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有点累orz

嫁刀长谷部。
甜党。佛系。杂食。爬墙选手。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约稿详谈)

[刀剑乱舞]关于本丸的新任审神者很讨人厌这件事05

※主压切婶

※女审,暂时没有名字

※婶婶战斗力爆表(大概)预警

※私设多如狗

※我流刀男

※各种意义上放飞自我

※长度不定,更新不定


OK?GO↓↓↓


——————


“哈?所以为什么要我去?”

 

被一群短刀推搡恳求着,长谷部皱起眉头一脸不情愿。

 

“因为只有长谷部路过那里才最不会被怀疑啊~”乱藤四郎双手合十,闭起一只眼睛讨好地笑:“拜托嘛长谷部!主公就快来了这是我一生一次的请求——”

 

所有短刀见状也围的更紧,纷纷能拽衣角的拽衣角,凑不上去就睁大眼亮晶晶攻击。

 

一期一振在他们身后对长谷部微笑着。

 

……一生那么长不要随随便便就说出唯一请求啊。

 

从一期一振的笑容里感受到了谜之杀气,长谷部抽了抽嘴角,试图做最后挣扎:“不需要我也无所谓吧,看好距离不就好了吗。”

 

“可是我们藏起来就看不见了啊!”

 

“……”

 

“所以拜托了嘛长谷部——”

 

“……”

 

“拜托你——”

 

“……”

 

“拜托拜托——”

 

“……”

 

“长谷部最好了~”

 

“…………”

 

等等最后那个声音是鹤丸吧你来凑什么热闹啊。

 

接收到长谷部阴沉嫌弃的眼神,一秒理解他意思的鹤丸国永骄傲地挺了挺胸:“因为我是这这个计划的主导者啊!”

 

“原来你就是主谋啊。”

 

“……不要说‘主谋’那么难听啊。”

 

长谷部还想说些什么,然而这时一直在观察院落的平野藤四郎焦急地回过头来:“不好了,主公她过来了!”

 

“什么!”五虎退紧张地抱紧了小老虎,看了看平野又看了看长谷部:“可是,可是……”

 

“总之就拜托你了,长谷部!全本丸都会感谢你的!!”熊孩子担当鹤丸国永当机立断,一把将长谷部从拐角推了出去。

 

“什——”

 

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踉跄着进入了审神者的视线范围。

 

与远处的审神者对视一眼,又错开视线。长谷部无奈地叹了口气,站直身子开始假装若无其事地路过。

 

——本来短刀们都以为无法和这位主公无法打好关系了。然而上一次吃了审神者帮忙做了早饭,他们又逐渐燃起了希望。

 

所以现在,他们都在筹备着给审神者一个惊喜。

 

“还是想和主公更亲近一点……”

 

“虽然看起来很严肃,但是主公并没有做过过分的事情……所以果然是个温柔的人吧?”

 

想起短刀们之前讨论时说的话,还有那一双双闪烁着渴盼的眼神。长谷部抓了抓头发,目光有些复杂地看向那道越来越近的身形。

 

最近后山上的万年樱开了,可是审神者从来不会去那里。所以短刀们干脆摘了很多花樱花瓣做了个花球,并在这个无论去哪里都必然经过的庭院上支了根细索。他们打算在审神者路过的时候,让花球从她头顶略过,然后设计好的花球会逐渐散开,造成樱花一路下落的美丽(想象中)景象。

 

而现在,短刀们需要藏在屋顶上放花球。可是如果想要看见审神者在哪,自己的位置又容易被发现。所以就需要一个能够提醒他们审神者位置的人。

 

本丸的刀剑本来就少,而思来想去,能够有正当理由路过审神者,又不会被感觉不对劲的,只有正巧也在今天有当番任务、需要路过那里的压切长谷部最合适。

 

虽然他本人极不情愿。

 

这位审神者习惯提前安排好一周的当番表,没记错的话后天是他和一期一振……算了,就当做是给自己省点麻烦了。

 

长谷部安慰自己般想着,一边装作自然行走的样子,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审神者的位置。

 

还有五米,就差不多是之前计算好的位置。

 

还有四米。

 

三米。

 

两米。

 

一米——

 

距离已经到达了合适的点。长谷部一手虚握成拳,放在唇边轻咳一声。

 

审神者看了他一眼。

 

两人擦肩而过。

 

然后,从她身后的屋顶,缓缓冒出一个粉色的花球,并顺着细索滑了过来。

 

——可是,好像哪里出了点差错。

 

压切长谷部的眼眸微微睁大,看着那团因为细索下垂而越来越快接近的粉色球体。屋顶上的短刀们更是张大了嘴巴,一脸的惊慌失措。

 

原本设计好,应该散成花瓣的花球,并没有散开。

 

更糟糕的是,因为花球本身的重量,原本就不是很高的细索更是垂的有些低。而且随着球体的下滑,正在变得越来越低……

 

长谷部回过头,然后不忍直视地捂住眼睛。

 

——没意外的话,那个花球,应该会正好砸到审神者的头上。

 

这已经不是一般的糟糕了!

 

屋顶上的短刀们骚动起来,然而他们的位置肯定赶不上花球的速度——然后纷纷将视线对准了长谷部。

 

“救命——!!”

 

↑压切长谷部接收到了这样的讯号。

 

这让他怎么救啊!拿刀砍了那个花球吗!会被审神者认为是袭击的吧!?

 

电光火石之间,长谷部“啧”了一声,还是拿起了刀,打算冲上前用刀拵把那团花球打散。

 

然而就在此刻,审神者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警觉地回过头。

 

——与此同时,似乎是条件反射的,她飞起一脚,直接将那个花球踹了出去!

 

众脸懵逼。

 

然而更加懵逼的是正拿着刀,保持预备前冲动作僵在原地的长谷部。

 

“!!?”为什么那个花球被踹了一脚还没散架啊???

 

看着那团越来越近的粉色球体,它的轨迹正不停地有花瓣飞落,甚至夸张地带出了呼啸的罡风。长谷部下意识拔刀,瞬间将之砍成两半。

 

然后,几乎是刀锋劈开花球的同时,“嘭”的一声,纷纷扬扬的樱花瓣撒了长谷部一头一脸一身。

 

“……”

 

“……”

 

空气陷入令人窒息的沉默。

 

——完蛋了。

 

这是所有短刀的心声——不仅是因为这个计划的失败,也是因为牵连了无辜的压切长谷部。

 

哇怎么办……长谷部僵住了诶……虽然他们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但是对方肯定生气了……

 

“魔王刀”三个字齐刷刷闪过短刀们的脑海。

 

“……噗嗤。”

 

然而一声轻笑,突兀地打破了这段僵持的沉默。

 

所有刀剑都循着声源望去——于是,便见那位一直板着脸、看起来不苟言笑的审神者,正破天荒地勾起唇角。

 

“笑……笑了!”还是第一次看见审神者的笑容,五虎退睁大了眼。

 

“你这是什么狼狈的姿态……刻意来取悦我的吗?”一脸嘲笑地看着正黑着脸清理身上花瓣的长谷部,审神者毫不客气地出声。

 

“很抱歉我并没有这种毫无意义的癖好。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后果我想您应该去问那群短……不对,应该去问鹤丸国永。”

 

短刀们做不出这种无聊的事,那应该只有鹤丸了。

 

况且那家伙还是整件事情的“元凶”。

 

长谷部咬牙切齿地摘着身上的花瓣,并在心里琢磨着该怎么算账。


“嗯哼?”疑惑地挑了挑眉,审神者抬起头——然后将视线准确无误地投向短刀们藏身的方向:“所以,你们不打算下来给我解释一下?”

 

“……”

 

被发现了。

 

而且看起来是早就被发现……

 

屋顶后的短刀们对视一眼,然后纷纷跳了下来,低着头走到审神者面前。

 

“对、对不起……我们本来是想给您一个惊喜。”前田藤四郎一脸愧疚地道歉,并把原本的计划阐述了一遍。“……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总之,非常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他说着深深鞠了一躬。与此同时,其他短刀也齐刷刷地道歉,并和他一起弯下腰。

 

空气突然沉默下来。


良久,头顶似乎传来一声叹息。

 

短刀们握了握拳头,心脏瞬间紧张地拔高。

 

——主公在叹气……这是,什么意思?是对他们失望了吗?还是……

 

“都抬起头来,我没有生气。”

 

审神者的声音轻缓平稳,的确没有任何生气的迹象。

 

然而不知为何,似乎隐约能听出一股无力感。

 

短刀们由于紧张没有察觉。只有一边的长谷部,在听见她的话时微微皱起眉头。

 

“你们的心情我接收到了,非常感谢。我很高兴。”审神者说着看了眼长谷部,这一声“高兴”有些意味不明。“不过,这种‘惊喜’以后还是不要做了。毕竟会不太好收场。”

 

她指的是那一地乱七八糟的樱花。

 

“是……真的非常抱歉……”五虎退低下头,脚边的小老虎抓了抓他的鞋子,在他腿上蹭了蹭。

 

“不用道歉,我还是很开心的。”见五虎退这么失落,审神者没忍住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可是,她也就止步于此,并没有说更多的话了。

 

没有顺水推舟地承诺“那下次我们一起去看真正的万年樱吧”,也没有继续说出能够拉近刀剑们好感度的语句。

 

她只是挥挥手,轻描淡写地留下一句:“那么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就这么转身离开了庭院。

 

“啊,对了。收拾庭院的事情,就交给长谷部吧。”走到一半,审神者回头又加了一句,“毕竟是他劈开的花球。”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

 

“……???等——”刚刚把身上花瓣全部清理掉的长谷部一脸懵逼。

 

然而对方已经走远了。

 

“主公……是不是果然不高兴?”

 

乱藤四郎看着审神者的背影消失在拐角,有些不安地开口。

 

“我想并不是。主公不是说了很开心吗?她应该不至于骗你们。”一期一振走了过来。虽然他的目光也有些担忧,但还是安慰地摸摸乱藤四郎的脑袋。

 

“嗯……”

 

“不说这个了。打起精神吧。”见短刀们又消沉下来,一期一振拍拍手,笑着说出了、在现在这个场合有些可怕的话。

 

“不要忘了,我们还要去找一个人算账呢。”

 

“……啊。”

 

短刀们反应过来。

 

一边正准备跑路的鹤丸国永打了个冷战。

 

他干笑着回过头,便看见所有短刀、包括一期一振,和后面的压切长谷部,都在用危险的眼神看着他。

 

“你……你们听我解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鹤丸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欲哭无泪。

 

当初帮短刀们设计了那个花球,他的确是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毕竟这也是他们的一片心意。可是他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搞事之心,所以一个人又跑去捡了许多花瓣,做了一个整蛊用的花球。

 

然而万万没想到,今早短刀们去拿存放在他那里的花球的时候,错拿成了整蛊用的那个……

 

也是怪自己没有收好……鹤丸双手合十说出真相,难得地低下了头,陈恳地对他们道歉。

 

“嘛……其实,也不全是鹤丸殿下的错。而且这个结果,其实也很好吧。”一直没出声的药研推了推眼镜,无奈地笑着说。

 

“是啊。”秋田藤四郎接道,“毕竟,我们也看见主公笑了呢。”

 

“能看见主公的笑,已经很好了。”虽然好像是嘲笑长谷部的样子……五虎退说着偷偷看了眼长谷部的方向,发现对方还在黑着脸后迅速转回视线。

 

“那么,这件事情算是圆满结束了?”一期一振笑着做出总结词。

 

“是——”

 

短刀们纷纷扬声回应。

 

——哪里圆满了啊。

 

看着他们高兴的样子,压切长谷部只想抽搐唇角。

 

为什么他一个路人不仅要被无辜牵连,最后还要帮忙收拾烂摊子??

 

“长谷部君。”一期一振走了过来,面色看起来也有些愧疚:“非常抱歉牵连了你。我帮你一起收拾吧?”

 

“……不用了,你去照顾短刀们吧。”面对一期一振的道歉,长谷部在内心叹了口气,还是决定算了。

 

反正……结果还算好吧。

 

虽然对他来讲一点也不好。

 

看着这散的到处都是的樱花,长谷部决定下一次轮到和鹤丸手合时一定不留情面。

 

×××

 

压切长谷部:恕我直言,您这是公报私仇。

 

审神者:哦。(理直气壮)

 

压切长谷部:(憋屈扫地)

 


 

 

 

 

 

 

 

 

 

 


——————

 

小短刀的婶婶接近大作战*٩(๑´∀`๑)ง*短刀们都是天使——(流泪呐喊)

 

忍不住想给退退加戏他实在是太可爱了呜呜呜尤其极化之后拿誉会说“请摸摸我”什么的(掩面爆哭)我能给他摸秃!!!(你住手)

评论 ( 33 )
热度 ( 190 )

© 苟三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