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有点累orz

嫁刀长谷部。
甜党。佛系。杂食。爬墙选手。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约稿详谈)

[刀剑乱舞]捡到一把能变成刀子的奇怪男人之后04

※压切婶♀

※背景主现世

※内含大——量私设及二设(比划一个银河系)

※脑补成分过多,请勿考据

※我流刀男

※三次忙碌,更新不定(:з 

OK?GO↓↓↓ 


——————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几乎是用尽全力才忍住大声逼逼的欲望,春凉捂着嘴蹲在一棵粗壮的大树后,借一边灌木丛的掩护,视线紧盯着远处那几坨散发着黑气的人形。

 

这种时候就不要在意量词了,只是那些“东西”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人类……

 

之前因为找不到回去的路,于是春凉干脆四处乱走看能不能找到有人烟的地方求助。然而还没走多久,视线前方就冒出几个黑色的“人”,因为在树林中颜色实在是太过显眼,春凉一眼就看出了不对劲。

 

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啊……这个地方……!!

 

迷路的焦灼加上对未知的茫然,让春凉无措地抿起唇。哪怕胆子再大,她也毕竟只是个十七岁的高中生,哪里接触过这种乱七八糟的情况。

 

先是莫名其妙到了奇怪的地方,又是迷路找不到任何生物,好不容易遇见几个看起来是活的还明显来者不善……他们手里拿的绝对是刀吧是吧!卧槽这看起来更危险了啊啊!!

 

看清对方手中的武器之后,确定自己手无寸铁的春凉几乎是绝望地闭起眼。

 

总之……冷静下来,先离开这个地方是最主要的。

 

不过仔细看的话,这些人手里拿的好像都是日本刀……会不会是和压切先生同类型的人,付丧神什么的?虽然看起来完全不是友军就是了……

 

毕竟对春凉来讲都算是同类事件——超自然的现象,她很快联想到之前遇见的那名刀剑付丧神,然后紧接着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她的书包里还有那名付丧神给的召唤物(?)!

 

几乎是感觉找到救星,春凉立刻就将之从包里翻了出来,她无比庆幸自己的包是拉链式,拉开拉链的微弱动静在虫鸣阵阵的树林间被完美掩盖。

 

红色的绳带仍旧是那副破破烂烂的样子。

 

她果断两手拽住两端,用力一扯——

 

——没扯动。

 

“……”

 

???什么情况,既然给我保命的话不应该弄个脆弱一点的东西吗???

 

心中划过一大片黑人问号,情绪转的太快就像过山车,春凉还是决定先离开这里,等一会到安全的地方,再找找有没有什么利器把它弄断。

 

她再次探出头,确认了一下自己和那堆不明生物的距离,又悄悄缩了回去。

 

春凉深伸手抚了抚心跳过快的胸口,深吸一口气,开始给自己壮胆。她安慰自己或许那些“人”只是路过,或许这些生物虽然看起来很可怕然而内地里其实是温柔的妇女之友儿童玩伴,或许他们其实有一颗柔软的心一直渴望着被爱什么的……

 

“轰——!!”

 

其中一个似乎拿着大太刀的人一刀砍断了一棵树,四顾着发出低低的嘶吼。

 

……不,冷静一点春凉。或许他只是因为青春期的叛逆与爸爸妈妈之间产生了矛盾所以看起来格外焦灼……

 

——总、总之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之前因为观察情况而一直在原地没动,确定对方应该无法交涉更别说提供帮助,甚至有可能具有攻击性,春凉立刻就准备溜。 

为了让自己走的尽量悄无声息,她几乎要匍匐前进了。春凉尽量低下身子,以求让灌木丛遮挡自己的身形。

 

她将长谷部的下绪在手掌上绕了绕固定住,然后单手撑地,重心前倾,小心翼翼地迈出一步——

 

“啪擦”

 “……”

 

不,这并不是春凉发出的声音。因为那种类似“偷听/潜入结果不小心踩断枯枝/踢到罐子/总之是发出动静以至于暴露自身”的情况实在太烂大街了,所以她都是刻意注意了脚下才迈步。

 

可是,如果不是她,那就只有……

 

咕嘟。春凉咽了口唾沫。

 

头顶适时投下一片明显不属于树木的阴影。

 

随即,手边的地面“铿”地插下冒着黑雾的锋利刀刃,准确地将从她掌中溢出部分的红色绳带砍掉一截。

 

“……” 

现在大喊饶命会不会死于语言不通。

 

×××

 

感受到下绪断裂的一瞬间,压切长谷部不再拖延,直接从数米高的大树上纵身跃下。 

以丛丛枝干为踏板飞速穿过树林,凭借刀剑付丧神卓越的体能,他甚至在出来的一瞬无暇绕路,直接跳上前方宅院的屋顶,足下不停飞奔而去。 

衣摆在风中猎猎而舞,长谷部拧眉直视前方,唇角不知是否由于伤痛而紧抿。

 

下绪断裂传来的波动也太微弱了,若不是他因为受伤一直在静养,甚至可能根本注意不到。

 

这并不正常。

 

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什么东西阻隔了灵力波动的传送。

 

然而能够阻隔本体之间灵力讯息的情况……心下希望自己的猜测错误,长谷部加快脚步,迅速赶到了春凉气息消失的巷口附近。

 

气息彻底消失的地方,和灵力波动传来的地方……是这这里吗。

 

长谷部此刻身处一条大路上,大概是时间已经过了高峰期,此刻路上并没有什么行人,幸而也没人看见他这身明显违和的打扮。四周分散着许多岔路巷口,那时一瞬间的灵力波动又太过浅淡,他只能闭目凝神,单纯凭对灵力的感知仔细寻找。

 

大野春凉气息消失的地方就在这一片,可是这里也偏偏是岔路最多的一片。

 

长谷部深吸一口气,有些挫败地睁开眼。他提着刀,抿唇干脆直接乱走。他随便拐入一个小巷再拐出来,沿途并未感受到任何不妥——然而这也意味着只能拖延时间。

 

突然,长谷部似是想到什么,他快步在错综的小巷内奔跑起来,似乎在寻找什么一样一路左右张望。

 

然后,他停在一道格外逼仄的,两栋房子余留出的只有两人宽的窄巷前。

 

摆放有序的垃圾堆对面,墙壁上有似是孩子玩耍的杂乱刮痕。

 

——没记错的话,这里就是他最初来现世的地方。

 

长谷部朝巷内走了几步,手掌盲人一样向前摸探。如果此刻有外人在场,一定会觉得他的动作可笑又笨拙。

 

然而他还是一步步缓慢地往前走,双手的白手套拿了下来,指掌摊开,最后甚至闭上眼睛,仔细感受着空气中的不同。

 

这里的道路非常窄,甚至不够他将手臂往两边伸直。地上的垃圾杂物时不时绊到他的双腿,他却仅是略微停顿,就坚定地跨过继续向前。

 

然后,在春凉消失的那个点,长谷部准确地停下脚步。

 

藤紫色的双眸睁开,眼中划过一丝微芒。

 

——是这里。

 

手指在触及这一处时,空气仿佛入水般漾起微微波纹。

 

这里果然有裂缝……他能触碰到是因为自身严格来讲算是灵力集成,大野春凉的话大概是因为自身灵力浓度与周围不符导致的共鸣。可是,这裂缝却明显不是一直存在的,不然昨天春凉路过这里时就应该被吸进去了。

 

不过,既然这里会出现时空裂缝,是否就证明他也……

 

没有搞懂的实在太多,然而长谷部也无暇多想。此刻比搞清楚裂缝形成原因更重要的,是赶紧找回很可能身陷险境的春凉小姐。

 

如果他昨天也是因为裂缝而来到这里,可后来裂缝已经不在,他完全可以假设这东西的存在具有随机性。也就是说,这道裂缝随时有可能消失,没有时间能给他浪费。

 

长谷部抬臂,果断向那片隐隐波动的空气伸了过去。

 

而在随即出现的扭曲涟漪的中心,他的手像是被吞入般完全消失了。

 

×××

 

确定了,喊饶命没有用。

 

事实上春凉根本不知道自己喊了些什么,她嘴里叽哩哇啦乱叫一通,其中不乏乱七八糟毫无逻辑的吐槽。在确定对方听不懂后,更是毫不客气地什么话都敢往外吐。

 

然而这些吐槽更多的还是为了让自己努力冷静下来。

 

对方的长刀几乎没有阻碍地捅进身边的树木时,春凉根本无暇顾及自己被削掉一截的发尾,只能在被抖落的几片可怜树叶间匆忙拉开距离。

 

他们的速度太快了,而且人数绝对不少于三个。如果不是有密集的树木做掩护,她敢确定自己绝对逃不过一分钟。

 

如果自己有武器或许还能勉强挡一下,毕竟每天在道场也没少和别人对打……可是她所练习的毕竟不是夺人性命的招式,春凉很清楚,哪怕手中真的也有一把刀,自己能做的也就仅仅是“挡”而已。

 

这样下去不行……

 

敌人仿佛是不知疲倦的怪物,然而她只是个体能比别人稍强的人类。她几乎是使尽浑身解数在奔逃,春凉觉得自己这辈子没有这么努力挖掘过自身的潜能。

 

然而,还是不够。

 

如果对方只有一个人,春凉觉得自己还是有可能把敌人甩开。然而现在有至少三个人在对她围追堵截——她甚至无暇回头通过那一坨坨黑黢黢的雾气确定对方的具体人数。

 

——怎么办。

 

原本就勉强的体能,此刻更是完全跟不上思想强烈的奔逃欲。春凉的喘息声越来越大,最后甚至到了像是要撕裂喉管的地步。

 

——逃不掉了。

 

利刃的破空之声几乎是擦着后脑,春凉一个就地翻滚,狼狈地躲开身后凌厉的一刀,胳膊却还是被划破,顿时飞出一串鲜血。

 

——好可怕。

 

她从小到大都习惯了凡事只依靠自己,然而或许是昨天那个男人给予了莫名的希望,她生平第一次如此剧烈地将情绪完全寄托在别人身上。

 

——会死。

 

身体严重脱水,双腿已经打软,肺部也疼的每一次呼吸都像是被粗砂刮过。春凉甚至开始想,如果一直以来没有那么叛逆,好好练习家传的剑道会怎样。如果哥哥姐姐出门工作的时候,自己没有赌气不去看他们会怎样……

 

——……

 

可是,遗憾没有如果。

 

掌心还绕着那根红绳,她无意识地紧紧攥住。

 

再次被凹凸不平的路面绊倒,已经严重脱力的春凉挣扎了几下,彻底爬不起来。

 

黑色的寒气逼近。

 

她听见背后的人,举臂,挥刀。

 

她看见地面正茁壮生长的嫩绿幼芽。

 

闭上双眼。

 

“铿——!”

 

“春凉小姐……!!”

 

“……”

 

——然而,这大概就是戏剧化。

 

正闭目等死的春凉猛地睁开,湛蓝的眸子因为震惊而瞪得老大。她回过头,只看见紫色长衣的男人仿佛从天而降,凌厉刀势强硬挡过敌人的攻击,并借力一脚将其踹开。

 

然后,他以手中之刃可怕的锋锐程度,直接顺势贯穿了敌人胸膛。

 

飘散的黑雾间,长谷部连忙看向地上满身狼狈目瞪口呆的人。确定对方没有危险之后,终于露出一个愧疚的笑。

 

“对不起,我来晚了……春凉小姐。”


×××


春凉:卧槽刺激(捂心口)














——————


不小心又拖拉了一章orz

不过下一章终于要一起战斗了(搓手手)


明明打戏究极苦手的我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评论 ( 19 )
热度 ( 77 )

© 苟三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