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有点累orz

嫁刀长谷部。
甜党。佛系。杂食。爬墙选手。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约稿详谈)

[刀剑乱舞][压切婶]我家的刀剑付丧神总想拉着我神隐03

※暗堕长谷部×社畜审神者
※私设大量,背景主现世
※女审,有名字
※我流刀男
※各种意义上的放飞自我
※长度不定

OK?GO↓↓↓

——————

拉着长谷部回家后,上田季先是让他在沙发上坐好,然后肉疼地把自己胳膊上挂着的已经半截摇摇欲坠的包扔在地上,揉着手腕往厨房走去。

灯光下才看见,果然这都青紫了啊。不知道肩膀怎么样,一会洗澡的时候看一眼吧,估计凶多吉少。只希望脸上别也有印子……

脑子里恨恨地想着,她踩着地板的力度不觉重了点。

然而还没离开沙发几步,长谷部就跟上来了。

“去那边乖乖坐着,很挤。”

她的租房不大,厨房也只有很小一块。她一个人绰绰有余,而加上长谷部这个身高体壮的男人就相当拥挤了。

厨房没有隔开,客厅里又不是看不见,怎么这人跟个小尾巴一样……上田季嫌弃地看向他。

长谷部没有说话,他只是默默退到了厨房门口,又抱着手臂靠墙盯。

“……行吧行吧,你就在那呆着吧。”从见面开始就对这个人阴晴不定的性格捉摸不透,上田季只能先顺着他来。她快速泡好了茶——当然是便捷袋装的,然后端着两个杯子又回到客厅。

“让一让。”拍拍他手臂。

“……”乖乖侧身。

将杯子“啪”地往茶几上一放,上田季从自己原本包里的东西中翻出点心盒——所幸包装的够严实,她的大福看起来还好。

因为本就自己一个人吃,加上现在太晚,所以她只买了两个抹茶大福解馋。不过现在多了张嘴,这两个大福就明显不够吃了。

“请主一人享用就好。”

“……”

这个人读心术一样的技能究竟是哪里来的。

算了。白纠结半天有些尴尬的上田季干咳一声。她坐上一边的单人沙发,捧着茶杯拿起一个大福开始啃:“那么,我们来说说你的‘近侍’问题。”

“是!”

原本沉默低调的人迅速精神起来,背脊都挺直了不少。

“……”

总觉得有种什么大型犬的既视感。

算了,主要还是怎么处理这个麻烦……按照原计划她明天还要回一趟家,车票都订好了也和家里打了招呼,可是现在这个情况无论如何也不能回吧……当然把这家伙一起带回家什么的更不可能。

她可没忘记之前楼道里的惊魂十分钟。这个人可是把刀横在她面前过,而且还一言不合砍了她的包。

……不过,说起来,压切长谷部……好像还是国宝吧。

想到这,上田季的视线移到坐的端正笔直的长谷部的身侧——他的刀正摆放在左手边。

——这东西,不能拿出去啊,绝对会引起轰动的。万一引来警察什么的就更麻烦了……

想想就头疼。

注意到上田季的目光停留在他的刀上,长谷部疑惑地开口:“主为什么盯着我的本体?是想要用用看吗?”说着,他直接递了过来,不知为何眼神有点发亮:“请您随意使用。不过还请多加小心,我的刀刃十分锋利。”

“不用了。”锋利什么的已经感受过了谢谢。

干脆果断毫不犹豫地拒绝。上田季假装没有看见他耷拉下来的耳朵和尾巴(?),

啊啊……好累。

看着面前总觉得是在期待什么的男人,工作了一天又加班到半夜的上田季完全理解不能,她现在只觉得身心俱疲。

“关于‘近侍’,我不管你在本丸里都做些什么,反正在我家,我只需要你做三件事——洗衣,做饭,打扫卫生。”顿了顿,她想起这栋大龄居民楼的安全性,又加了一条:“还有看家。”

“是。还有别的吩咐吗?”

“……没了吧。别的暂时都不需要你做。”不如说这三项是她最每天最烦的事情了,每次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她都在想,为什么自己是人类需要进食会产生代谢物还会产生生活垃圾。

“我明白了。请您放心,我一定将最好的结果呈现给主。”

在上田季惊恐的眼神中,压切长谷部起身,接着单膝跪地右手抚胸,捧起她的手虔诚地印上一吻。

——等等这是哪里来的礼节惊吓性太强了!!对方站起来的一瞬间,上田季被吓的差点心脏停跳。

说是“近侍”,其实让他做的事情根本就是招了个家政阿姨、不对,家政先生吧……而且,虽然这个人长的一脸什么都会的样子……

“对了,长谷部。这些家务活……你都会做吗?”她不确定地问道。

面对她的问题,长谷部显得很有信心。“请您放心,区区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而已,对我来讲自然不在话下。”

……总觉得从你嘴里说出这三个活计很委屈你了。看着长谷部恭敬的模样,上田季的内心有些复杂。

上田季从小就有做事前先规划的习惯,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麻烦,她现在怎么想都觉得头大。压切长谷部的出现打乱了她整个周末的计划,这一认知让她现在非常烦躁。

“那现在就……先睡觉吧。”

沉默了半晌,反正明天也回不了家了,上田季还是决定有什么事明天再说。现在的她困的要死。

说不定明天一早起来发现是做梦呢。哈哈。

逃避现实地想着,她收拾了吃完的点心盒子起身丢掉。又看了眼茶几上的一堆东西,和地上那个断成两截的包……

“……你今晚就睡在沙发吧。”挥挥手丢下一句,她决定不再看下去,回房间准备洗澡。

好累啊。一点也不想面对这魔幻的现实。

上田季没有管身后的长谷部欲言又止是不是想要说些什么,也没有管自家的沙发那么小究竟装不装得下他将近一米八的个子。现在的她除了睡觉什么也不想做。

卧室门被关闭,客厅又恢复寂静。

压切长谷部坐在沙发上,脸上一切鲜活的表情在门扉禁闭的一刻瞬间消失。

他环顾这有些拥挤的客厅,缓缓抚摸自己的本体刀,垂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

果然青紫了。

所幸她当初为了方便,唯一一间浴室建在自己的卧室里面。上田季看着镜子里自己双肩、腰侧和手腕的淤青,只能苦笑着庆幸她的脸上没有遭殃。

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令人难以置信。

上田季是绝对的唯物主义者,对神魔鬼怪之类的东西,哪怕各路新闻报导再怎么夸张描述,她也总是一笑而过。可是当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她清楚地记得,楼道里撞见那个男人不是偶然。她确定之前那个拐角并没有人,可就是低头的一瞬间,他出现了。

悄无声息。又令人毛骨悚然。

他来找自己干什么?

“回去”?究竟是回去哪里?回去之后呢?

不管是不是因为一个游戏,这种事情本身已经太过于灵异了……

长长地叹了口气,上田季关了水,裹上浴巾,擦着头发出门准备换衣服。

“啊,主。”出门的一瞬间,不就前才听过的声音响起。

“——您的睡衣我已经帮您找出来了,包括您的内【哗——】和内【哔哔——】也已经温热完毕,保证是适合立刻换上的温度。您可以随意取用。”

“滚出去。”

上田季反手一条毛巾就抡了过去。

——妈的大意了,她刚刚没锁门。

裹着浴巾被陌生男人看见这件事还不至于让上田季害羞到不知所措,但这个人竟然一脸正常地说出这种迷之变|态的话——话说“温热完毕”是什么鬼啊你究竟把我的【哗——】放在哪里温热了!!!

“可是,我是主的近侍。照顾主是我的责任。”长谷部拿下头上的毛巾,藤色的双眸水汪汪的,薄唇微抿有点委屈。

“不了谢谢请你出去立刻马上。”早已失去了青春的上田·阿姨·季根本不吃这一套。

“……是。如果这是主命……”

最后长谷部还是一脸失落地出去了。

并且没有忘记关上门。

卧室里的上田季已经快要气飞了——这个男人的脑回路究竟是怎么回事???

完全摸不清楚他的想法,更不知道他下一秒会做什么。上田季把还没擦干乱成一团的头发抓的更乱了,崩溃地把自己扔到床上。

所谓“近侍”究竟是什么鬼……她只知道游戏里有畑当番马当番,完全没听过还有什么寝当番好吗!?

×××

上田季:这人晚上应该不会又溜进来吧……(flag)

压切长谷部:(偷偷摸摸)









——————

这一章有点蠢……请相信这只是表象_(:з)∠)_

我要又黑又甜不是又蠢又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癫狂默念又黑又甜一百遍)

评论 ( 42 )
热度 ( 250 )

© 苟三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