑了起来,心脏因为自己利用别人弱点的卑劣行为而缩紧,又不知为何有些难耐地隐隐作痛。可大脑皮层却诚实地反应了自身,传来一阵阵发麻般的诡异快感。


她听到自己说:“——如果你舍得你的‘主’的话。”


“——”


那双藤色眸中的异常陡然凝固。


恍惚间,上田季似乎看见逐渐褪去的红色化为血泪滑落脸颊。可是定睛一看,却又什么痕迹都没有。


看着长谷部不可置信的呆愣模样,意识到自己可能说的有些狠。被冲动的情感支配了理智的上田季终于冷却下来。胸口的钝痛仍未停止,她闭眼深吸了一口气,回过身不再看他。


“……你走吧。”


“……主……”


长谷部踟蹰了半天,才终于从自己干涩的嗓子眼里压出这个音节。


“……求……求您……不要抛弃我……”


他的嘴唇在颤抖,仿佛说清这几个字,就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他在梦里,也说过类似的话。


心脏仿佛被谁猛地揪紧。


可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更加告诉自己,不能心软。


所以长谷部得到的,是对方毫不留情的驱逐。


“我不想看到你。”


“……”


长久的沉默。


最终,长谷部留下一个淡淡的“是”。


身后传来衣料摩擦的窸窣,然后是极轻的脚步声,接着是老旧的窗户被打开,关闭。最后,一切声音都消失不见。


他走了。


确定对方完全离开的那一刻,上田季才浑身脱力一般跌坐在地,呆呆地望着窗户的方向。


“这样真的好吗?”


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对方的声线因为刚刚醒来还有些沙哑,低沉的仿佛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人。


“……弥子?”


反应过来是谁在和自己说话,上田季连忙扑到床前,一脸焦急地看着她:“你醒了?没事吧,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痛或者不舒服?”


“放心放心,我很好。只是脖子后面有点痛,应该是之前被打的。”弥子说着揉了揉脖子,顿时被痛的龇牙咧嘴。


注意到上田季表情黯淡,弥子故意让自己的表情显得夸张,想要缓解下气氛。然而对方不仅没有如想象中一脸鄙视地回呛,反而眼中盛满自责,并且看起来更加难过了。


“……呐,我说,阿季啊。”


“嗯?”


听见她的呼唤,上田季第一时间回应。


就好像,在期盼她说些什么,好让自己能在此时此刻凝聚所有的注意力。


看见上田季的模样,弥子的心情有些复杂,更多的是难过。


她本以为自己只是普通的抢劫被救,或者其他类似的情节。然而之前被上田季和长谷部的争执声吵醒,她就知道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呐,阿季……和我讲讲吧。”


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超出她认知范围的事,弥子深吸了一口气,直视对方的双眼。


“和我讲讲,你和那位长谷部吧。”


×××


第二天上午,她在客厅的沙发上发现了被洗干净、叠的整齐的衣服和码放在一边的鞋子——这些是她给他买的东西。


而长谷部原本的物件,则一个不剩地全部消失了。


……虽说除了衣服刀和甲胄,他好像原本也没有什么东西。


“他走了?”昨晚谈心了半天,一觉睡到很晚才醒。弥子后一步揉着睡乱的头发走出卧室,便看见上田季站在沙发前一动不动,盯着上面的两套衣服发呆。


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应该是那位压切长谷部的衣服。


“……嗯。”弥子的声音不算突兀,然而上田季还是惊了一下。她回过头想要露出笑容,却只有嘴角勉强扯起。


“别笑了……真难看。”弥子抿了抿唇,随后无奈地上前搂搂她的肩:“先说好,虽然我很生气被无辜牵连,但是如果是你,我完全可以不介意哦?”说完她顿了顿,感受到后颈的疼痛,还是撇嘴加了一句:“嗯……勉强不介意吧。还是要讨回来的。”


这种时候应该要笑一下的。


于是,上田季笑了一下,回搂住她的肩膀:“谢谢你,弥子。”


然后,她摇了摇头。


“可是,他的确对你……放心,我没有‘这件事错都在我’这种想法。”她停了一下,随后仿佛想获得什么勇气般,将脸埋进了弥子的肩窝。


“所以,我也更加不能原谅我没有早点发现他的问题……也不能原谅,他真的伤害了你这件事。”


弥子抬起头来。好基友终于开窍了她是很高兴,可是开窍的同时却出了这么糟心的事情。她想要劝说对方不要轻易放弃,可理解对方的思虑,她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见弥子欲言又止,脸上的表情揪成一团,配上肉乎乎的娃娃脸简直像个包子。上田季终于舒缓了眉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放心吧。我没有想要放弃他。”


她揉揉弥子的头发。


“可是,我也不能接受现在的他。”


现在的长谷部,也并不适合她。


昨天晚上长谷部来的时候,其实她是想着——先忍忍,先稳住他吧。现在的情况太危险了。


可是看见昏迷不醒的弥子,她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冷静不下来。平日无论如何也不会出自她的刺耳言论就这么脱口而出,她甚至竖起了全身上下的利刺,不遗余力地表达自己的排斥。


原来她是如此地承受不了,她无法看着身边的人受到任何伤害。


上田季是一个完全的现代人。她不适应战斗,不适应危险,不适应超自然的东西。她可以为了自己的另一半去学着改变,可是她做不到接受超出自己承受能力的范围。


所以,如果长谷部学不会彻底地收敛,学不会压抑自己的欲望,学不会控制自己的不稳定性……那么她们在一起了,又能安逸地度过多久呢?


她不知道。


不过,那必定不会是什么好的未来。


×××


长谷部不见了。


或者说,自从上田季对他说了“不想看见你”之后,长谷部就真的再也没有出现过。


“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


“我能有什么问题,你这样的我能打十个。反倒是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从我家搬出去?”


门口围着小围裙送别的人变成了软萌的妹子,上田季的内心十分复杂。其实妹子什么的她是不排斥……可是这个妹子做饭的水平太可怕了啊!!


“哎呀,我这不是担心你嘛。万一长谷部又拿着刀砍过来怎么办!”弥子一脸笑嘻嘻地晃了晃她的胳膊。


“那至少先请你离开我家的厨房好吗?”上田季丝毫不为所动。


“阿季好过分!”


“你先告诉我打碎了我家几个碗碟。”


“……慢走!我等你晚上回来噢!”


“……”


终于和粘人的弥子道了别,上田季看似烦躁揉了揉头发,脸上却是挂着笑。


距离长谷部离开,已经过了五天。


——而弥子这个冒失鬼霸zao占ta她家厨房,也已经有五天了。


也是因为有弥子在,她每天把自己泡在工作里、社畜属性全开的企图失败了。现在的她依然每天都把工作带回家,如非必要不会加班。


今天终于熬到周五,上田季心里盘算着晚上早点回去,好好给弥子露一手——虽然她做的饭不算美味,但好歹比弥子那个奇怪的味道强。


踏着晨光走向车站,她的公司上班时间比较早,有相当一部分人现在还没有出门。租房楼附近的马路有些空旷,除了偶尔的鸟鸣外很少能够听见人声。


然而就是现在的情况,上田季隐隐感觉有点不对。


好像,有什么人在注视着她。


“……”


她皱起眉头,下意识摸向身边的背包——里面如往常一样,装了全套的防狼用具。


——不会吧,这么一大早,难道还有人挑事?









——————


写着写着就感觉,弥子真是小天使啊……阿季有这么一个好基友也是非常幸运了。


然后大家好我卡文结束了orz果然感觉发布那条卡文公示和没发没什么区别emm……


上一章里关于hsb的处刑方式(不是),我觉得这样已经是最合适的了。不过当然,这里仅适合我个人设定下的角色状态w总觉得虽然想写的都写了,但没能清楚表达出来的东西还有很多_(:з)∠)_嘛……这也是我能力上的不足吧。


总之终于快把纠结的部分写完了!还有个半撒糖的收尾就能愉快的(突然兴奋×)不过这种情感大戏(?)果然不适合我啊……好久没撒糖了整个人都干枯了_(′ཀ`」∠)_(×

评论 ( 32 )
热度 ( 181 )

© 苟三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