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有点累orz

嫁刀长谷部。
甜党。佛系。杂食。爬墙选手。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约稿详谈)

[遇见逆水寒][顾惜朝×你]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我流ooc。无逻辑。糖。


※原为温馨三十题04。题源网络,因为是很久之前存的,非常抱歉不清楚原作者。


——————


“还好,捂了一觉之后热度退些了。”你将额头与顾惜朝挪开,起身又去给他端药:“所以说昨天让你把外套自己穿着你不听,你看看你现在是不是活该……”


这话从他开始发热起,就反复被你唠叨了数遍。他没听厌,你自己却都快说烦了。


昨日你与顾惜朝去泛舟,眼见天色将阴,便收拾了匆匆赶回,半路却还是下起了雨。你们起初在别处躲避,谁料这雨越下越大,竟是许久未停。


一直等在外面不是办法,附近也不巧没有能买伞或者借伞的人家,你们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冒雨回去。


顾惜朝脱了外衣罩住你,你自是不愿。可他却犟得很,说什么也不肯你着凉受冻,硬是仗着自己身高腿长,不容分说拉着你就跑。结果一路回来甚至用上了轻功,你被护得好好的,他却湿了个通透,皮肤都沁着股冰凉。


饶是习武之人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深秋刺骨的冷雨浸泡。虽然已经尽量及时擦净水汽,换了衣服,可今天一早,顾惜朝还是病了。


“我也内力傍身,穿的又不少,区区片刻的雨哪还淋不得?就你在那儿瞎积极……”你看着他面色因为热烧发红,唇瓣却病态地发干,心里又气又疼,说话不由重了些。


你知他是顾虑你身子弱,半点风险也不愿冒。你气他,却更气你自己。


可看见他弯着眼对你笑,说着“你没事就好”。你满腔的怒火埋怨,突然又泄了个干净。


“是我错了,我做事不过脑子,鲁莽不计后果。不要生气了好不好?”顾惜朝乖乖喝干了你故意熬得苦苦的药,将碗放在一边,伸出手来扯你衣角。“你也知我平日练武,身子底好——你看,我又喝了你亲自煎的药,这点病肯定睡一觉就没事了。”


你要是做事不过脑子,鲁莽不计后果,这世上真不知还有多少做事能“过脑子”“计后果”的人了——你眉头一拧,话在嘴边滚了一圈,抿了抿唇,最终还是没能怼回去。


病的人明明是他,可频繁被安慰的人却是你。


你突然觉得,就有些难过。


当初毁诺城药引一事也是,现在为了你淋雨发热也是……太多太多的事情,都是。他似乎总在拼尽全部去保护你,无论他有没有那个能力,无论他自身会是怎样的结果。


遇到事情,他的第一句话永远是:“放心,一切有我。”


毋论凶险与否。


“……你怎么那么傻。”


——你何德何能,得他顾惜朝对你这样好。


你方才许久未语,顾惜朝本以为这场喋喋不休已经默契地过去了,结果又被你突如其来骂得一愣。他呆了片刻,随后展眉,啼笑皆非:“怎么好端端地,又骂我了?”或许是因为生病,声音竟能听出一丝委屈。


“没什么——你快躺好。”见他胳膊从被褥里伸出的一截,还拽着你的衣角,你不客气地拍了他一下,示意他将自己包好,半点也别露出来。


待仔仔细细将被角掖成了厚茧,你才坐到床边,叹了口气摸摸他发烫的额头。“骂你傻,你就是傻。别狡辩。”


明明他才是生病的那个人,结果任性的反而是你。顾惜朝不明所以,只哭笑不得地点头称是,乖巧的不行。


你看着他这副模样,没忍住伸手揉乱了他的卷毛。见他毫不反抗,又无奈叹息,爱惜地一点点拨开他额前乱发,轻轻落下一个吻。


“睡吧。”


言罢,你准备起身去收了药碗。然而还未有动作,下一秒后颈一热,一股温柔却不容抗拒的力道袭来,将你整个人向下压去。


额际自然下垂的发丝被轻轻拂开。一抹热烫在你唇边顿了顿,却终是挪了位置,缓缓烙上额头。


“辛苦你了。”


你回神,近在咫尺是顾惜朝笑意涟涟的眼眸,呼吸间满是带着苦涩药味的热气。


你一大早察觉到他发热,就立刻吓精神了。匆匆忙忙跑出门抓药,回到家又马不停蹄地煎熬,为了他忙里忙外,到现在没能休息。


可是对比他为你做的那些,不过是照顾他而已,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他连亲个嘴儿都不敢,怕传染你。


你与顾惜朝对视,怔愣许久。终是嘴巴一扁,也不起身了,直接趴着埋进他的怀里。


“我下次真的不逞强了,相信我。”


他拍着你的背,轻声保证。


“嗯。”嘴上这么说,下次肯定又是冲在前头……你心里默默地想,不由隔着被子揽紧了他。


“我很快就会好的,你别担心。”


“嗯。”


“等我好了,我们再去泛舟好不好?这回我看准天气,一定不会再下雨了。”


“嗯。”


“我们还可以去逛街,最近适逢集市,街上会有许多有意思的东西。”


“嗯。”


“或者你想去哪里,我们一起去。”


“嗯。”


“那下次煎药,能不能不要那么苦?”


“不能。”


“……”

评论 ( 15 )
热度 ( 62 )

© 苟三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