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有点累orz

嫁刀长谷部。
甜党。佛系。杂食。爬墙选手。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约稿详谈)

[刀剑乱舞]绅士×2的偷税日常·下(完结)

※主压切

※男审,没有名字

※我流刀男

※私设有

※各种意义上放飞自我

 

×

 

上篇在这里【点我】

中篇在这里【点我】

 

——————

 

——其实从捡到照片那天开始,就已经暴露了。

 

“这份纸笔请务必收好,每天都要寄信回来啊。”

 

“放心吧,我会按时报平安的!”

 

——长谷部对自己应该是同样的想法吧?是这样没错吧?

 

“我也不多啰嗦了。总之,请一路多加小心,浦岛君。”

 

“嗯!”

 

——可是,为什么,还是看不出来呢。

 

“那么,出发吧。”

 

“出发啦!”

 

——为什么,什么都,看不出来。

 

“再见。”

 

“再见,主公!”

 

——为、什、么——完、全、看、不、出、来、啊——!!??

 

“主、主公——!!”

 

“轰——!!!”

 

“——”

 

气喘吁吁的长谷部第一次没有敲门,直接横冲直撞地闯入了执务室。

 

然后他一进门就看见,这座本丸的审神者,他的主公,面上的表情愤怒狰狞仿佛般若,正一拳锤爆了办公用的实木矮桌。

 

一拳,锤爆了,实木的,矮桌。

 

“……”

 

“……”

 

咕嘟。

 

长谷部直愣愣地看着实木矮桌上的大洞,和四散纷飞甚至擦着他的脸颊划过的木屑。半晌他才终于反应过来,顾不上脸颊被划出的细小伤口,连忙上前查看审神者捶桌的那只手。

 

虽然很疑惑主公生气到ooc的原因(就是你啊),不过现在还是对方手上的伤口要紧。

 

果然,拳头朝下的那一侧已经血肉模糊,甚至有不少木屑刺在其中。

 

这已经不是简单处理就足够的了——长谷部小心翼翼放下那只手,刻意忍耐住了想要多加触碰的那一丝留恋,并干脆果断地站起身:“请您稍等片刻,我去为您拿医药箱来。”

 

“——长谷部。”

 

前行的衣摆被拽住。

 

拉扯的力道过大,甚至让他匆忙的步伐险些一个踉跄。长谷部回过头,发现对方拉住自己的果然是那只受伤的手,眉头一皱就弯下腰来,力道把握刚好地将他挪开:“主,请您……”

 

“长谷部,你喜欢我吧?”

 

“……”

 

男人的身体保持在弯腰的动作僵直,这一姿势让头发下垂,正好遮住他脸上的表情。

 

然而不过一瞬,对方便自然地抬头,好像方才的僵硬只是听到这一突兀问题的惊讶:“主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他笑起来,藤紫色的眸中是清澈见底的疑惑:“我当然喜欢主,这毋庸置疑。”

 

不对。

 

他要的不是这个。

 

得到了预料之中的回答,然而审神者想要的并不是这种本丸中随便问一刃都能听到的答案。

 

它们有本质上的不同。

 

审神者只感觉心头一阵烦躁。他有些难以维持平日温和的表象,忍不住想要大声咆哮——把自己心中所有的隐忍、不安、惶恐、无措,统统说给面前这个一切情绪的源头听。

 

然而,还没等他进一步开口——

 

忽然瞟见的景象让他浑身僵硬,整个人瞬间石化一般动弹不得。

 

“……”

 

“……主?”见审神者不说话了,长谷部看了看那只伤手,又看了看他的脸,略微焦急地抿唇:“主,有什么事情请等我回来再说好吗?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您手上的伤势需要尽快处理。”

 

比起他极化的事情——况且刚刚已经看见出发的浦岛虎彻的背影了。主的事情当然要比任何事物优先,长谷部现在只想先处理好对方手上的伤口。

 

“……没事,你出去吧。我有医药箱,自己可以处理。”

 

“可是……”

 

“我自己真的可以。”

 

“主……”

 

“请放心。让我一个人待会就好。”只要你出去什么都好了拜托你谢谢。

 

在几乎要崩出裂纹的一阵僵硬后,审神者的内心几乎是“轰”地一声,掀起滔天巨浪。

 

——刚刚被他不小心锤爆的桌子里,塞满了长谷部的各种写真(自P图)各种生活用品(偷来的)和各种乱七八糟周边玩偶(手制)。

 

刚刚对方凑过来的时候,似乎因为手部放在桌上没动,正好挡住了。然而现在他的手已经挪开了……

 

那个洞下面,是一个因为体积略大强行塞进桌兜、此刻呆毛都快要挤出来的长谷部玩偶。

 

——那个呆毛、挤出来的话绝对会被注意到的吧。不管怎么说都太奇怪了。

 

——可是不行,现在把洞堵上的话举动太突兀了,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那个洞的位置可是不近啊。

 

长谷部略一凝眸,最终还是抿唇,躬身,垂下眼睫干涩地开口:“是……还请您,务必爱惜自己的身体。”

 

——啊啊,就是这份永远为主着想的体贴……此时此刻真是来的太好了赶紧走吧走走走走走走。

 

“……那么,我就先行告退。”

 

——每一个点都把握的恰到好处,明明能深切地感受到关怀——可是,这份情感却再没能深入。仿佛潮汐的温柔海浪,仅在沙滩留下浅湿的印痕,却永远有进退的界限……如果是一分钟前的自己应该会心痛到窒息吧,可是现在就请你快点离开好吗那根呆毛已经快要蹦出来了!!

 

终于,长谷部低下头行了一礼,从榻榻米上站起、转身,迈步的背影无论何时都沉稳矫健,是无法挑刺的完美。

 

审神者松了口气,随后,方才紧绷的神经又松弛下来,重新感受到一阵酸涩的钝痛。

 

在多天前就找到了证据的审神者,至今仍然看不出长谷部的想法。

 

从捡到照片一角的那一刻起,审神者就从惊喜、狂热——再随着对长谷部更加深刻的日常观察,逐渐陷入巨大的彷徨和不确定中。

 

——从监控中能看出,这张照片的确是从长谷部身上掉下来的没错。

 

虽然不甚明显,不过——那一角,的确是审神者的工作服没错吧?

 

和自己一样随身携带对方的照片,这一定代表——长谷部也和自己有着相同的想法——没错吧!?

 

可是,尽管带着滤镜去观察,去考究,但还是……

 

一如往常。

 

看不出来。

 

——他看不出长谷部对待他,在普通的主从关系之外,是否有别的想法。

 

他不禁开始怀疑自己……

 

……自己的判断,是不是错误的。

 

审神者绝望地发现,一切似乎真的只是自己多想。或许长谷部带着他的照片只是对主上的敬仰,再或许……从一开始就是错的,那根本就不是他的照片……

 

——不然干脆直接告诉他吧,自己在这里猜来猜去有什么意思……就算最后主仆也做不成了,说不定还能借口打个分手炮什么的呢。

 

长谷部已经离开了执务室。

 

审神者叹了口气,疲惫地垮下肩膀。他单手摘下更多是装逼用的金丝边眼镜,闭眼揉了揉眉心,根本没管自己那点伤口,用干净的那只手把长谷部玩偶往桌子里推了推。

 

——然而如果要告诉他,又该怎么开口?说我其实一直喜欢你,衣服里贴满了你的照片并且偷了你的胖次和生活用品每天吸爆甚至其实这间执务室还有针孔摄像头我每次和你会面完毕都会把录像拿出来爆吸N遍还会写一份观后感目前数量已经累计到了四位数?

 

……总觉得这已经不是做不做的成主仆的问题了。自己会进局子吧。

 

痴汉长谷部多年的审神者,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行为程度的严重性。

 

质地柔软的玩偶在狭隘的桌兜间艰难滑动,被粗暴挤压成奇怪的形状。审神者的手顿了顿,改推为抓,又将那已经推到最深处的玩偶拽了出来。

 

审神者的缝纫功夫其实不怎么好——虽然经过很多练习之后现在还算能看。不过面前这个玩偶是他第一次的作品,针脚明显处处开线,有些地方的线头还纠结成一坨。

 

然而他无论如何也没能舍得扔了它,于是就这么一直塞在执务室办公桌的桌兜里。

 

玩偶的头部,纽扣做成的眼睛和缝纫粗糙的嘴巴看起来有些滑稽。

 

——长谷部啊……

 

审神者愁的头都大了。他自暴自弃地深叹一口气,然后把脸埋进布偶里猛吸。

 

然而这时,执务室的木质卡门突然毫无预兆地被拉开。

 

措手不及间。

 

“主,请您……”

 

对方的声线戛然而止。

 

“……”

 

“……”

 

“……”

 

“……”

 

令人窒息的沉默。

 

审神者还维持着整张脸埋在布偶里、因为用力吸气而整个人都弓起来的夸张动作。在听见那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的一刻,浑身上下瞬间僵如磐石,呼吸都卡在了半截。

 

——为什么。

 

多希望生命停滞这一秒。

 

——长谷部你……

 

为什么不敲门。

 

……

 

“……那个,主。”

 

虽然做工粗糙,然而好歹是用了心认真去做的。审神者手中的玩偶还是一眼能看出长谷部的模样。

 

“长谷部。”

 

然而在长谷部脑内思考不能最终决定还是先打破沉默时,审神者立刻以极为冷静的声线开口。

 

——如果忽略他的脸还埋在布偶里的话。

 

“长谷部你想要极化吧?刚刚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吧?”语速极快。

 

“啊、啊?”对方话题转的太果断,长谷部愣了一瞬下意识回答:“是、是的……”

 

“那么,去极化吧。”没等长谷部话音落下,审神者立刻接口:“我这里还有一套极化装备,一会让狐之助拿给你。今天的公文你不用做了,也一并让狐之助送来就好,至于之后几天你的任务我也可以安排给别人不用担心。那么现在,你,立刻,马上,出门右拐——”

 

——只要现在别让他看见长谷部什么都好说!!!

 

审神者混乱的大脑已经只剩下这一个讯号。

 

“等、等等……!主公!!”

 

终于反应过来审神者想要表达的意思,长谷部连忙走近,随手将医药箱放在一边——他正是担忧主公手上的伤势而来——一把抓住对方还紧紧攥在手中,并死命贴在脸上的布偶:“总、总之请主您先冷静下来!!”

 

“长谷部你没听见吗现在立刻去极化修行听见没有!!你很想的吧这几天憋坏了吧就算没有憋坏也说想!!”

 

“——???等等所以这几天您是故意的吗???不对,现在重点不是这个、总之请您之前把布偶放下好吗不求您能解释清楚现状至少请先冷静下来???”

 

“啧有什么好冷静的啊事实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我在吸你的布偶!背后偷偷做了你的布偶还暗搓搓吸爆什么的对没错我做了这种事情!!”

 

“呃……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其实我还挺开心……?等等等等主您别按的更紧了啊会窒息的!!……这是什么?”

 

乱成一团的氛围突然滞顿。

 

审神者随着长谷部的话语低下头,然后他就看见,似乎是从布偶中掉出的,前段时间捡到的照片一角,正静静躺在桌上。

 

“……”

 

“……”

 

——总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艹蛋感。

 

看清那个碎片的内容时,长谷部顿时一僵。

 

之前出阵的时候有一张审神者的照片缺了一角,他还心疼了很久,以为是掉在战场上了……原来是,掉到了审神者的执务室……?

 

“……”

 

“……长谷部。”

 

“……是。”

 

角色瞬间调转。

 

思维开始一片懵逼的人变成了长谷部,而看见这张照片一角,大脑瞬间迷之清醒的变成了审神者。

 

“我突然想起来。”审神者吞了口口水,拿起那片照片:“你能解释一下,从你身上掉下的这个东西吗?”

 

长谷部被这个问题砸的一懵,脑内竟奇异地清明了一瞬:“……您怎么知道这是我身上掉下来的?”

 

“……”

 

迷之沉默。

 

反复一惊一乍什么的对心脏太不友好了啊!!审神者内心咳出一口老血。

 

“我……猜的。”审神者艰难解释,感觉自己仿佛在经历什么勾心斗角宫廷大戏:“我是在你那天离开之后发现的,在那之前执务室的地面是干净的。”

 

“您可以直接找我的……为什么拖到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于震惊,平日说话一向有度的长谷部失了分寸,又多问了一句。

 

审神者感觉自己简直汗如雨下。“……我随手往桌兜里一扔,就忘了。”

 

“那这个布偶呢?您制作我的布偶,还说您……呃……”顿了一瞬,还是没能说出那个字:“总之,我能否冒昧询问您……这是,什么意思?”

 

你也知道冒昧啊。

 

话题绕了一圈又回到自己身上,审神者真心觉得自己的心脏要被折腾到折寿。

 

太赤鸡了。mmp。

 

长谷部藤紫色的眼睛一片清明,仍然看不出情绪。

 

审神者突然觉得一阵疲惫。自己的心思暴露的太明显,而对方依然不显山不露水,维持着冷静的表象咄咄逼人。他干脆自暴自弃,把举了许久的布偶放下,闭上眼睛自首一般说道:“是,我承认,我一直中意你……所以……唔。”

 

未出口的话被堵回口中。

 

唇上温软的触感让紧闭的双眼再次睁开,朝夕相对(非本人)的那张脸在面前无限放大——自己在被他亲吻,这一事实于脑海轻飘飘地盘旋,如同这个吻一般柔软,迟迟不肯压下。

 

难以置信。

 

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审神者浑身僵硬,他只觉得今天的惊吓太多了,以防万一以后是不是要多找鹤丸演习一下(别)。

 

“主……我很高兴。”长谷部抚上面前之人的脸颊,隔着手套的力度轻地几不可查:“我……不胜惶恐,我与您一样……我一直,爱慕着您。”

 

“所以……那张照片?”自己竟然还能有心思想这些。震惊。审神者走了个神。

 

“是的,是您的相片……我一直随身携带,因为,对您的感情……”长谷部说着不好意思起来,俊脸飞上薄红,原本坚定对视的眼神也开始飘忽不定。

 

他没说错,只是带的不止一张罢了。就好像他不知道其实审神者不止有这一个长谷部玩偶——他有一屋子。并且还有别的。

 

“……那你现在还带着吗?”

 

审神者突然兴奋。

 

“……?”不明白审神者为什么突然把重点偏移,然而长谷部还是听话地点头:“是的,在我的外套里。我现在就……”

 

其实他的外套里贴满了……不过这个他当然不会说。为了防止审神者要求掀开衣服看,他故意主动提出展示给对方。

 

然而心意相通的、并且对方竟然也带着自己照片随时舔(其实只是脑补然而却是真相),这一认知让审神者过于兴奋,他已经在话音落下时猛探过来,长臂一伸掀开了长谷部的外套。

 

“等……!”

 

措手不及。

 

长谷部没来得及阻止。

 

然后审神者面前就出现了,仿佛火车站黄牛小贩拉开自己大衣时一般壮观的,密密麻麻贴满了照片的长外套内部——并且照片主角都是自己。

 

“……”

 

山口山。

 

审神者懵逼当场。反观被发现了秘密的长谷部,整个人都快要灵魂出窍,几乎要在榻榻米上土下座——

 

“……竟……竟然被主看见了……”

 

“……呃……等、等等,长谷部……?”对眼前的一幕过于震惊以至于思考不能,审神者呆滞地看着他的动作。

 

“我……如此污秽的我的内心……唯有以死谢罪……!”

 

“???等等我什么都没说啊你冷静一点???”

 

“不用阻拦了,主……面对主神圣的感情,我却连同等的纯洁都无法以报。此身已然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呃……其实我和你差不多(应该更过分),并没有……你其实不用……等等你把刀收起来!!!”

 

“毋需挽留!愿下一振压切长谷部能给予您完整纯洁的衷心——”哪吒式自刎准备。

 

“等、别!你等等!!其实我一点也不神圣的真的!我也有你的照片的都是偷拍!!你看啊你看!!”手忙脚乱掏出桌兜里的照片。

 

“不……不仅如此!其实我还偷偷做了主的布偶……不止一个……!!”

 

“我也不止一个!我有一屋子啊!真的信我!”

 

“可是我还……偷过主的生活用品……!”

 

“我也偷过你的内裤啊!!”

 

“……”


“……”

 

“……等等,那我前段时间刚买的深灰色紧身四角弹力内裤……也是您偷的吗?”

 

“……呃……是我……”


“其实我还挺喜欢那款的……”

 

“非、非常抱歉……我也挺喜欢的所以没忍住多偷了几条……”


“没关系……再买就好了……”

 

“……”


“……”


迷之尴尬。

 

从勾心斗角到互相告白再到阻止自杀又突然互相攀比起痴汉程度最后冷静下来开始道歉究竟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谜之走向啊。

 

“……噗嗤。”似乎也是意识到刚刚的混乱实在过于奇葩,长谷部最先没忍住笑了出来。“非常抱歉……不过,过于震惊之后反而冷静了。”他看向审神者,紫眸中是一片澄澈笑意:“那么现在……我和您,是抱有同样的情感吗?”

 

“……是的。”终于姑且是冷静下来,审神者叹了口气,也露出了星点笑意:“不过我可能要比你更过分一点哦?”毕竟他可是还有黑科技啊。

 

“没有关系。请您相信,我对您的感情能够包容一切。”

 

“那么……”

 

啪啷。

 

一个小小的黑色物体凑巧掉在榻榻米上,发出一声闷响。

 

长谷部疑惑低头,捡了起来。

 

“……”看清那玩意儿的审神者浑身僵硬。

 

——他的,针孔摄像头。

 

好、好像是他之前捶桌子太猛的后遗症……

 

“主,这是……?”长谷部回过头来,似笑非笑,好像并不认识这个东西。

 

然而还没等他彻底转过来,人已经被压倒在了榻榻米上。

 

他的主公,此刻脸颊有些泛红,正故作严肃地看着他。然而眼底的尴尬和局促却使这一伪装漏洞百出。

 

“你说过能包容我的一切吧?”

 

“是。”

 

“那我告诉你……这个是针孔摄像头。你每次来都被我偷拍了。”

 

“……”

 

“……怎么?感觉不舒服?”

 

“并不,只是……”

 

长谷部的重点被脸边的血腥味吸引。

 

“您的手……我觉得还是先处理一下比较好。”撑在自己头边的手伤口已经自然止血,血液凝固在手背留下红褐色的痕迹。然而此刻因为撑在榻榻米上施力,又隐隐有了开裂的迹象。

 

长谷部坐起身,审神者顺势跟着直腰,然后,受伤的那只手被对方捞起,放在唇边。

 

“我愿意包容您的一切。”

 

审神者老脸一红。

 

“前提是您能乖乖让我处理伤口。”

 

“……”















———


总之一切都是长谷部演技太好的错 

结果修罗场没写出来……变成吐槽场(?)了_(:з」∠)_


我的娘啊卡死我了……最迷之近失去文力,开始疯狂卡文,窒息难道这就是爬墙的报应

总之终于是完结了!最后我一边写着心情也和婶婶的心脏一样整个都不太好()不过整体下来还是很开心的233333虽然过程乱七八糟通篇吐槽但是总算在一起了www!

 

例行艾特点梗的小天使 @不要问只要吃 

这一篇还有一艘小破船,应该可以当做番外看。等我过段时间忙完了再单独发吧,防止翻船()

 

那么祝食用愉快!溜了溜了_(:з)∠)_

评论 ( 35 )
热度 ( 163 )

© 苟三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