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有点累orz

嫁刀长谷部。
甜党。佛系。杂食。爬墙选手。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约稿详谈)

[刀剑乱舞]有个粘人的弟弟是什么体验

※写着爽的。后续随缘。

※压切婶
※长谷部幼体化注意
※女审,有名字
※现paro
※我流刀男
※各种意义上放飞自我

OK?GO↓↓↓

——————

她不喜欢那个孩子。

有着煤灰色碎发的男孩,安静乖巧地并腿坐在沙发上,一点没有初到新家的好奇与兴奋。那双藤紫色的眼睛很漂亮,却空洞得仿佛阴影中停滞的玻璃珠。

刚从小学回到家里的菅原千穗只看了他一眼,便继续背着书包,脚步不停地回自己的房间。

一看就是从小养尊处优的孩子……那副听话的模样真令人厌烦。

“啊,小穗。”故作亲切的女声拦住了去路。

千穗抬起头,然后,一股不容拒绝的力量直接扯着她的背包带,将她强硬地推向沙发。

“介绍一下,这位是长谷部君。”

生理上作为她“母亲”的女人笑着说,脸上的表情不用看都是虚伪的和蔼。“从今天开始,他就是你的弟弟了。你们要好好相处哦?”

既然被抓住了,千穗也不打算反抗,于是干脆从善如流、且面无表情地和面前的孩子打招呼:“你好,我叫菅原千穗,从今天开始是你的姐姐。请多指教。”

她只希望能赶快解决这件事,好回到自己的房间做作业。

然而听见她的声音,名为长谷部的孩子却露出了明显惊讶的表情,好像完全没有想到她会如此友好地自我介绍。

他无措地纠结了一会儿,才下定决心一般,说出好像打了很久的腹稿,然而声音却小的可怜:“你好……我叫压切长谷部,请多多指教。”

结果犹豫了这么久也只说了这么点啊。

随便应了两声,千穗再次看向她的母亲,意思是询问“可以了吧我能回房间了吗”。

八成是那个前两天和她复婚的男人带来的孩子。她一点也没有与之接触的想法。

然而,这位母亲却显然不打算放过她:“长谷部君刚到新家还不习惯,小穗带他去房间里玩吧。客房没有收拾好,晚上长谷部君就先和你一起睡好吗?”

“……”

面前的男孩子看起来才不到十岁。听到她的话也只是拘谨地看了千穗一眼,然后又怯生生地低下了头,没有言语。

菅原千穗深吸一口气,勉强压下内心翻涌的烦躁,才故作冷静地回答:“我知道了。”

然后拉着长谷部果断回了自己的房间。

卧室门丝毫没有遭到泄愤,而是好好地被关上了。

千穗示意长谷部坐到她的床上,从书柜里随便给他抽了本书。然后自己放下书包,拿出作业,一言不发地坐到书桌旁。

卧室里丝毫没有因为多出一个人就喧闹起来。

身后安静了很久,才传来小心翼翼翻动书页的声响。不知为何,千穗就是觉得莫名松了口气。

虽然觉得很麻烦……但毕竟无冤无仇的,也做不到真的放着不管。

气氛一时间平和起来。菅原千穗逐渐沉浸在作业习题中,身后的孩子又太安静,她很快就忘了这回事。直到一口气全部写完,她伸了个懒腰回身收拾书包,才再次对上长谷部的双眼。

“!”对视的一瞬间,长谷部仿佛受惊的小动物般颤了一下,他立刻低下头,慌忙装作正在看书的模样。

“……”这孩子,难不成刚才一直在看她?

意识到这一点,千穗总觉得心情有点复杂。

倒不是说觉得膈应……只不过,这位新来的弟弟君也未免太怕生了。从刚到家里就没主动说过话,没人和他开口的话绝对不会先动嘴唇。本来还以为他是那种“乖孩子”的做派,难道只是因为怕生……?

“长谷部君。”

想了想,千穗决定先开口。

“啊、是!!”

对方好像被吓了一跳,猛地抬头回应。

“……不用拘谨。”被他夸张的反应惊到,千穗竟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半晌才憋出了几个字。“把这里当自己家就好。”

虽说她自己都没把这里当家。

她的话不过是谁都会说的客套,甚至语调也十分平板僵硬。然而闻言,那双藤紫色的眼睛却逐渐明亮起来,面容精致的男孩子缓缓绽开一个细小的微笑。

“嗯。谢谢你……姐姐。”

最后一声“姐姐”小到几乎听不见。

“……没事。”

对于对方突然的亲近很不适应,菅原千穗别过头,随意地回了一句:“去洗澡准备睡觉吧。我去问问母亲有没有你的睡衣。”

说完,她给他指了浴室的方向,就径自走出了卧室。

果然还是,很不习惯。

卧室门外,菅原千穗抿了抿唇,半晌,才无声地叹一口气,往父母的卧室走去。

路过拐角,来到了木质的门板面前。千穗抬手刚要敲门,里面却隐隐传来了争执的声音。

“——你竟然真的把那个孩子带回来了?”

“……”

她顿了顿,然后缓缓放下手,站在门外倾听起来。

“那个女人,当初已经决定了是她养,结果就这么丢下跑了,现在连在哪都不知道。我不接下来还能怎么办。”

“当初说好了不带孩子来!家里这一个我都嫌麻烦,你竟然又带来一个,我真是……”

“消消气消消气。往好处想,让那两个孩子在一块互相照应就好了,我们也能省点事不是吗?而且长谷部一直很听话,从来不会添麻烦。”

“……也是,小穗那孩子别的不说,还是挺懂事的。”

“……”

剩下的话,千穗没有再听。

这位母亲的不负责任她一直以来都再了解不过。果然是物以类聚,这位新来的父亲原来也是一样。

不过,他们说“丢下跑了”……所以,那个叫长谷部的孩子,是被二度抛弃过?

先是父母都不待见,离婚后被强制分配给了母亲,然而母亲又更加干脆地抛下了他远走高飞……

怪不得那么怕生。

原来是被疼怕了。

心头泛起一股不知是对于他悲惨过去的同情,还是同为不负责任父母的孩子的惺惺相惜。千穗皱了皱鼻子,直接转身回了卧室。

……算了,看样子是进不去了。还是回去找别的衣服给他穿吧。

回到自己的房间,浴室里已经响起了哗哗的水声。千穗在衣橱里翻了很久,最后还是让长谷部穿了她自己的睡衣。

因为家里有个不想照顾孩子的母亲,千穗的衣服往往直接买好了好几套。她已经尽量给长谷部找了一套相对中性化的,然而看到上面印着的图案时,还是迷之沉默了一下。

从浴室里出来的长谷部正穿着一身可爱的蓝底白色小兔子睡衣。不知是因为上面女性化的图案,还是因为这套衣服的主人是千穗,他拘谨地扯着衣角,四肢由于衣摆有些宽大而小心地缩在袖口里。

……嗯,还是挺可爱的。

注意到长谷部的脸蛋越来越红,千穗理解地别开视线。

“睡觉吧。”千穗说着,率先爬上了床,手脚利落地钻进被窝。明天还要上课,她一向早睡早起。

“顺便帮忙把灯关了,谢谢。”

“……好。”

床外沉默许久,才传来有些局促的回应。

“啪”的一声轻响后,卧室一片漆黑。

然身边的床褥缓缓下沉,发出细微的“咯吱”声。被子刻意留出的部分被掀开,什么人钻了进去,然后,一切又归为沉默。

“晚安。”

过了许久,久到千穗以为长谷部睡着了,身边却犹犹豫豫传来细小的声音。

“晚安。”

她干脆利落地回了一句。

“……”

然后室内彻底安静下来。

×××

第二天一早,总有良好作息习惯的千穗不需要闹钟就自然醒了。她迎着晨光坐起来,如往常一样伸着懒腰——

然后身边传来什么人的小声咕哝。

千穗差点吓了一跳。她回头望去,才看见是由于自己起床被拉走了被子的长谷部,正因着突如其来的寒冷而缩成一团。

长谷部的睡颜和平时一样乖巧安静,完全没有她想象中的男孩子的不老实。阳光温柔地洒在他的头发上,仿佛绒毛般镀了一层浅金,纤长的眼睫微微颤动,在脸颊上投下一片浅浅的阴影。

词汇量还不够充足的脑海里只能冒出“天使”这样的形容,千穗呆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应该叫他起床了。

“长谷部君。”她推了推长谷部的肩膀,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

“……嗯……”那双清秀的眉头皱了起来,看样子是稍微清醒了。

“该起床了,长谷部君。”千穗又晃了晃。

“唔……不要……”这次长谷部干脆将脸颊往柔软的枕头里埋了埋,甚至有些不满地鼓了起来,粉粉嫩嫩的看着很想戳一戳。

意识到对方是在赖床,千穗有些哭笑不得。原来白天那副乖巧模样的长谷部,也会有这种像是撒娇的时候。

然而撒娇在她这里是没有用的。千穗清了清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严肃一些:“马上要迟到了,长谷部君。请你快点起床。”

似乎是“迟到”两个字戳中了什么神经,长谷部终于睁开了眼。

“……”

然后,在看见菅原千穗的瞬间浑身僵住,并且脸颊越来越红,越来越红……

“早上好,长谷部君。”

见长谷部呆呆地看着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整个人都快缩进被子里了。千穗强忍住笑意。

“早、早上好……”

“去洗漱吧,然后等一会就可以吃饭了。”

“好……”

小小的男孩子一句一答地乖巧应着,然后红着脸下床,“哒哒哒”地跑去卫生间洗漱。

嗯,收回“不喜欢”的前言……如果男孩子都像长谷部这么听话的的话,还是可以勉强接受的。

菅原千穗默默地想。

从上小学开始,千穗就学会了给自己弄吃的。到现在六年下来,她已经完全习惯做饭这件事了。因为身高不够,家里还有专门买的小凳子,好方便她取到摆放位置比较高的东西。

快速地洗漱完毕,千穗便来到厨房熟练地开始煎蛋烤面包。饱满的鸡蛋磕在平底锅里发出“滋滋”的声响,面包机适时发出“叮”的一声,边上摆放的是甜甜的草莓果酱。

顺带一提,其实千穗更喜欢吃蓝莓口味。不过那瓶吃完了还没买新的。

“好香……是姐姐你做的吗?”

经历了早上的极度尴尬,或许是因为家里的大人都不在,长谷部看起来自然了一些。他对着桌上简单的早餐露出惊叹的表情,看向千穗的眼神顿时扑闪扑闪充满了崇拜。

“啊……其实都是很简单的东西。快点吃吧,一会还要去上学。”从来没被别人夸奖过,千穗感觉有些不自然,匆忙催促他快吃。

长谷部闻言双手合十,礼貌地说“我开动了”,然后听话地大口吃了起来。嘴里塞满食物让他的腮帮看起来鼓鼓的,一动一动像是吃食的仓鼠。

“不用吃那么快也可以。”千穗忍不住说道。

长谷部闻言抬起头,嘴角还有一点面包碎屑,附带粉色的草莓果酱。他露出一个笑来,“因为,姐姐做的东西很好吃。”

“……”

这孩子,不得了啊。说话这么甜的吗。

千穗觉得自己还是也赶紧吃比较好。

×××

那对不负责任的父母,还真是把这孩子丢给她就不管了。

询问过后才知道,长谷部今年是小学二年级,并且和她一个学校。千穗收拾完毕后就准备和他一起去上学。

“我们走吧。”

“好。”

走出家门的瞬间,有微小的力道扯住了她的衣角。

千穗回头望了望,穿着小学制服的孩子正扭捏地看向别处。与此同时,那股拉扯的力道也不见了。

她顿了一下,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地继续前行。

长谷部一直紧紧跟在她的身侧,一步也不肯远离。就连千穗为了避过行人而刻意绕了几步,他都要亦步亦趋地跟上。

然后,走着走着,千穗感觉手掌被什么人轻轻地触碰。

然而她的身边只有一个人。

一下,两下……

前方就是斑马线,熙攘的行人拥挤在路边,马上绿灯就要亮起。

三下……

绿灯亮了。

千穗若无其事地往前走。

终于,四下……而这一下没有离开。

仿佛终于鼓起勇气,却还是带着丝胆怯和小心翼翼。她被一双稍小的手,轻轻地握住。

那力道很小,仿佛只要她稍微一挣就能甩开。

“……”

菅原千穗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

真拿这孩子没办法……

她干脆收拢五指,抓牢了那只手。

掌心的温度柔软又稚嫩,在被施力的瞬间颤抖了一下。

然后,像是得到什么鼓励一般,缓缓地、缓缓地收紧。终于也回握住她。

身边的人脚步明显轻快起来。千穗装作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发现长谷部的脸上竟然带着丝满足的笑。

啊,啊。

她好像已经隐约能够预见,在几乎只有自己和这孩子共同生活的未来,对方会粘人到什么程度了。

嘛……算了。

毕竟就算觉得麻烦,他们两个人必须互相照应着生活,也已经是无法改变的现实。

就这样……其实也不错吧。

至少现在,是两个人了。











——————

正太部是好文明。(安详躺下)

他是天使。(正直)

最近突然沉迷小男孩,然后没控制住自己的痴汉之力有了这个产物。可能未来的某一天会有后续吧……毕竟目前只吹了正太部的可爱,还没有吹他的帅气。(flag)

总之随缘吧,溜了溜了(

评论 ( 45 )
热度 ( 313 )

© 苟三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