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有点累orz

嫁刀长谷部。
甜党。佛系。杂食。爬墙选手。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约稿详谈)

[刀剑乱舞][压切婶]我家的刀剑付丧神总想拉着我神隐(番外)

※暗堕长谷部×社畜审神者

※私设大量,背景主现世

※女审,有名字

※我流刀男

※各种意义上的放飞自我

OK?GO↓↓↓


——————


醒来,是一天的开始。

 

一觉睡到了自然醒。上田季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面前一张放大的脸近在咫尺。

 

今天可真是难得,长谷部竟然还没醒。

 

可能是昨晚太激动了吧……回想起昨天告诉他准备已久的那个消息,对方一边飘花一边拉着她亲停不下来的失控模样,上田季没忍住弯起唇角。

 

不过,今天可不能让他赖床太久。她已经和母亲说好要回家了。

 

带着长谷部一起。

 

不过……

 

平时温和沉稳的男人,睡着时也安静的不像话。清隽的眉眼自然闭合,近距离才会注意到他睫毛其实不短。视线移过挺直的鼻梁,浅色薄唇微微张开,隐约可见一口白牙。

 

上田季盯着他看了好一会,最后没忍住,偷偷对着那张嘴啃了一口。

 

然后似乎是嘭的一声,周围开始樱吹雪。

 

“……”

 

原来你醒着啊。

 

感受到环在腰上的手臂收拢,皮肤接触的部分黏腻又紧密。上田季木着脸看去,果然长谷部已经睁开了眼。

 

“早安,主。”他的脸颊有点红,微笑着蹭了蹭她的鼻尖。

 

“早安。所以你醒了为什么不起床?”上田季不为所动。

 

“因为我想多看一会主的睡颜……”面前那双藤紫色的眸子有些水润,湿漉漉地漾着笑。长谷部的手开始不安分地滑动,他喉结滚了滚,嘴唇试探性地凑了上来:“主……我想……”

 

背上的手掌热得发烫,正顺着脊骨向下,撩起一路酥麻的电流。即将出口的拒绝直接被堵回了嗓子眼,唇舌纠葛间根本无暇组织出正常的音节。

 

——这根本就没给她反驳的机会吧!

 

对方的吻技已经打磨得相当娴熟,上田季感觉脑子有点发昏。昨晚因为直接睡着,两个人都没有穿衣服,更是方便了此刻氛围的迅速高涨。

 

不过毕竟已经相处了这么久,她还不至于就此不分东南西北。

 

摸索的手已经探向某个不可言说之地,她眉头一跳,干脆抓住了长谷部的小伙伴。在对方浑身一颤、没忍住倒吸凉气的时候逮住机会开口:“今天不行。你忘了我们下午还要回我家吗?”

 

刚刚还雄赳赳的小伙伴被打击的有点痛,长谷部委委屈屈地从喉间滚出闷哼,然后又不老实地蹭了过来:“可是现在才九点……”

 

“……那也不行。而且昨晚睡前我还没洗澡,现在难受的很。”

 

“需要我帮您洗澡吗?”好像抓住了什么关键词,长谷部突然兴奋——各种意义上。

 

“不用了谢谢。”←这是感觉到手里异常表情木然的上田季。

 

结果最后还是一起洗了澡。

 

不过并没有干了个爽。

 

甩着酸痛的手走出浴室,神清气爽的长谷部负责收拾行李去了,上田季看着他精神的背影,叹了口气继续活动僵硬的手指。

 

不能惯着他啊……

 

——虽然每次都会这么想,然而每次又会换成另一种方式,这么说来就还是在惯了。

 

嘛……算了,也没什么不好。

 

很快不再想这件事,上田季伸了个懒腰,一同加入收拾行李的行列。

 

×××

 

上田季的老家距离她工作的城市并没有很远。中午吃过饭后出发,傍晚之前就已经快到家门口了。

 

“一会见到我妈,切记你先什么都别说,一切听我指示知道吗?”

 

“是。”

 

“还有无论我妈说什么都不要立刻当真——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她经常说些不着边际的东西把别人的思绪带跑……总之你就别说话就行了,我让你说话你再说。”

 

“是。”

 

“让我想想还有什么……好像也没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我妈这个人比较好说话,你不用太拘谨。”

 

“是。”

 

“总之就保持自然,然后一切交给我就好。”

 

“是。”

 

“那么我们走吧,前面就快到了。”

 

“是。”

 

“…………长谷部?”

 

“是。”

 

“……哇今晚的月色真美呢。”

 

“是。”

 

“……”

 

“……”

 

——是什么是啊现在是下午啊你醒醒!?

 

上田季猛地一回头,果然看见长谷部整个人都僵成了坨坨。虽然面部表情和往常一样,语调听起来也很是平稳,然而走路同手同脚和挺的板直的四肢已经把他暴露了个彻底。

 

等等这很不妙啊……原来你这么紧张的吗。

 

上田季心情十分复杂。

 

“长谷部你……很紧张?”

 

“是……啊啊,不!请主放心,我完全没有紧张,随时可以与令母会面!”

 

这绝对是在紧张吧。明明到现在都还在同手同脚。

 

对于恋人这种就算不行也不会说的性格,上田季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养成的。她只是叹了口气,在对方听见这一声慌乱起来的时候握住了他的手。

 

“先别走啦——对,就站在这里,别动。”她把长谷部拉到路边,示意他把行李先放下后,将他的另一只手也拉了起来。十指在触碰的瞬间自然相扣,掌心的温度有些湿腻,果然他一直都紧张的不行。

 

“现在有没有好一点?”上田季晃了晃交握的两只手。

 

这个姿势其实有点蠢,不过却对长谷部十分有效。“十分抱歉……主。”知道自己的紧张被发现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落。

 

长谷部深吸一口气,然后扣紧上田季的十指,垂首与她额头相抵:“请保持这样,一会就好。我很快就能冷静下来。”

 

上田季闻言笑了笑,“不用那么快冷静也可以。我妈妈她可以理解的。”虽然你的确紧张的有些夸张啦。“那么现在感觉好一点了吗?”

 

“还没有……”

 

“那现在呢?”抬头亲了一口。

 

“……感觉还不行。”

 

“现在?”再亲。

 

“还有一点。”

 

“不要得寸进尺啊。”

 

“非常抱歉。”

 

长谷部笑了起来。

 

上田季也“噗嗤”一声忍俊不禁。她松开一只手虚握成拳,轻轻敲了敲长谷部的头顶,“好了好了,快走吧。一会还能赶上帮我妈做个饭。会做饭的男人在她那里可是能加不少分的。”

 

“是。”

 

明明是恭敬又死板的音节,也只有他能说出甜腻的感觉了。

 

很快便能看见上田妈妈的家,普通的两层小楼爬满了绿植。他们在门口停了下来,旁边墙上写有“上田”的门牌有些老旧,一看就是经过了不少风雨冲刷。

 

上田季紧了紧握住长谷部的手,然后按响门铃。

 

“来了来了——”屋内很快传来熟悉的声音,接着门被打开,一张保养有度的脸出现在眼前。

 

“妈。”上田季露出微笑,率先打起招呼。

 

“嗯?小季你竟然回来了!?”母亲大人的表情十分震惊。

 

“……”等等她平时究竟是有多不遵守回家的约定。

 

上田季的表情突然复杂。

 

似乎是注意到自己的反应有点伤害到自家女儿的心灵,母亲大人清了清嗓子企图清掉刚刚那句话,然后才注意到对方边上还拉着一个人。

 

是个男人。

 

这一认知被无限放大,母亲大人立刻露出了比刚才更加震惊的表情。不过随即意识到自己应该保持一个长辈的形象,她立刻把这个表情收了回去,刻意端庄地询问:“那个,请问你是……?”

 

很好,矜持度满分。

 

上田季在内心默默给她配了音,然后就想开口回答——

 

“伯、伯母您好!!”紧张度重归max的长谷部,似乎完全把上田季之前的嘱咐忘在了一边,在母亲大人问话的下一秒就没把持住回答了。

 

“初次见面,我名压切长谷部!是您女儿的,您女儿的——”

 

——男朋友啊男朋友!为什么你会在这种时候卡壳啊该感谢你没说出奇怪的东西吗!!早已料到对方紧张的情况,反应迅速的上田季立刻眼神暗示。

 

然后接收到她暗示的长谷部也配合默契地接上:“是您女儿的男人!!!”

 

“……”

 

“……”

 

突然沉默。

 

等等男人是什么鬼啊你是怎么把男朋友理解成男人的啊啊!!算了算了意思也差不多……上田季心累地扶额吐槽。

 

“???小季你,竟然自暴自弃到把你养的男人带回来了!!?”

 

“唔噗哦咳咳咳咳咳咳————”上田季猝不及防呛了一口口水。

 

她一脸懵逼地抬头,却绝望地发现母亲大人比她更加震惊,而一边的长谷部已经再次僵成了坨坨。

 

“小季,作为一个母亲,虽然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似乎姑且是冷静下来,母亲大人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悲痛怜悯(?)。

 

“……我不是我没有。妈你听我解释。”

 

——啊,失策了。

 

果不其然对方一脸“好了你不要再说了我都懂”并完全不打算听进去的表情,上田季感觉短短几秒间打击过大她已经木然了。

 

——忘记母亲大人对她也有相当程度的误解这一点,大概是她今天犯的最严重的错误。

 

×××

 

总之误解度max的初次见面就在极度的混乱中结束了。

 

心累度也是max的上田季拖着长谷部回到卧室。虽然许久没有居住,她的房间还是被打扫的十分干净。回想起之前在门口母亲大人对她的归来震惊的表情,她的内心划过一阵暖流。

 

明明不清楚到底会不会回来,但还是给她整理好了房间啊。

 

“怎么了,主?盯着床铺发呆,是累了吗?”正放着行李的长谷部问道。

 

“没什么。”上田季摇了摇头,过去帮他一同收拾起来。

 

“如果您累了可以先去休息没有关系,这种小事我来就好。”

 

“都说了没有啦,一会还要去帮妈妈做饭呢。快点收拾吧。”

 

“是。”

 

这几天是假期,他们要在母亲大人的家里居住两天。本来就是喜欢从简的人,带的东西也不多,因此很快就收拾好了。

 

走出卧室,母亲大人看起来正准备去厨房。上田季和长谷部上前表示想要帮忙,然后理所当然地被拒绝了。理由是意料之中的“你们一路上辛苦了还是去休息着吧”。

 

“没有关系。长谷部的厨艺很好哦,妈你真的不想尝一尝吗?”上田季故意做出夸张的表情。

 

似乎被她的表情打动,又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母亲大人犹豫了一会,随后还是点头同意:“那么就拜托你了,长谷部君。能麻烦你先去切一下菜吗?就案板上的那些。我还要去取些其他东西。”

 

“是,非常乐意为您效劳。”收到了母亲大人命令的长谷部显得非常兴奋,一副今天要大展身手的认真模样就奔向了厨房。

 

客厅里刺客只剩下上田季和母亲大人了。

 

“小季。”

 

“嗯?”

 

大概也猜到母亲大人是想留下她说些什么,上田季应了一声,和对方一起坐上沙发。

 

“那位长谷部君,是你认真考虑后的人选吗?”

 

母亲大人的眼神十分严肃,询问的也非常直白。她直视上田季的双眼,仿佛想要看透她的内心。

 

对此,上田季并没有感到心虚或不确定,她只是淡淡弯了弯唇,整个人都柔和下来:“是的。我已经决定了。”

 

“而且除了他,大概也不会是别人了吧。”

 

各种意义上的。

 

自家一直对恋爱提不起兴趣、甚至一度被她怀疑是不是同性恋的女儿竟然露出这种表情,还说出这样不符合往常人设的台词,母亲大人显得十分意外。不过基本的理智还在。她挑了挑眉:“竟然说出‘不会是别人了’这种话,口气不小喔?”

 

“啊……这个啊。”

 

意识到是对方误解了,上田季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算说出真相。

 

她的母亲一直表现的很前卫,思想也很开放,毕竟以前还怀疑过她是同性恋什么的……

 

那么,把长谷部的事情告诉她,应该没问题吧?

 

似乎知道母女俩需要单独聊一会,厨房里的长谷部一直没有出来。上田季还是决定不向母亲大人隐瞒,她挑挑拣拣,说出了关于长谷部的事情。

 

关于刚见面时黑化的那部分当然不能说……感觉说出来的话绝对会被pass掉啊。上田季默默想道。

 

听到长谷部的来历和事实后,母亲大人沉默了很久。

 

她看着上田季欲言又止,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又觉得按对方的性格应该考虑到了,于是没有出口。几次过后,似乎是觉得自己这样犹豫没有意义,母亲大人还是放弃了劝诫。

 

最终,她也只是叹了口气,所有未出口的东西都化为一句话。

 

“你明白就好了。”

 

上田季愣了一下,才理解她想表达的含义。

 

“放心吧,我都明白的。”她笑了笑,语气是真心的愉快:“谢谢你,妈妈。”

 

她明白这条路充满了各种不稳定性,也明白因为另一方的特殊,她们的未来很可能不再普通。

 

可她还是选择了这个人,并且决定与他一同走下去。

 

“知道我的伟大就好。”面对上田季的道谢,母亲大人显得格外冷漠。

 

“是是是,您是最伟大的。”顺势奉承。

 

然后,想起了什么,她顿了顿,考虑了一下措辞,这才有些为难地问出口:

 

“对了,妈。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

 

上田季请求母亲大人,在家里那边打听一下,能不能解决长谷部的证件问题。实在不行找一份他能做的工作也可以。

 

毕竟家庭煮夫什么的虽然听起来很美好,但总觉得也不太现实。对此她和长谷部讨论过,对方似乎也是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很容易就接受了。

 

这件事情母亲大人爽快地答应,表示会和家里人打听看看。姑且算是解决了一半,上田季松了口气,这才想起长谷部还在厨房里折腾。

 

结果两人进去的时候,饭菜已经做好一大半了。

 

“……”

 

看着桌上用“豪华”形容也不为过的菜色,母亲大人的表情突然微妙。

 

然后吃饭的时候,面对紧张等待评价的长谷部,母亲大人的神色更微妙了。

 

你养他真的没有别的原因吗?——眼神疑问。

 

等等养是什么鬼……总之没有啦。——眼神回答。

 

因为还要工作,(在整个故事里完全没有存在感的)父亲大人直到晚上才回来。一到家就发现有个陌生男人穿着围裙和你问好手上还端着夜宵一脸笑容什么的,这个场景实在不要太惊悚。

 

吃完了夜宵,也姑且是介绍清楚了身份。刚刚接受过母亲大人考验的长谷部又迎来了父亲大人的拷问。等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时间已经快要十二点了。

 

“哇啊……终于结束了。”还真是各种意义上的疲惫啊。

 

简单讨论一番后,上田季和母亲大人目前并没有告诉父亲大人长谷部的事情。一方面是考虑到对方的接受程度,另一方面也有上田季个人的原因在。

 

毕竟是母亲改嫁带过来的……虽然已经很熟悉,但毕竟还是有点隔阂吧。

 

而且父亲大人也是个社畜,两个人平时接触也不多——他们好像也只有这方面相似了。

 

“需要我帮您洗澡吗?”见上田季心累地瘫在床上,长谷部主动凑了过来。

 

“好啊。”见对方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突然兴奋,上田季又笑眯眯地加了一句:“可是你什么都不能做哦,可别忘了这里是我爸妈的家,我还是要点廉耻的。”

 

长谷部闻言纠结了一会儿,不过还是选择顺从他的恋人。他弯腰亲了她一下:“那好,我们就快速冲个澡,然后睡觉吧。主好像很累的样子。”

 

“好——”上田季笑纳了这个吻,顺势伸手揉乱了他的头发。

 

两个人真的相当纯洁地洗了个澡,然后冒着湿漉漉的蒸汽从浴室里出来。因为都是短发,所以就没有用吹风机。他们面对面坐在床上,一边给对方擦头发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着闲话。

 

“啊,对了,说起来这个房间好像还有些我小时候的东西。”突然想起这一茬,上田季从头顶的毛巾里挣脱出来,一头黑发乱糟糟的有些滑稽:“长谷部你想不想看?”

 

于此同时,上田季手上的动作也停了。长谷部被揉的乱七八糟的头发也从毛巾下滑了出来,他没有在意自己,只是先伸手为她打理:“主的小时候?愿意与我分享吗?”

 

“你想看我就给你看。说不定还能看到你喜欢的东西哦。”指尖温柔地划过头皮,上田季舒服地眯了眯眼。

 

“我想。”长谷部回答的毫不犹豫。

 

不如说,只要是关于这个人的一切,他都想看。

 

“那好,你等会,我看看还在不在。”上田季说着跳下了床,不顾自己的头发还乱成稻草。似乎是自己也想回顾一下过去,她看起来兴致勃勃,在橱柜下层的抽屉翻找起来。

 

长谷部随便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也下床走到她的身边。

 

“啊,找到了。”终于翻出一摞陈旧的本子,纸质的表皮早已发黄,甚至已经有些破损。她干脆坐到了地上,长谷部坐在她身后,顺势将后仰的身体揽进怀里,

 

那是一摞作业本,翻开后乱七八糟画着一些插图。粗糙的画技完全就是小孩子,看起来惨不忍睹。上田季指着其中几幅,滔滔不绝地讲着它们的来历。

 

“说起来我小时候还想过以后当个漫画家的,结果满怀信心地画给我妈看后,被毫不留情地大声嘲笑了。果然我是亲生的吧。”她翻了翻相对厚的一本画册,皱眉似乎是在生气,嗓音里却带着笑。

 

“不过……主这个,原来是漫画吗?”完全看不懂是什么……长谷部默默想道。

 

“……长谷部你变了。以前我做什么你都会说‘主做什么都是最好的’。”

 

“是。主做什么都是最好的。这本漫画也是。”长谷部把脸埋进她的肩窝。

 

“……别装了。你绝对是在忍笑吧。”感觉到肩窝处传来的震动,上田季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长谷部没有反驳,只是收拢了手臂,将她搂的更紧了些。

 

唉,算了算了,笑吧笑吧。上田季开始自暴自弃。

 

她浑身放松地倚靠在身后之人的怀里,随手换了一本,然后果然发现了“有趣”的东西。

 

“对了,长谷部,抬头。”

 

“嗯?”

 

长谷部下意识抬头,一本作业在他面前一晃而过。

 

封皮署名的地方已经模糊不清,然而还是能看见稚嫩的铅笔印。

 

他愣了一下。这个是……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这是我的‘真名’——是的,就是你一直想要的那个。”上田季将几个本子整理了一下,慢条斯理地收回抽屉,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做出了怎样的事情。

 

她把她的真名,告诉了他。

 

“不过你知道也没有用。”长谷部还激动着没组织好下一句话,她又笑眯眯地回头开口:“虽然汉字相同——不过,这是中文。”

 

也就是说,得用中文发音啊。

 

“……主……qaq”给了惊喜又泼冷水什么的,太过分了。长谷部委屈地蹭了蹭她的脖颈:“不要耍我啊。”

 

“我才没有。”上田季狡黠地伸手,捏捏他鼓起的脸。

 

她笑着,眼神里仿佛有星星闪烁。

 

“长谷部,说实话——你现在还想带着我神隐吗?”

 

“……”突如其来的问题有些敏感,长谷部愣了一瞬,然后皱起眉头,似乎是在犹豫着什么。最后他才下定决心一般,小声嗫嚅着开口:“……想。”

 

“好。”

 

“……!?”

 

“不过,要请你等一会。”

 

她回过头去,将身体完全放松,以一个全然信赖的姿势窝进他的怀中。

 

“等我做完了我想做的事情,等我不再有遗憾——那时候,我会把我的名字告诉你。”

 

然后,该要如何抉择,便是你的事情。

 

“……”

 

长谷部的嘴唇微颤,很久都没有说出来话。

 

而最终,他也只是搂进了怀中的人,闭上眼靠在她的肩上。

 

他们一起走过的时间,对比其他人来讲,实在太短太短。

 

他还记得自己刚刚获得实体的时候,甚至因为太久没有触碰实物,一时间难以控制自己的力道,无数次将主弄伤……想到这一点,他抓住对方的手,亲吻比起他来纤细的不像话的手腕。

 

“好。”

 

仿佛一生的承诺,随着唇瓣温柔地落下。

 

上田季也弯起唇角,歪头与他挨在一起。

 

×××

 

其实长谷部能看懂一些中文。

 

虽然只有皮毛,但看懂名字这种程度的事情还是可以的。

 

这也是他在一个人行走的时候学到的。

 

不过他还是装作苦恼看不懂的样子,面上做出委屈可怜的表情。只要能看见那个人的笑脸,他就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值得。

 

知道了真名,就可以带她去神隐了。

 

现在的自己,随时都可以做到,让这个女人彻底成为自己的——只成为他一个人的、专属的“独有物”。

 

心底在一遍遍重复咆哮这个甘美诱人的想法。

 

可是因为有另一个声音在,所以他并不会这么做。

 

“长谷部,怎么了,发什么呆?”

 

“没什么,只是觉得那边的云彩和主长得有点像。”

 

“……我说你,究竟是从哪看出来的啊。”上田季看着那坨不规则的白云,没忍住抽了抽嘴角。

 

对方正一脸纠结地看着他随手指的一朵云,时不时小声嘀咕似乎是在吐槽。长谷部看着她的侧脸,突然就觉得,心底前所未有的充实。

 

现在这样,就很满足了。

 

更何况,他也已经得到承诺了不是吗。

 

“算了不看了,不是很懂你……还是赶紧走吧。”

 

“主是累了吗,要不要我背您?”

 

“不用了。总觉得这样非常对不起会变成拖着两个行李箱的你啊……”

 

“如果背上主的话,再让我拖两个都没有问题。”

 

“……虽然知道你这话应该是真的不过还是一点也不想尝试。”

 

一人一个行李箱,空出的手正好可以十指相扣,影子在夕阳下拖得老长。

 

一路扯着无聊的废话,老旧的租房楼近在眼前。

 

“那,我们回家吧。”

 

“好。”

 

他紧了紧握住的那只手,脸上不由得露出满足的笑。

 

——回我们的家。

 

 

 

 

 

 

 

 

 

——————

 

开头写着写着差点开车orz……幸亏收住了,好险好险。希望这种程度可以通过……


话说我特别喜欢恋人之间一些细小的互动。虽然大都很没有意义,但也正是因为想要触碰的心情,才会有这些动作的产生。所以我笔下的恋人应该都会是如此吧,小动作超级多2333

 

那么以上就是之前说好的社畜审番外~不知不觉写了超长,不过终于是把最后想写的东西也写完了(安详躺)


手机里从开坑的那天开始,就一直有一个备忘录,里面全都是关于这个脑洞想写的梗和大小设定。一路下来写一条删一条,今天终于把最后一条也删掉。那么到此,社畜婶婶和她的傻部部的故事就真的结束了。


总之还是例行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w(鞠躬)

 

其他的就不多说什么啦,反而显得啰嗦了(虽然已经废话很多)总之我们下个坑再愉快的继续舔hsb吧XDDD

评论 ( 72 )
热度 ( 323 )

© 苟三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