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有点累orz

嫁刀长谷部。
甜党。佛系。杂食。爬墙选手。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约稿详谈)

[刀剑乱舞]关于我的长谷部突然变成女体这件事

【排·雷·必·看】

※长谷部女体女体女体预警

※本文长谷部本体性别为男

女审女审女审

※压切婶交往前提

※我流刀男

※各种意义上的放飞自我

 

OK?GO↓↓↓

 

——————

 

今天晚饭吃的有点多。

 

都怪烛台切刚巧做了她爱吃的……审神者摸摸有点鼓起来的肚子,打算到庭院里去散个步消化消化。

 

“主。”

 

“啊,长谷部。”绕过拐角正巧看见长谷部迎面走来,审神者干脆做出邀请:“我正要去散步消食,一起吗?”

 

注意到审神者一直摸着自己的肚子,长谷部挑眉问道:“晚上吃多了?”

 

“是啊。烛台切的厨艺又精进了。”

 

审神者只是随口一答。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长谷部的眸子暗沉下来。他弯下腰凑近了脸:“主不觉得,在我的面前夸奖别的男人,有点不妥?”

 

很大的醋味啊。

 

面对这张逐渐放大的俊脸,审神者面不改色。“怎么,今天很反常啊。吃烛台切的醋?”

 

“是主的错啊。”见对方不为所动,长谷部干脆将她推到墙上,把脸埋进她的肩窝:“这几天您很忙不是吗?我们已经很久没这样独处了。”

 

肩窝处传来气息拂过的麻痒,身体也被紧紧搂住无法动弹。难得见对方这样粘人,审神者有点哭笑不得:“喂喂,所以你这是在撒娇?”

 

“不行吗?”

 

“当然可以……不如说很欢迎。”

 

“那么……我也可以撒娇,索要一点补偿?”

 

“你想要什么补偿?”

 

长谷部抬起头,伸手捏住审神者的下巴,唇与唇的距离贴的极近:“您刚刚说,想要消食是吗?”

 

“是啊。”审神者笑了笑。那双藤紫色的眸子近在咫尺,她可以清楚看见其中氤氲的某钟欲望。

 

“您不觉得……有种运动比散步更好吗?”双唇压下,细细研磨。

 

“比如?”手臂勾上对方的脖颈,身体的距离拉得更近。交叠的唇缝泄出轻语。

 

长谷部轻轻勾唇,用身体回答了这个问题。

 

先是唇瓣之间细腻的摩擦,然后是一方邀请性质的张嘴啃咬。紧接着,两舌的纠葛黏着又绵密,津液翻搅之声掺杂着换气时的低哑粗喘,一点点飘散在傍晚寂静的长廊。

 

两个人都没有闭眼,唇舌交战间,似乎是眼神的激烈较量。

 

最后长谷部将审神者打横抱起,直接一路亲着回了卧室。

 

×××

 

果然是很久没吃到肉了,这么生猛。

 

虽说常年习武,又有灵力傍身,然而面对恋人如此的不知节制,审神者还是感觉有点吃不消。

 

不过最近的确是很忙,冷落他了,也可以理解。

 

这么想着,审神者觉得这个点也该起床了,便就着恋人的手臂翻了个身——说起来这手臂怎么感觉有点奇怪……

 

然后,脸上就撞到了两坨柔软的东西。

 

“……?”

 

还没睁眼的审神者有点懵逼。

 

她将自己的脸从那绵软的好像是肉的触感中拔出,终于睁眼一看——然后差点没把面前之人一脚从床上踹下去。

 

——我床上的这个女人是谁???

 

“……主?”

 

似乎是被审神者的动静闹醒,陌生的女人揉了揉眼吐出一个词汇。一双藤紫色的眸子还带着些水润,疑惑地半眯着看向她。

 

等等,她说……“主”?

 

审神者终于从惊吓中冷静下来。

 

她昨晚是和长谷部一起睡的绝对没错。现在长谷部不见了,而且说起来,面前这个人的发色和眸色都和长谷部一样,身上啪啪啪的痕迹也能与印象中对的上,最重要的是……仔细一看,长得的确也很像。

 

所以……这家伙……难道是…………?

 

“怎么了,为什么看着我发……呆……”见审神者一脸严肃地盯着他不动,长谷部疑惑出声,却越说越听出来不对。

 

……啊,声音也变尖了。

 

长谷部低头,视线划过比起以前可以称之为纤细的手臂,然后一眼看见了自己的两坨欧派。

 

“……这是胸吗?”他伸手戳了戳。啊,软的。

 

“……这是胸吧。”完了。长谷部看起来好像已经不会思考了。

 

“……”

 

“……”

 

床上的两个女人对视着,身上还有明显的事后痕迹,就这样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

 

总之,最后姑且是冷静下来接受现实了。

 

虽然还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变成女体,也不清楚什么时候会变回来……这些暂且放在一边,目前最重要的是本丸里的大家应该怎么解释。

 

——绝对会被鹤球嘲笑至死吧。

 

审神者和目死的长谷部同时想道。

 

“话说,长谷部的胸很大啊。”毕竟是合身的衣服,审神者已经快速将自己清理完并换好了。而由于原本的衣服还是男性的,长谷部正艰难地扣着衬衫的扣子。

 

“是啊。和您完全不同。”终于勉强扣上最难扣的一个,长谷部感觉有点闷,但姑且还是松了口气。他反驳的有些不自然,显然还是没有适应现在的身体。

 

没有在意长谷部的日常嘲讽,审神者几步上前,从身后一把握住那对软肉,恶意地揉捏起来:“胆子不小啊,仗着此刻的优势来嘲讽我?”

 

“嗯哼……”胸前传来陌生的感觉,让长谷部眼睛下意识睁大,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他很快反应过来控制住,脸颊有丝红晕,嘴上却是毫不留情地反击:“我可没有嘲讽,只是陈述事实。”

 

“等等……你刚刚好像发出了很可爱的声音?”尽管收的快,但还是被耳尖的审神者听到了。

 

“您是指昨天晚上您发出的那种声音吗?”被发现了也没有慌乱——表面上。

 

还真是丝毫不让啊。

 

审神者撇撇嘴——女性的某些敏感点,她自然比原本是男性的长谷部清楚。而且这种问题也不需要认真回答:“那这样如何?”

 

说着,手指灵活地动了起来。

 

“哈……嗯……住手……”果然,长谷部故作冷静的模样一秒崩坏。

 

“若我说不呢?”唇瓣贴上脖颈,舌尖探出轻触——微咸的味道,却是比以往男性身体更为细腻的触感。

 

舔吻上那人脖颈的一瞬间,果然怀中传来对方触电一般的轻颤。然而还没来得及继续下一个动作,前伸的手猛地被抓住,身体骤然失重,然后整个人就被推倒在榻榻米上。

 

背脊碰撞的有点闷痛,审神者没有在意。她抬起头,一张万分熟悉、此刻却带上了女性柔和的脸近在咫尺。

 

“您很大胆啊,主。”长谷部将审神者的双手固定在头顶。柔软的长发自然下垂,落在肩头与审神者的胸前。他的脸上还带着未褪的红晕,眸子正危险地半眯,纤长的睫毛遮盖下,藤色的波纹在微微摇晃。

 

哪怕身体改变了性别,他的力量也没有丝毫减弱。

 

“我难道不是一直这样的吗?”

 

或许是仗着对方现在还不适应身体,又或许是一种新奇感带来的微妙兴奋。审神者看起来比以前鲜活不少,笑容也扩大了一些。

 

“真是狂妄啊。因为是现在的我,所以开始不知天高地厚起来了吗?”伸手解开对方刚刚穿好的衣襟,长谷部突然笑了起来,看起来似乎有点恼羞成怒。他将手指缓缓探入,指腹触及一片柔软。

 

“哇哦,你这话才是真的不知天高地厚吧,对待主人口气不小啊。”被同性做出这种事还真是新奇的体验。不过审神者也有些兴奋,脸上是明显的跃跃欲试。

 

“非常抱歉,主。”凑近,亲吻。“不过就算是变成女性,我也不会对您手下留情的。”

 

“诶——那我拭目以待。”接受了这个吻,她扬起脖颈一点点回应。

 

结果就是,两个人在卧室里又磨蹭了好久。

 

等终于觉得差不多也该出门的时候,时间已经快要中午了。

 

“所以,你打算怎么和他们说?”

 

嘴里叼着发带,审神者正在重新束起头发,声音听起来有些含糊。

 

“就这么直说吧。”长谷部走了过来,修长的手指接过审神者的头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恢复,藏着掖着也不是办法。”

 

“也是。”嘴里叼着的东西传来拉扯的力道,审神者坏心眼地合紧牙齿僵持了一会。直到嘴上被指腹扣住,下唇被大力搓揉,这才松开让他拿走发带。

 

“上面全是您的口水。”身后传来长谷部毫无波动的声音。“您真的有善待我送您的东西吗?”

 

“有啊,这就是我表达喜爱的方式。”审神者晃了晃脑袋,然后被轻拍了一下示意别动。

 

将发带擦净后给她束好头发,长谷部伸手搂住她:“所以经常在我身上留下您的体液,我可以理解为您也非常喜爱我?”

 

“面色如常地说出了非常羞耻的话呢。”背上隔着衣料,传来软肉挤压的弹性触感。审神者抬手抚上他变长的头发,镜子里的两个女人姿态亲密:“是啊,我非常喜爱你。”

 

“……”

 

身后的人突然愣住了。

 

“怎么了?”

 

镜子里的另一张脸突然不动了,审神者回过头直视他。

 

“……没什么。”被她深灰色的眼眸注视,长谷部才回过神,微微笑了笑,将额头与她相抵:“只是,非常高兴而已。”

 

没想到自己随口的告白就能让对方这么开心,审神者捏捏他泛红的耳朵:“那作为回报,你也让我高兴一下?”

 

“我爱您。”

 

“……”

 

“怎么了?”

 

“……没有。只是,你还真是相当直白啊。”

 

“多谢夸奖。”

 

抬手抚上面前之人微红的脸颊,长谷部闭上眼睛,享受难得温存的一刻。

 

×××

 

事实证明,就算是改变了性别,对长谷部来说也没有丝毫影响。

 

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就和所有人坦白了这一突发事件,除了鹤球被暴力丢出去外,其他刀剑都从震惊转为接受了事实。

 

“只是,看你这幅样子,还真是不习惯啊。”

 

长谷部转过头来,面对正心情复杂看着他的鹤丸国永。

 

“怎么,我变成了女人对你影响很大?”相当豪气地扛起锄头,这个动作若是原本的长谷部做出来不会有丝毫不妥,然而现在这个柔顺长发身姿丰满的女人……脑补了金刚芭比的鹤丸国永在内心跪地道歉。

 

“……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在想什么不好的东西。”

 

“绝对没有。”秒答。

 

挑眉对他的反应不置可否,今天是他们两个畑当番,长谷部回身继续挥舞锄头工作。

 

“话说,明明今天当番还起的这么晚啊长谷部。”想起今天接近中午长谷部才出现,鹤丸忍不住抱怨。

 

知道他更多的是打趣,长谷部面不改色:“就算我来早了你也不会工作吧。”

 

“长谷部你很过分诶。大白天的瞎说什么大实话。”

 

“哦。”冷漠。

 

时间很快到了晚饭,长谷部吃饭的时候本来就十分规矩,现在性别一变,看在所有人眼里就有颇有一种……与其说是大家闺秀,不如说是贵族家庭的大小姐的感觉。

 

用这种形容词总觉得很对不起长谷部啊……刀剑们纷纷沉默想道。

 

饭后,长谷部又去和审神者黏在一起。

 

“是因为变成女性之后就粘人了吗?以前都不会这样呢。”面对开门进来的长谷部,审神者挑了挑眉。

 

“只是不想和那群人待在一起而已。”长谷部在审神者身边坐下,伸手帮她拿过文件。“用我帮忙吗?”

 

“不用,我快处理完了。”知道身体上的变化或多或少还是会让他觉得不自在,审神者可以理解。“做完这些我们去散步吧。”

 

“好。”

 

其实不管做什么都行,只要和她在一起就好。

 

哪怕其中一方改变了性别,对这两个人的相处似乎也没有任何影响。

 

刚刚的“快处理完”似乎立了个flag,时间过了很久,审神者还在看文件。长谷部看着审神者认真的侧脸,难得觉得自己实在很闲。

 

于是当审神者终于做完所有的工作,长谷部已经撑着脸颊开始打盹了。

 

“……”刚刚想呼唤对方的名讳,在看见他状态的时候生生止住。

 

面前的人有一张她记忆中再熟悉不过的脸,唯一的区别是线条不再硬朗,而是充满了女性的柔和。他的短发也随着身体的改变拉长,此刻正乖顺地垂落肩头,搭在包裹着衬衫的胸前。

 

说起来,恋人女体化后的胸比自己要大什么的……这个事实有点悲痛啊。

 

审神者心情复杂。

 

长谷部的脑袋因为打盹而一点一点,与那张脸看起来异样的可爱。审神者看着看着,也撑起脸颊专心打量起来。

 

恋人女体化后比自己还要可爱这件事,也很让人心情复杂呢。

 

“……主?”

 

指背的滑动让这一下没有撑住,长谷部的脑袋差点砸到桌子上,人也瞬间清醒过来。他睁开睡眼,才注意到审神者正看着他。“您处理完了吗?为什么不叫我?”

 

“因为长谷部太可爱了,没忍住多看了一会。”审神者笑眯眯地道。

 

很少被这个人夸奖“可爱”,长谷部愣了一下,才无奈地道:“别夸男人可爱啊。”

 

“可是长谷部现在是女人啊。”

 

长谷部似乎被噎了一下,才别开视线开口:“……就算是女人,也是您比较可爱。”

 

“……”这回换从没有被夸奖“可爱”的审神者愣住了。

 

对视的两个人有些沉默,过了几秒,才噗嗤笑开:“好了好了,还是别扯可爱的话题了。我们去散步吧,很久没一起走走了。”审神者站起身,理了理衣服开口。

 

“好。”

 

长谷部牵起她的手,十指相扣,往庭院走去。

 

×××

 

本来还以为女体化能维持多久,结果第二天一早长谷部就恢复了。

 

前一天晚上还埋在柔软的胸脯入睡,结果一觉醒来就变成硬邦邦的肌肉什么的,审神者不由得露出嫌弃的眼神。

 

“……您看起来对我的女体十分怀念?”

 

本体的男音因为刚醒而低沉暗哑,长谷部抚上审神者的腰际,缓缓收拢将她拉近。

 

“你别连自己的醋都吃啊。”

 

感受到抵在腿根的玩意,审神者挑眉无语。

 

“这是自然反应。”长谷部一个翻身将审神者压在身下:“主不打算欢迎我吗?”

 

“欢迎你什么?欢迎你的小伙伴回来了?”

 

“如果您这么欢迎的话,我也不介意给予您一些‘谢礼’。”

 

“别一大早就面无表情地开黄腔啊。”

 

“没记错的话似乎是您先开始的。”

 

两个人保持着危险的姿势,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地怼了起来。

 

“好吧好吧。”察觉到对方的手已经开始扒衣服了,审神者只得配合地吻上他的唇:“欢迎回来,长谷部。”

 

“非常感谢。”长谷部笑着接受这个吻,然而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那么接下来是谢礼。”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挑眉。

 

“没关系。这是附赠品。”封唇。

 

于是,今天的早晨也是精力充沛。

 

 

 



 

 

 

 

 

 

 

 

 

 

——————

 

由之前的摸鱼延伸的脑洞↓↓↓

 

其实本来这篇是作为《关于本丸的新任审神者很讨人厌这件事》的无责任番外,设定时间线为正文完结以后相当久,因此两个人的相处也变得坦率。不过写着写着不小心过于坦率了orz所以就请自由理解吧。

 

两个强势的人谈恋爱真的太棒了呜呜呜各种疯狂互撩什么的!!!而且总觉得这只长谷部变成女体好像和没变没什么区别的样子啊(

 

“就算是变成女性,我也不会对您手下留情的”这句话借用@友並!这句真的太带感了呜呜呜然而总觉得没有用好(掩面泣)

 

总之终于在中秋结束之前码完真的太好了!大家中秋快乐!!是的没错这其实是中秋贺文()

评论 ( 47 )
热度 ( 274 )

© 苟三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