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有点累orz

嫁刀长谷部。
甜党。佛系。杂食。爬墙选手。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约稿详谈)

[刀剑乱舞]绅士×2的偷税日常·中

※主压切

※男审,没有名字

※我流刀男

※私设有

※各种意义上放飞自我


×

 

上篇在这里【点我】

 

——————

 

时之政府推行刀剑“极化”政策已经很久了,并且成果也十分喜人——目前短刀与胁差的极化已经安排完毕,打刀的极化也已进行了三位。

 

“新的极化?”

 

收到狐之助传递来的政府讯息,审神者顿了顿,从正在处理的文书中抬起头,金丝边的眼镜随着动作滑落些许。

 

“是的,审神者大人!根据政府的通知,大概十月三十一号就会开放这两位刀剑男士的极化。”

 

两位……审神者接过极化讯息的发布文书,只扫了一眼,便皱起眉头。

 

每逢有刀剑极化,在真正施行之前,时之政府只会放出剪影,并不会暴露其真正的姿态。

 

谁的剪影都可能认错……然而只有长谷部,作为一个资深部厨,审神者可以断言,哪怕他穿着一身夏威夷桑巴热舞服的剪影他都能一秒认出来。

 

……不过想一想那画面果然还是……只穿给他一个人看就好了(喂)。

 

剩下一位预定极化的刀剑男士——宗三左文字。

 

如果是前几天的审神者,大概会毫不犹豫地从这两人之间选择长谷部吧。

 

不过现在……

 

“……去询问一下宗三吧。”

 

审神者沉默了一会,抬头对狐之助说道。

 

“他愿意修行的话,时间一到就启程。”

 

本丸只剩下一套修行装备。

 

×××

 

“嗯?我吗?”

 

有些意外前来通知的是狐之助,而不是本日近侍。不过也是,一般活动公告或者政府通知之类的都是由狐之助传达,近侍只负责辅助审神者的日常工作。

 

不过,就这么提前告诉自己真的好吗……

 

“我的话当然没问题。不如说,我期待着这一天……”听闻审神者有意让他先行极化,宗三异色的双眸暗了暗,随后面色如常地笑开:

 

“对了。同批极化的除了我,还有别人吗?”

 

“还有压切长谷部君。”狐之助舔舔爪子。

 

宗三闻言惊讶地挑了挑眉。

 

这座本丸的压切长谷部,是所有刀剑中练度最高的一振,也是审神者常年的近侍人选。

 

为什么主公选择甚至尚未满级的他,而不让长谷部去?

 

想起那位主公,平日里规矩又温和,与刀剑的关系也是不温不火,保持在公事公办的范围之内。总之……就是无法揣度出他的思想。

 

算了,反正主公一定有他的理由。

 

宗三左文字沉思一瞬,还是决定不再多想。

 

不过……总觉得不久之后会有什么好戏看呢。

 

×××

 

极化的那一天很快来到。

 

本丸也在同天公布了打刀极化的消息。

 

开放极化的刀剑男士有两位,分别是宗三左文字和压切长谷部。而审神者的本丸中,这两位全都符合极化条件。几乎是理所当然的,本丸上下都认为后者会首先获得极化修行的许可。

 

然而当长谷部前往审神者的执务室,准备递交修行申请的时候——

 

他看见了一身修行装备,正在门口与审神者辞别的宗三左文字。

 

“此行无法携带任何装备,因此我的力量无法保护你。请务必多加小心。”

 

“是。”

 

“那么,我也不多唠叨了。请去吧,宗三君。”

 

“请您放心,我会平安归来。”

 

……

 

长谷部站在拐角,沉默地听着两人进行最后的道别。然后,和式拉门被轻声关闭,刀剑碰撞的当啷脆响微微震颤,随着一阵平稳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的另一头。

 

——没什么好惊讶的吧。

 

直到再也听不见任何声响,长谷部面色如常地转过身,走下了木质楼梯。

 

——或许因为我是近侍?所以主上才不让我先去。

 

他走到院落,一脸阴森地从树荫下揪出当番偷看的鹤丸国永,在他“长谷部妈妈桑好烦”的吐槽并逃跑中挥拳警告。

 

——也可能是我的练度太高了,暂时不用?也是,宗三的练度比较低,此行的确能够快速带来一位优秀的战力。

 

督促一会鹤丸后,长谷部就顺路绕到马厩。马儿们看起来状态很好,看见他后亲昵地凑过来蹭了蹭。

 

——总之,主上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今天的长谷部没有当番任务。他巡逻了一圈,最后回到自己的卧室,决定处理早晨送来的公文。

 

——毕竟……一切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卧室的窗户没有开,关门的一瞬,整个人便被阴影吞没。

 

他不愿去想。

 

只不过事实摆在眼前。

 

——身为本丸的半个管理者,他知道仓库只剩一套修行装备。

 

——身为审神者,一定会比他们更早得到消息。

 

——今天是开放极化的日子。然而还是有公文送到他的房间来。

 

——他在得知极化公告的第一时间就前往执务室,却看见已经整装待发的宗三左文字。

 

……

 

长谷部抬脚走向办公的矮桌。负责传送公文的是狐之助,它从来都是完成任务就离开,并不会擅自翻动别人的私人物品。

 

因此,木质相框还是如离开之前一般,被一摞书本压着扣放在桌上。伸手那起,温文的男子正看着别处微笑。

 

长谷部凝视他的脸庞,长睫下垂,遮住所有思绪。

 

然后,彻底合上眼睑。低沉的叹息溢出喉间。

 

×××

 

时间过的很快。

 

尤其是脑袋放空的时候。

 

宗三左文字很快归来,以全新的姿态,受到本丸上下的热情迎接。他看起来稳重了很多,那双异色的眼中少了些什么,也多了些什么。

 

长谷部没有在意。

 

即使有着部分相通的过去,这座本丸的压切长谷部与宗三左文字的关系也并不密切。

 

——不如说,一颗心都在主公身上的压切长谷部,没有与任何刀剑过分靠近的想法。

 

审神者最近空前忙碌,痴汉长谷部的行动都少了很多,自然没有发现他的异常。不过,长谷部的表现一直都十分有分寸,自控能力很强,平时谨小慎微从不露出马脚。不然也不会和审神者互相痴汉这么久还从来没有第三者发现了。

 

大概因为临近年底,最近一直都有大大小小的工作需要处理。本来就少出门的审神者干脆直接在执务室扎了根,睡醒了就工作,累了就吸一会长谷部充电,工作结束就再吸一会然后直接睡觉。反正明天还会有工作传过来。

 

审神者与长谷部的见面次数也增多了——明面上的。刀剑的出阵任务也随着忙碌的环境增加,长谷部经常需要前往执务室面见审神者。于是相对的,因为自身的繁忙,二者暗地里的“见面(单方面)”则急剧减少。

 

不过,这种减少或许还有其他原因。

 

“小夜左文字、宗三左文字、江雪左文字、浦岛虎彻、蜂须贺虎彻、……长曾弥虎彻。”

 

仿佛趣味一般拟定的出阵名单,集结了左文字与虎彻两家的刀剑。长谷部顿了顿,声线平稳地念出最后一个名字。

 

除了身为极打的宗三左文字,其余五振刀剑的练度相差不多,的确适合编在一队。而且看这配置,很难让人不相信这是源于审神者微妙的小心思。

 

然而长谷部总觉得,这份小心思里,似乎并不是单纯的趣味。

 

——……错觉吧。

 

长谷部垂眸,“出阵名单是这几位,确定了吗?”

 

“是的,麻烦你了,长谷部君。”

 

审神者微笑着颔首。

 

“……是。我明白了。”

 

小夜左文字与浦岛虎彻、长曾弥虎彻都是开放了极化,却因为练度不够而没有送去修行的刀剑男士。

 

也是这座本丸里,开放极化的刀剑中仅剩还是普通特化的几位。

 

——除了他。

 

长谷部垂眸,带着出阵名单退出执务室。

 

×××

 

再之后,又开放了新活动。

 

每一次活动至少能够获得一整套修行装备。在修行装备中,纸笔是大多数审神者稀缺的部分,这座本丸的审神者也不例外。这一次的活动比较和蔼,在爆肝途中,审神者就已经获得了一套纸笔。

 

然后……他转手把练度刚好满足条件的长曾弥虎彻送去了修行。

 

“……”←这是(通过日常视奸)得知审神者凑齐了一套修行装备后立马赶来却还是晚了一步的压切长谷部。

 

——不,没事,没关系的长谷部。长曾弥虎彻的练度不如你高,而且你还有任务在身,总之他被优先送走绝对是主公的深思熟虑之举。

 

长谷部默默安慰自己,并任劳任怨地带着一队极短,听从主公的安排继续肝爆。

 

长达二十多天的活动过去,审神者终于肝到活动中的另一套纸笔。疲累了一天的长谷部刚瘫了不到一分钟,突然想起修行的事情,忙一个猛子窜了起来狂奔到执务室——

 

然后看着审神者摸了摸小夜的头,亲手帮他整理好修行衣装的系带。

 

“……”

 

直到彻底离开本丸,小夜左文字仿佛还能感受到从背脊窜上的一股莫名其妙的寒意。

 

仓库里的纸笔再次亏空,长谷部的怨念已经快要实质化了。

 

“……怎么了,长谷部君,你看起来很疲惫。没有休息好吗?”

 

执务室的长谷部难得开了小差。对面传来审神者担忧的疑问,他一个激灵清醒,却任然打不起精神。

 

“并不,只是不小心开了小差……非常抱歉,请您继续吧。”

 

坦然承认部分事实的话,往往能够得到信任,并且不会遭到多余的追问。长谷部在掩盖自身想法方面十分熟练,已经到了可以出书(?)的地步。

 

——身体的休息当然没有问题,只是精神上的减压工具最近失灵了而已……

 

平常的压切长谷部,只要看到主的相关物就能够立即恢复飘花状态。然而现在的他,看到那些东西只能增添满腹愁绪。

 

尽管他一直坚信主所做的一切都有理由,然而一方面继续重用自己,同时又迟迟不让自己进行计划修行……矛盾现状所伴随的乱七八糟的猜测已经填满大脑——他实在摸不清主公的想法。

 

真让人头大.jpg

 

“在会议中开小差,长谷部的话还真是难得。”果然,审神者只是挑眉,并未有多追问。“那么,接下来的任务,就拜托你带队了。”

 

“谨遵主命。压切长谷部定会带着胜利归来。”

 

长谷部最终还是调整好状态,恭敬地躬身,单手扶胸垂下头颅,虔诚地向他的主上承诺。

 

×××

 

到了七图,基本上就是极刀的天下了。普通特化的刀剑应对这里的敌人已经十分吃力,只度过7-1都会危险重重。

 

眼见着新的战场已经开拓了一张,两张,三张……本丸的极化刀剑越来越多,也不怪长谷部心急如焚。

 

然后最近,他得知本丸的极化队伍已经成功开荒7-3。

 

——时之政府给予的奖励中,有一套纸笔。

 

刚好凑齐一套极化装备。

 

几乎是得知这个消息的下一秒,压切长谷部把手头的萝卜一扔,裸机高达58的机动瞬间爆炸,整个人几乎化成一道残影,“cua”地冲出了厨房!

 

被萝卜冷不丁砸了一脑壳的歌仙兼定一脸懵逼。

 

窗外的狐之助叼着口中的纸笔,匆忙的身影正巧消失在拐角。

 

 

 

 

 

 

 

 

 

 

 

 

 

——————


聪明又机智调皮又伶俐的审神者当然是故意的╮(╯▽╰)╭别忘了执务室有监控 


下章修罗场吧……大概(远目)

 

最近终于稍微松了一点……于是各种艰难地抽空码字想要完结这篇,不想拖太久了(虽然已经)然而也实在太长时间没有写东西,有点找不回当初写上篇的欢脱感觉emm

而且字数又……(硬生生把标题的下改成了中(泣)

于是姑且是放飞自我了,正好hsb极化到现在我还没有写过……大概能算是复健?_(:з」∠)_

 

×

 

最后 @不要问只要吃 点文的小天使w估计之后最少还要再艾特你一次_(:з)∠)_

评论 ( 27 )
热度 ( 134 )

© 苟三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