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有点累orz

嫁刀长谷部。
甜党。佛系。杂食。爬墙选手。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约稿详谈)

[刀剑乱舞][压切婶]我家的刀剑付丧神总想拉着我神隐06

※暗堕长谷部×社畜审神者

※私设大量,背景主现世

※女审,有名字

※我流刀男

※各种意义上的放飞自我

※长度不定


OK?GO↓↓↓


——————


下雨了。


先是落单的水珠在鼻尖碎成小花,然后,淅淅沥沥,紧随而来的雨突然就冰凉又稠密。


早有准备的上田季拿出包里的雨伞,撑开挡在两人的头顶。


因为之前一直一个人住,所以雨伞也没有第二把。现在只能委屈长谷部和她挤在一起了。


“我来拿伞吧,主。”


看出身高较矮的上田季举着伞可能会吃力,长谷部嘴上说着建议,手里却不由分说地接过伞柄。


与此同时,被黑色伞背遮挡的视野也很快清晰起来。


“万恶的身高差。”上田季摸摸鼻子小声嘀咕了一句。不过注意到自己拿伞可能挡住了他的视线,她也默认了这个做法。


因为想起来自己也很久没有采购生活用品,因此给长谷部准备东西的时候,上田季自己也买了很多。这直接导致长谷部的两手几乎提满了,刚刚拿伞的时候他是把袋子全部移到一只手上挂着,现在他只能维持一个看起来很辛苦的姿势。


而每次上田季想要帮忙分担一点,长谷部总会摇摇头拒绝。


这大概还是她第一次感受到“男友力”这种东西。


上田季内心复杂地想。


下起雨的时候,两人已经采购完毕,走在回家的路上了。带着一身的水汽打开家门,常年坐在办公室严重缺少锻炼、本身又不爱逛街的上田季,几乎是立刻便甩掉了鞋子,光着脚跑到沙发上瘫坐。


身后的长谷部将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在玄关,把上田季的鞋子规整摆好,又不急不缓地脱下自己的,取出新买的鞋子和他原本的皮鞋一同放进鞋柜,这才提着其他东西走了过来。


眼角余光看见他的靠近,上田季挪了挪屁股,给长谷部留了一截沙发。


因为独居,上田季家的沙发只买了双人的最小号。边上为了不太可能会有的客人,也专门购置了一个单人沙发。单人的因为不常用,上面经常堆了很多东西,而她的体型偏小,往边上一挪后,双人沙发则空出了很大一块地方。


长谷部顿时陷入了一种迷之纠结。按照主从的礼节,他不应该和主人同坐一个沙发。可是按照他的体格,也不能和上田季一样勉强挤在单人沙发上。


“愣在那里做什么?”半天没感觉到身边的动静,上田季疑惑地睁开眼。便看见之前还开放到主动钻上床的人,现在却突然畏首畏尾连坐在一块都犹豫了。


其实长谷部只是,突然觉得有点惶恐。


就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却不仅没有被批评,反而得到一块糖果。


他当然知道他对自己的主是什么感觉。他也知道自己想拉着主神隐,想独占她,妄图隔绝她与周遭的一切联系。


可就是这样卑劣的他,却仍旧被温柔以待。


收留也好,买东西也好,拥抱也好,承诺了“会来找他”也好。


不久之前还满脑子阴暗想法的长谷部,现在又开始患得患失起来。


“……我说你啊,是不是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对这个人捉摸不透的性格,上田季已经快要习惯了。她并不知道对方脑内的思想有多阴暗,不过这个人总是想一些有的没的倒是真的。


不然也不会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了。比如之前在大街上突然抱着她就哭。


“……没有。”长谷部摇摇头,并掩饰一般坐到了她旁边的沙发上。


那绝对就是有吧。


上田季沉默了一瞬,随后感觉有些头痛。


怎么总觉得交了个女朋友……情绪变化这么快,根本猜不透对方的想法啊。


而压切·女朋友·长谷部,则是坐姿端正,与边上葛优瘫的上田季形成了鲜明对比。被疲惫渲染的室内沉寂了一会儿,窗外淅沥的雨声隔着窗子也清晰起来。


长谷部开始想,幸亏走之前他没忘记把早上洗的衣服收进室内,不然现在应该已经遭殃了。而且这个点差不多也可以做午饭了,刚刚在超市买齐了材料,要做出主上想吃的东西,估计还要费上一点时间……


——真是贤惠啊,女朋友。


和一边等死状态的某人思想上就完全不一样了。


“主上,我先去做午饭了。中午您想吃鱼香肉丝、爆炒腰花和小笼包是吗?”


“啊……嗯?等等,你真的打算做啊?”


听到长谷部恭敬的问话,上田季坐起身,有些尴尬起来:“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你随便做做就好了。我不挑食的。”


“可是这不是主上想吃的菜吗?我想满足主上的愿望。”长谷部的表情突然有些难过。


“……”该说不愧是社畜还是不得了的抖M什么的……“那好,我就吃个鱼香肉丝就行了,小笼包就算了吧,家里工具有限,那个做起来太麻烦了。”


“那爆炒腰花呢?”


“……也行吧。”


“是。”长谷部露出一个灿ren烂qi的笑容。


刚想说“这才到家没多久你就先休息一下吧”,然而收到主命的人已经飘着小花走向厨房了。


算了……随便他吧。


上田季闭上嘴,收回想要拉住他的手,又往后一倒,瘫回了沙发里。


×××


他竟然真的做出来了。


饭菜吃到嘴里的一瞬间,上田季差点因为这久违的天朝味道而喷泪。


不得了啊,一天之内因为吃饭而两次感动到快要哭泣什么的……这样下去绝对会产生依赖的。


“怎么样,还合主的胃口吗?”见她咀嚼了半天不说话,长谷部从开饭到现在都紧张地没有动筷。


“放心啦,长谷部做的菜非常好吃。”终于舍得咽下嘴里的东西,注意到长谷部握着筷子盯着她不动,上田季干脆毫不吝啬地对这些菜色表示赞美:“不如说因为太好吃了,反而想要多咀嚼一会舍不得下咽呢。”


“承蒙主的厚爱!!”甚至听起来有些夸张的褒奖,对长谷部来讲却是十分受用。他的双眸亮晶晶的,感觉身后仿佛有尾巴在剧烈地甩动:“不过舍不得下咽什么的,主这样说太夸张了!如果主喜欢的话,只要是您的愿望,哪怕一辈子给您做饭我也——” 


“不不不等等这种立志成为三好人妻一样的宣言有点可怕啊!”被他的大胆发言吓到,上田季一口饭差点没噎死。“还有你要不要先冷静一下,你的饭碗里已经全是樱花瓣了……”


快要飘到菜里了啊……说起来不知道这些樱花瓣能不能食用呢。


↑等等你在想什么!


总之好不容易长谷部不再飘花了,就着樱花瓣心情复杂地吃完一顿饭,看着勤快收拾的长谷部,上田季突然觉得自己很闲。


毕竟家务活都被包揽了,原本需要周末加班的工作也在昨晚被做完。这还是她步入社会以来第一次知道“闲的没事干”是什么感觉。


社畜属性的上田季是个闲不住的人。


可是如果她和长谷部说“我来帮你吧”,长谷部就会一脸仿佛被抛弃一样的哀怨神情,义正言辞地把她请回客厅。


于是她只好瘫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无所事事。


……啊,突然想起来,之前她好像还想着上网查查“压切长谷部”这个角色,防止以后踩雷点什么的。


终于姑且是找到了事情做,上田季果断拿出手机。

 

这个角色似乎人气十分的高,输入关键词点击搜索后,手机屏幕上瞬间便加载出数条讯息。上田季往下拉了拉,发现后面还有好几页。

 

这么多……她还是先看看百科之类的东西吧。

 

点开百科词条后,首先出现的是一张她曾经看了许久的持刀立绘。上田季放大图片,画面上的男人身姿卓越,脸上挂着游刃有余的微笑,持刀的手平稳而有力,仿佛随时能斩杀一切。她又瞅了眼厨房里正欢快地刷着碗的背影……表情突然奇怪地揪成一团。

 

她家的这只……虽然颜值的确没话讲,拿刀的时候看起来也挺凶的。但是笑起来总觉得要么是丧病要么是蠢萌……总之好像并没有立绘里那么自信又沉稳的样子。

 

……唉算了算了。

 

放弃了纠结这一点,上田季继续往下翻词条。

 

虽然没有兴趣了解角色的深层内容,不过关于“压切长谷部”的一些基本信息,上田季还是知道一些——这要归功于她的好基友弥子。虽然弥子不厨长谷部,但总归是知道一些属性。

 

比如“社畜”啊,“主厨”啊,“机动小王子”或者“梦幻坐骑”什么的……

 

说到“社畜”,她当初还是因为自己也一直被这么叫,才对他产生迷之好感的呢。

 

紧接着就是设为……应该是叫近侍吧。不过她并不知道第一部队的队长,除了会成为看板之外竟然还有这种设定。

 

然后就是玩了几个月,结果还是因为工作太忙a掉了。再之后就是……

 

回想起昨天晚上楼道里的一幕,又对比起厨房里正收拾好洗碗手套,将挽起的衣袖放下,一边垂眸走出来的男人。

 

他的身上还穿着那条看起来有点可笑的蓝色小碎花围裙。

 

“嗯?主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放下袖子抬起头,便看见上田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长谷部挑眉问道。

 

虽然看起来很淡定,不过总觉得眼神很期待啊。

 

“没什么,过来一块看会电视吧。”上田季摇摇头,拍了拍旁边的沙发。长谷部楞了一下,然后笑着说了声“好”。

 

大概,还是挺可爱的吧。

 

上田季想。










——————

 

每天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打开LOFTER,挨个长谷部的tag刷新一下,然后发现没有粮食又默默关上。前后大概不到一分钟……

 

太太们都开学了吗粮食更少了啊,严重hsb缺乏_(´ཀ`」 ∠)_


评论 ( 30 )
热度 ( 240 )

© 苟三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