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有点累orz

嫁刀长谷部。
甜党。佛系。杂食。爬墙选手。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约稿详谈)

[刀剑乱舞]关于本丸的新任审神者很讨人厌这件事14

※主压切婶

※女审,暂时没有名字

※婶婶战斗力爆表(大概)预警

※私设多如狗

※我流刀男

※各种意义上放飞自我

※长度不定,更新不定


OK?GO↓↓↓


——————


第三部队的刀剑在中午之前回来了。因为他们的撤退及时,而且大部分溯行军都是冲着审神者而来,基本只是一点轻伤。


而目前的状况,与本丸所有刀剑极其剧烈的反应不同,审神者那边根本就是毫无波动。


在这座本丸,审神者自身灵力的异常已经不是秘密。然而就好像有一层薄薄的冰覆于水面,审神者自顾自地在上方游走,其他刀剑摸不透她的想法,也不敢戳破冰层,贸然触及下方的水体。


“所以主公大人还没有表示过吗……”五虎退头顶着小老虎,坐在长廊外捧着脸颊。


“最近主公又不跟我们出阵了,这回连面都见不到……”萤丸百无聊赖地晃荡着双腿,嘴巴撅起,与鼻子间夹着一根随手捡来的树枝。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们的态度也已经很明显了,主公不应该感受不到才对啊。”乱藤四郎将自己的头发绕上手指,又松开,看着它从短暂的卷曲又变回柔顺。


“想告诉主公我们的心意……”前田藤四郎捧着茶杯,看着杯底的茶叶浮浮沉沉。


“可是又找不到机会……”平野藤四郎坐在他身边,手中把玩着一根杂草,眼神漫无目的开始飘荡。


“如果有谁能接近主公一点就好了……”和他们排排坐的秋田藤四郎,视线也开始朝着某一处瞟。


“是啊。有谁能接近主公一点就好了呢。”药研藤四郎双手撑着木质地板,干脆把头撇了过去。


“……”


↑被几振刀剑或隐晦或直接注视着的压切长谷部。


“我说你们,是谁前几天合伙排斥我啊。”长谷部嘴角抽了抽,他开始质疑自己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地方进行当番中途的休息。


“我没有哦。”药研藤四郎举起手。


其他刀剑纷纷装作看风景。


药总大概是本丸良心吧。


“不过,虽然不想承认,长谷部你的确是我们之中最接近主公的……啊啊真不甘心,你明明和主公的关系一开始很差不是吗,为什么突然走的这么近啊!”乱藤四郎鼓起腮帮,开始胡乱踢腿。


突然,他脑内迷之灵光一闪,一脸恍然大悟(误)地转过头来:“说,你是不是瞒着我们和主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诶?有、有瞒着我们的东西吗?”五虎退闻言顿时满面受伤。


“长谷部原来这么阴险……”前田藤四郎。


“原来长谷部觊觎主公这么久了吗……”平野藤四郎。


“哇好可怕……”秋田藤四郎。


“……”


长谷部额角青筋一崩,咬着牙撸起袖子,“你们这种一唱一和也是时候适可而止了吧?别随便给我加一些莫须有的设定啊!”


“哇——长谷部打人啦——!!”


“!?等、喂你们给我站住!”他还什么都没干啊!


“长谷部君?”


身后瞬间传来一期一振带笑的声线。


“……”


——你是飞过来的吗!??


还有刚刚出声的是萤丸啊你醒醒啊!!?


×××


总之,终于姑且是从一期一振的可怕微笑中逃出来了。


长谷部叹了口气,抓抓头发打算回去继续当番。然而在路过大道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许久未见的身影。


“主?”


“……啊。”


下意识的打招呼了。


对方似乎没想到自己会被发现,表情明显惊讶地回过头。不过那副鬼鬼祟祟的样子真的不适合她……有点想笑。长谷部憋住了。


“您要出门吗?”


掩饰性地清了清嗓子,长谷部转移话题般问道。

 

“啊……是吧。我要去万屋一趟。”顿了一下,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她最终还是问道:“我要去买一把新刀。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要一起来吗?”


对于她买刀这件事情,长谷部与其是理解,不如说是感到惊喜——这证明她很可能愿意留下来,甚至有再次和他们一起出阵的可能性。本丸除了他目前还没人知道审神者那把打刀已经碎掉,其实这才是她不出阵的主要原因。


不过随后的这个邀请实在出乎意料。长谷部努力抑制住内心各种意义上的喜悦,露出惊讶的表情:“怎么,想让我帮您提东西?”


“……”


审神者闻言突然沉默了。她的表情明显不是因为被戳破的心虚,而更像是一种难以启齿的尴尬。


“?”这个反应略有趣啊。长谷部挑了挑眉。


“……就是,上次出阵,你好歹也算是救了我。所以我就想说,有没有什么能作为感谢的东西……我也只能想到这个了。”


她的言语支支吾吾,显然是不擅长应对这样的情况——尤其对方还是本丸内最了解她,现在关系又有点尴尬的压切长谷部。


而另一边,姑且是听懂了审神者想要表达的意思,长谷部见她一幅“总之别多问了去不去给个准话”的表情,突然就笑了笑。


“怎么说对您也算是救命之恩,主难道打算买点东西就把我打发了吗?”他的语气轻快起来,带着点仿佛理所当然的讶异。


——嘴上又是“您”又是“主”的,其实这家伙根本就没把她放在上司的位置过吧?


清楚地从长谷部脸上看出了挑衅,审神者逐渐不再窘迫,双手环胸放松下来,自然而然进入了互怼模式:


“你很狂妄啊。主肯赐物与你,这难道不已经是需要感恩戴德接受的事情了吗?”


长谷部顺势接上。“您才是吧。既然身在‘主公’这一重要的职位,难道不更加应该树立起约束自身的标尺吗?”


“有什么好树立的,刀剑付丧神由审神者的灵力而生,以审神者为先也是天经地义。”嘴里说着如曾经别无二致的迂腐发言,然而现在的审神者面容轻松,并没有露出那般死板的表情。


虽然口头上没有说定,然而两个人已经抬起脚步,不知不觉往万屋的方向走去。


“就算身为刀剑付丧神,在主公的决断出现错误的时候也应该予以纠正。”


“然而身为你们的主公我可以选择不听。”


“那么您的意思是身为‘主公’就可以为所欲为?”长谷部双手插兜,斜着眼暼她。


“抱歉,‘主公’是真的能为所欲为的。”审神者笑了起来。


她知道长谷部突然和她斗嘴,只是为了缓解她的窘迫情绪。


内心除了小小的感激,也有一些更加复杂的情绪。


不过话说回来,给长谷部的谢礼,只有万屋的商品当然是远远不够的。


“那这样吧。我答应你一个力所能及的愿望,不过是在我的意愿范围之内。”审神者想了想,还是决定以这这种形式作为报酬。她也实在想不出还能给些什么了。


然而长谷部闻言只是歪过头来看向她:“虽然听起来很不错,不过‘在您的意愿范围之内’……这怎么想对我都是很亏啊。”


“能许诺你一个愿望就已经是我的恩赐了。”


“至少也得三个。”


“……你是听不懂人话吗,‘恩赐’是那么容易给的吗?”


“三个。”


“一个。”


“我可是因为您的过失而重伤,在手入室躺了很久才出来啊。”


“……一个。”


“我的刀刃也因为您那天的强行使用造成了二度损伤,额外修复了很久呢。”


“…………两个。不能再多了。”


“而且如果当初我没有跟上的话,您一个人鲁莽地行进,之后又走错了道,还……”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三个,答应你三个行了吧!”审神者不爽地“啧”了一声,开始自暴自弃。“长谷部你最近很膨胀啊!”


“多谢夸奖。”已经看透了对这位审神者抓住把柄就要尽快使用,长谷部只觉得神清气爽。


“我明明没有在夸你吧……”


“那么,我可以先兑现第一件事吗?”


没有等她说完,似乎是怕她反悔,长谷部的话语显得有些急促。


“……”


虽然目前的氛围十分融洽,甚至已经放松到理智都开始懈怠,然而她还没有达到忘记某些事情的程度。


……她差不多,也可以猜到是什么。


审神者深吸一口气。


“你说吧。”


逃避了这么久,她也是时候面对了。


“我希望,您能留下来。”长谷部停下脚步。他转过身,面对同样停下的审神者。


“不仅是我——这也是本丸所有人的请求。”


“……”预料之中的事情。审神者没有立刻回应,也没有对此作出任何表示。


不过,没有一口否定,这也已经是最好的结果。长谷部暗松一口气,开始乘胜追击:“首先,我对擅自泄露您的信息感到十分抱歉——目前,本丸的所有刀剑付丧神都已经知晓了您灵力的异常。


“可是他们都表示并不在意。


“就如同萤丸所说——能够战胜更强的敌人,也意味着能得到更多的提升。这又有什么不好。我们都是这么想的。”


“不过,这并不是重点。”


他直视着审神者,那双藤紫色的眼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比往常更加清晰地映出她的倒影。


“——重点是,我们都喜爱您,这份情感远远超于您所带来的困扰。所以,我们希望您留下来。


“至少,我们希望……您能够对离开本丸这件事,再更多地考虑一下。”


“……”


审神者别开眼。


过了许久,又或许其实只是一瞬。她才终于复又开口:“这是,三个要求之一吗?”


“如果可以的话,是的。”心脏跳的有些快,对于审神者关于这一点的想法,长谷部实在捉摸不透。此刻的他也难免紧张,生怕弄巧成拙。


审神者又深吸一口气,内心划过千思万绪,最后,才终于是无奈了一般,吐出一道深深的叹息。


“……真拿你们没办法。”


——这就是同意了。


然而得到了审神者的准话,长谷部却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等等,您说什么?”


“……好话不说第二遍。”


“能请您再重复一下吗?”


“不能。”


“拜托您。”


“如果这是你的第二个要求的话。”


“……”长谷部不说话了。


停滞的脚步再度移动,同时间的陈旧齿轮一起,缓缓推着两人往相同的方向前进。


审神者和长谷部都没有说破,让某些东西默默成为一种心照不宣。


——关于“留下来”,也在审神者的“意愿范围之内”这件事。


×××


审神者:你最近皮成什么样了心里没有点B数吗?


压切长谷部:B数?没有,我膨胀。

 

 

 

 

 

 

 

 

 

 

 


——————


脑补了某个片段的婶婶:

素材百度图片随便找的。边上不知道画谁随便糊了个不走心的搞事丸。


其实还有小剧场长谷部:

灵魂改图。


对不起婶婶鹤球长谷部请相信我真的是爱你们的(土下座)

 

话说突然觉得长谷部其实在背负着本丸的爱与和平(不是)


评论 ( 49 )
热度 ( 147 )

© 苟三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