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有点累orz

嫁刀长谷部。
甜党。佛系。杂食。爬墙选手。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约稿详谈)

(点文)[刀剑乱舞]绅士×2的偷税日常·上

※主压切

※男审,没有名字

※我流刀男

※私设有(用*标识)

※各种意义上放飞自我

 @不要问只要吃 小天使的点文!抱歉这么晚才放出来_(:з)∠)_大家点的梗都很有趣,考虑了很久非常难以割舍(つД`)于是最后干脆选了呼声最高的一个w

好久没写痴汉审了,写的时候还挺怀念的

那么废话不多说,这就开始吧↓↓↓

PS.【视角转换】的上下两部分可以当做时间线平行看待(´∀`)


——————


“那么,以上,还有别的问题吗?”


面前的男子笑容温文尔雅,和煦的目光扫过本丸主力部队的每一个成员。


“没有问题。”身为队长的压切长谷部低头应声,回答了这位审神者的问题。


“那么,就请出发吧。”审神者双手合十,随着一阵灵力的微光,他递出六个崭新的御守:“此行凶险,还请多加小心。祝武运昌隆。”


“……”长谷部盯着那堆御守怔了一瞬,才恭敬地接过,躬身行了一礼。


“谨遵主命。”


×××


第一部队的刀剑离开了。


“……”


直到他们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审神者面上笑容不减——甚至还有隐隐扩大的趋势。


然后,以跪坐的姿势大腿支起,膝盖以上的部分挺的板直,接着前倾——“扑通”一声,审神者脸朝下倒地,脸部精准地埋在柔软的棉垫里。


啊,还带着长谷部体温和气息的坐垫(安详脸)。


那么接下来去看刚刚偷拍的长谷部吧★


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做出了如何危险的脑内发言,审神者抱起坐垫,一脸^q^地坐到了电脑前。


他流畅自如地开机、输入为了保密性而设置的复杂度max超长密码、然后点开重重加密文档、再N次输入完全不同但同样超长的密码之后。


打开了新世界。


——眼前一片花花绿绿,全部都是关于压切长谷部的视频和照片。


啊,不过当然,(由于私房钱储量告急)针孔摄像头只有执务室有,其他的全都是审神者手动偷拍。


↑话说偷拍这种事情本身就已经很危险了吧。


这种变|态痴汉一样的存在绝对不能被长谷部发现呢。心里B数分明的审神者默默想道。


打开今天早上的新鲜视频,审神者又打开另一个加密文档,新建——“长谷部观察笔记1493”,然后把视频窗口与文档窗口缩小,并排,从抽屉中拿出眼镜带上,开始今天的日课。


每一段长谷部的视频都十分宝贵,认真做观察笔记是非常必要的。不仅如此,有的时候就连随手的偷拍也很可能蕴藏着新鲜的信息量,同样需要仔细分析。


在学习(?)方面,审神者从不允许自己怠慢。


毕竟这个男人太完美了!被掰弯他表示一点也不亏!!无论是日与被日他都愿意啊!!(危险发言)


不过长谷部应该对他并没有那种想法吧……想到这里,审神者顿了一下,还是决定缩回壳里,默默地圈地自萌。


吸食完今天份的长谷部能量后,审神者深吸一口气,检查了一遍笔记内容,点点头,关闭。


他揉捏着眉心,将(为了维持表面形象而特意买的)金丝边眼镜从鼻梁上拿下。然后,趁着今天长谷部出阵,他决定去做一件很久没做的事情。


——更新长谷部的内裤资源。


上一次更新手头的长谷部内裤资源,好像还是两个月之前的事情了。前两天在洗衣房踩点的时候,审神者发现长谷部最近新买了几条深灰色紧身四角弹力内裤。这种珍惜的新货实在少见,他必须搞上一条。这对扩充他的资源库十分重要。


而获取资源的计划,在决定第一部队的出阵时间时,就已经制定好了。


——那么,行动吧。


伴随雄壮的BGM,审神者关上电脑,一脸肃穆地站起身。


×【视角转换】>>>——


第一部队的刀剑离开了。


今天的目标是池田屋。


二短二胁二打,这是审神者为此次出阵所配置的阵容。


一路迅速地推进,第一部队的刀剑们身上多多少少都挂了彩,不过都是轻伤,目前看来撑到王点不是难事。


“接近战场了,已经看见敌人的踪迹。都打起精神,不容许有丝毫怠慢。”


压切长谷部长刀出鞘,锋锐的利刃在月下闪过寒光。藤色的眸子凛于黑暗,他良好的夜视能力敏锐地分析出敌军阵型,沉声制定好本次的作战方案。


“还有什么异议吗?”


得到其他刀剑的肯定回复,长谷部回过身,直视他们藏身之处的下方。


“好。那么——”


他将刀尖对准已经发现这里的溯行军。


“——行动吧。”


一声嘹亮的清吒,紫色的身影以凌然之姿跃入战场,身后的衣摆猎猎飞扬。


若说六图最难缠的,所有打过这里的审神者都知道——自然是那堆机动爆表的五花枪。


虽然自身机动堪比短刀,然而还是对面更胜一筹,长谷部依然不免受伤。


敌人似乎看准了他,猝不及防突进一击。


长谷部中伤。


意识到这一点,第一部队的队员不约而同,互相打了个眼色。队员中伤的情况并不特殊,不过刀剑们大都懂得保护自己,再加上审神者的细心,所以还是比较少见。他们默契地改变阵型,如往常一样分出一人,准备前去支援掩护受伤的队员压切长谷部——


然后,被分出的堀川国广就看见。长谷部把手伸进外套,然后隐蔽地迅速摸出什么东西看了一眼……


突然,他的表情变了!


“——我的刀刃是防不住的!!”


——斗、斗志突然高昂起来会心一击了!!


正举着刀要上前,却发现对方已经干掉敌人的堀川国广愣在原地。


长谷部的真剑必杀直接干掉了对面最后一把五花枪,这一场战斗也随之很快结束。堀川心情微妙地跟在身为队长的他身后。不知为何,对刚刚长谷部偷看的东西十分在意啊……


因为之后就是王点,所以虽然有风险,长谷部还是决定带伤前行。


然后在王点处,暗中观察的堀川发现在面对五花枪的时候,长谷部又摸出什么东西看了一眼——动作太快了没看清是什么,不过的确是从外套中拿出了什么东西。


然后他的眼神再一次犀利起来了!


“——将主的仇敌斩杀殆尽!!”


——真、真剑必杀了!!!


堀川国广一脸懵逼。


等等,长谷部的外套里是有什么吗?好、好在意!??


而另一边,压切长谷部面色如常。他收刀回鞘,转过身井然有序地安排收尾事宜,然后召集刀剑打道回府。


这一次他走在了最后。


然后,趁着所有人没注意,隐蔽地查看了一眼破损的外套。


——好险。衣服里偷拍的主的照片没掉出来。


长谷部舒了口气。


×××


第一部队的刀剑回来了。


——完美。


他甚至还顺便在长谷部的被子里打了会滚睡了一小觉。


↑字面意义上的,钻进被收放进壁橱的被子里睡的觉(高难度操作)。


正好收拾完一切犯罪证据,并且将顺利获得的资源安置妥当。审神者满意+满足地点头,将自己过于高昂的神态调至平稳,端坐在执务室中等待队长前来汇报战况。


时间卡的刚刚好。


没过多久,执务室的们就被敲响。


“请进。”审神者移开刚沾了墨水的笔,从空无一物的文件上抬起头。


长谷部还维持着中伤状态,开门走进了室内。他一撩下摆,跪坐在审神者面前的垫子上。手中的打刀随意放置一旁,与榻榻米碰撞的“咯啷”声干脆利落。


“第一部队幸不辱命,得胜归来。”


——腹肌。还有伤痕,带着血迹。


审神者在内心流着泪炸成烟花,顺便开始盘算今天偷拍到的珍惜资源是贴在被子里还是更新一下手机桌面。


不过在这之前当然是——手入。


心疼与愉快并存,审神者炸成烟花again。


×××


战况的汇报很快结束。


在长谷部再三“我一个人就可以”的毫无作用的推辞下,审神者与长谷部来到手入室。


“我是你的主公啊。”面对长谷部一张严肃的脸,审神者只是摇着头,面色有些无奈。“别推辞了,坐吧。我只是帮你看看背上的伤,那里不好处理吧?”


“……是。”无法反驳审神者的说辞,长谷部只得应声,然后脱下自己的上衣叠好放在一边。


他脱下衣服的时候动作没有丝毫停顿,背上的刀伤已经止血,却由于与衣物粘结又被粗暴地撕开。伤口皮肉狰狞地外翻,血液结成深褐色的痂块,与其他细碎的伤痕一同斑驳遍布在附近,重又被新鲜的红色浸染。


审神者皱了皱眉。“对自己更爱惜一些啊。长谷部。”


“我没有关系的,主。这种程度并无大碍。”前方背对着的人传来沉稳的应答,审神者抿唇,最后还是无奈地叹息。


他什么时候才能对自己稍微不那么客气呢……


这么想着,他盯紧近在咫尺的背脊,摩挲伤痕的目光逐渐凝固。


“长谷部,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瞒着我的事情?”


“主为什么这么说?”长谷部不解地微微回头,却并没有全部调转过来:“我并没有欺瞒过主上。”


“那么你也没有过带伤继续出阵咯?”


“……”


面前挺直的背脊一僵。


——果然啊。


毕竟经常为刀剑手入,对于伤口,审神者还是有些了解。也差不多能看出一点东西了。其实他也只是猜测,不过……


“你……唉,算了。反正说了你也不会听。”本来又想劝些什么,不过想到面前这家伙的性格,审神者还是决定放弃。


“……非常抱歉。”似乎也是一种迷一样的执着,长谷部默认了审神者的话,并没有多言。


或许不让他尽情地奉行主命,反而才是一种伤害呢……算了算了,反正只要他还在就好了。


审神者又在内心叹了口气,拿起一边手入的用具开始工作。


有审神者以灵力配合的话,手入的速度会加快很多*。队伍中其他刀剑的伤势较轻,已经手入完毕回去了。而伤势最重的长谷部,也在这之后很快结束。


“回去之后好好休息吧,最好能睡一觉。”


“其实我还可以……”


“这种时候就算是骗我也好歹答应一下吧?”审神者无奈地环胸笑着看他,眉心却微微拧起褶皱。


长谷部沉默了一瞬,最后才垂眸点头:“拜领主命。”


之后,长谷部与审神者面色如常地道了别。两人在手入室门口分道扬镳,然后回到各自的房间。


回房间的路上,审神者开始琢磨今天的收获,然后在内心激动地搓手手,迫不及待地想要处理今天新get的资源。


然后在自己的房间门口,好像踩到什么东西……


审神者低头,弯腰捡了起来。


——一张破碎的图片,看起来好像是什么照片的一角。


×【视角转换】>>>——


战况的汇报很快结束。


尽管长谷部再三推辞,然而审神者还是执意要为他手入。


这样下去可不太妙。


——毕竟他的外套里可是贴满了主的照片啊。


在前往手入室的路上,长谷部走在审神者的后半步。因此审神者并没有发现,身后之人露出了仿佛在王点发现检非违使一般严肃的神色,内心的对策已经列到了planZ。


在手入室里坐下后,长谷部几乎是发挥了毕生最高机动与智商,以一个相当迅捷的速度与角度计算了审神者的视线范围,并且快速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叠好放在一边。


为了掩饰他脱外套不太正常的速度,他在之后脱衬衫的时候也没在意太多,与伤口粘结的部分更是直接拔了下来。


反应过来的时候才觉得有些糟糕。虽然他不在意这些疼痛,不过他的主公一定……


“对自己更爱惜一些啊。长谷部。”


果然,后方的人表露出对他这种行为的不满。


——主在关心我。


内心被这一讯号刷屏,长谷部努力压抑住想要原地三百六十度前后左右上下漂移花式空翻旋转跳跃不闭眼的喜悦,勉强沉稳了声线,才如往常一般淡然回复:


“我没有关系的,主。这种程度并无大碍。”


对他来讲的确没什么大碍。这样的疼痛对于擅长战斗的刀剑来讲不过家常便饭。


不过对方突如其来的询问,让他不防愣了一下。


“长谷部,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瞒着我的事情?”


“主为什么这么说?”长谷部不解地微微回头,却并没有全部调转过去。对方的问题实在突兀,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只能连忙效忠:“我并没有欺瞒过主上。”


“那么你也没有过带伤继续出阵咯?”


“……”


——忘了这回事。


长谷部身子一僵。


他们的审神者身为男性,并不会过分温柔、对刀剑受伤的情况耿耿于怀。然而中伤的刀剑强行出阵,其实不仅是他,大部分审神者都是持反对态度的。


“你……唉,算了。反正说了你也不会听。”


还没等长谷部解释些什么,对方又叹了口气,干脆放过了这件事。


“……非常抱歉。”


无力的辩解卡在唇边,长谷部沉默一瞬,最后只选择了干巴巴的道歉。


对于主命,他一直是将自己的性命至于其后。


这是他对信仰的付诸,也是内心一直未曾明示的执着。不过有一点隐藏更深的是,这更是一种……他表达自己对主感情的方式。


不过主公应该对他并没有那种想法吧……


手入在长谷部的心不在焉中完成。他将破碎的衬衫简单套在身上,顿了一下,只是拿起地上的外套,并没有穿上。


“回去之后好好休息吧,最好能睡一觉。”审神者收拾完手入用具站起身,看着他笑道。


“其实我还可以……”


长谷部下意识就要逞强。然而话没说完,审神者却无奈地环胸笑着看他,眉心微微拧起——这已经是无声的抗拒了。


“这种时候就算是骗我也好歹答应一下吧?”


长谷部张了张嘴,最后才垂眸点头:“拜领主命。”


之后,长谷部与审神者面色如常地道了别。两人在手入室门口分道扬镳,然后回到各自的房间。


回房间的路上,长谷部犹豫了一会自己是奉行主命回去直接睡觉,还是先更新一下自己的审神者照片资源。


——刚刚趁着主转身的一瞬间拍下了背影,那个角度和光线刚刚好非常美味(?)^q^


最后还是决定,干脆先设为壁纸吧。正好他的手机桌面很久没换了。


回到了房间,长谷部对自己的住所进行了例行检查——毕竟他房间的隐藏角落,还有很多比如(手制)审神者公仔、(手制)审神者等身抱枕、(亲手印刷)审神者海报、(亲手偷来的)审神者的内裤等等重要物件。


最后,他打开壁橱,拿出自己的床褥,准备奉行主命铺平睡觉。


“……嗯?”


突然,视线在雪白的被褥上触及什么违和的东西。


他伸手捻了起来。


——那是一根头发,并且不同于自己的发色和长度。


















——————


是的这里是上篇!因为好像脑补的有点长我就分成两篇来发了´_>`


其实本来想仔细描述偷胖次和跟踪偷拍的内容,不过因为本丸里毕竟人多……总觉得最后会变成谍战片一样的东西orz本丸容不下那么多黑科技啦(说着藏了藏针孔摄像头)


这篇我脑补的时候还蛮开心的,但是写起来就总觉得不太有趣……


其实最近我写东西其实一直都找不到感觉,有点烦躁,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传说中瓶颈期了(虽然不知道我会不会有瓶颈这种东西)_(:з)∠)_


这个脑洞本身还是很有趣的!两个痴汉互相hshs什么的www总之如果还能喜欢我写的话非常感谢www!如果我没有写出想看的感觉的话emmmm我会在下篇里努力挽回一下的(つД`)

评论 ( 39 )
热度 ( 185 )

© 苟三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