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有点累orz

嫁刀长谷部。
甜党。佛系。杂食。爬墙选手。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约稿详谈)

[刀剑乱舞][压切婶]我家的刀剑付丧神总想拉着我神隐10

※暗堕长谷部×社畜审神者

※私设大量,背景主现世

※女审,有名字

※我流刀男

※各种意义上的放飞自我

※长度不定


OK?GO↓↓↓


——————


“小心。”

 

“……啊,谢谢。”

 

在大马路上走神,结果差点被脚下的台阶绊倒。身体失重的一瞬间,长谷部赶忙拦了一下。

 

全身大半的重量都压在肚子上的这条手臂,上田季有点不太好受。她道了谢扶着他站稳,看着还虚虚环在身前的手,没忍住又发起了呆。

 

今天,已经是周六了。

 

而距离之前长谷部的反常,在这短短的几天里,更是看不出哪里不对劲——除了每天晚上他都会做噩梦。

 

可是,昨天晚上,她没有被对方的噩梦吵醒。

 

她以为这是长谷部没做噩梦,或者自己惊醒了没有惊扰到她。可是她摸了摸身边平坦的床铺,轻易便知道,对方这是根本没有钻上她的床。

 

看着他唇角一如既往的笑意,不知为何,上田季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今天是例行的出门采购。提着一堆东西回到家里,长谷部立刻就忙开了。上田季看着他来回走动的身影,没忍住还是开了口。

 

“……长谷部。”

 

“在?”

 

对方立刻笑着给予了回应。

 

上田季深吸了一口气。她决定挑明——面前的这家伙内心戏太复杂了,她猜想,对方很可能又在纠结着什么不不必要的东西。

 

说不定是前几天做的噩梦,又或者是昨晚她没有来钻床的反常……

 

……他不来钻床反而是“反常”,还真是各种意义上的心情复杂……

 

她尝试着开口:“长谷部,我觉得你今天有点不对劲。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还是,你又开始胡思乱想?”

 

她企图用相对轻松的语气开始话题,然而似乎失败了,言语显得有些僵硬,措辞也用的不太合适。

 

“……胡思乱想。”

 

一声极低的呢喃,打断了一直注意着对方情况的上田季的思绪。

 

垂眸倾听的长谷部抬起头来。他的双眸是漂亮的紫藤色,此刻却如初见时的那天晚上一样——眼底的暗潮粘稠汹涌,仿佛泛着血色的红光。

 

上田季的神经顿时紧绷,浑身肌肉都警惕起来。

 

——来了。

 

长谷部一把拉过她的手手腕,直接将她甩上了沙发——虽然客厅本身不大,她站的距离沙发也不远。可这个距离和冲力还是让她的全身都疼痛起来。

 

那些是她身上青紫的部分。最近的她一直穿着长裤长袖,其实是因为她的身上有很多长谷部控制不好力道造成的淤青,短短几天还没有完全消除。

 

骨头与沙发坚硬的内部结构隔着软垫碰撞,砸出沉重的闷响。上田季被甩的一懵,挣扎着还没回过神,面前便紧随着压下一道黑影。

 

长谷部一手撑在沙发的外侧,另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双眼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

 

明明浑身散发着残暴的气息,他的表情却无比痛苦。

 

下巴被捏的生疼,可是上田季知道,那是不至于出现淤痕的力道。

 

“您为什么要问呢。”

 

他的眼睛好像快要哭出来了。

 

“……因为……我担心你。”

 

鬼使神差地,上田季回答了他。

 

长谷部楞了一下,她趁机摸摸他的脸。哪怕伸出的手有些颤抖,却仍旧想要扯出一个笑。

 

她在害怕。可是她不想让他感觉到。

 

“长谷部总是什么都不说,然后一个人在那里胡思乱想吧?”觉得自己的手因为自身的情绪、疼痛和施力等多种原因实在抖的不成样子,上田季干脆放下了。“你是不信任我吗?”

 

“……”

 

长谷部没有说话。

 

这应该是等同于默认了。

 

“星期二的中午,我看见您和那个女人走在一起。你们举止亲密,她的手臂触碰了您的肩膀。”

 

就在上田季还想要说些什么时,长谷部突然又开口了。

 

“我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杀掉她,剁碎她那条碍眼的胳膊。可是我又不想让主上伤心,所以就提前逃回来了。”

 

这是他第一次反常的原因。

 

“……”

 

——杀掉。剁碎。

 

确定自己听见了这两个动词,并听清了它们所接连的主语。上田季微微瞪大了眼。注意到她的反应,长谷部轻笑一声,笑容里是满溢而出的狂气。

 

“星期三的中午,您对那个男人露出了笑容。是前辈吗?管他是谁。我只想着——真碍眼啊。真想把他那双看着您的眼睛抠出来,扔在地上狠狠碾碎。”

 

“……”

 

“星期四的中午,您是和同组的人一起下楼的。谈笑风生的样子真好啊,主很开心吧?真想当场把您周围的人全部压切掉——从头到尾,或者拦腰斩断,哪一种比较好?您的表情会不会很精彩呢。”

 

“……”

 

“星期五——”

 

“……住口!!”

 

“主是在害怕吗?”

 

“……”

 

她嗫嚅着嘴唇,脸上的表情不知是愤怒还是恐惧。大脑无法发出指令,只能下意识地摇头,语言上却一时做不出任何回应。

 

“主不是想知道我的想法吗?”长谷部的唇角勾了起来。他凑近些许,捏着下巴的手改为抚上脸颊,用那双不复温柔的血红色眸子直视她的双眼。

 

“其实我啊,每天都在忍耐啊。”

 

——忍耐着杀掉您周围所有人的欲望。

 

后半句话并没有用语言表达。可是他浑身上下的杀气,都在强烈倾诉着毁灭欲。

 

那股锋利的气息不是对准她的。

 

“如果,您……”

 

长谷部轻轻启唇,满怀恶意的语句似乎就要脱口而出。

 

她看着那双近在咫尺的眼睛。

 

浓稠的血色里氤氲着黑雾。

 

——然而突然,什么声音突兀地响起。直接打断了他。

 

是上田季的手机。

 

悠扬轻缓的铃声却仿如沉重的洪钟,猛然在长谷部的脑海中炸响。他眸中的暗色瞬间潮水般褪去,整个人周身的黑气也随之一扫而光。

 

他愣了一下,惊惶无措地低头,却见上田季还在呆呆地盯着他。

 

“十、十分抱歉!!”

 

长谷部猛地起身,膝盖一滑差点从沙发上滚下去。他站稳后紧接着跪地,头却始终下垂着不敢看她。

 

“……”

 

气氛有些压抑地沉默,只有手机铃声还在奏响。明明是舒缓的音乐,在此时此刻却显得有些嘈杂。

 

上田季开口想说些什么,可是喉咙就像被堵住,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快点,说些什么。

 

不能沉默,必须……

 

她催促着自己。

 

“长谷……”

 

“……请您,允许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然而才刚刚开了个头,长谷部却先一步起身,低声打断了她。

 

“!?等——”

 

接着,他不顾上田季下意识的挽留,直接快步走出了家门。

 

玄关落锁的“咔擦”声清晰可闻,与此同时,吵闹了半天的手机铃声也终于响满了最后一下。

 

室内重新回归死寂。

 

×××

 

这还是,他们的第一次矛盾。

 

这种僵局她不是没有想过。毕竟她与长谷部就算表面相处的再和谐,她也不可能忘记她们第一次相遇的情况。思想根本上的不同步,目前压抑着的不是她,那就只能是另一方。

 

可是她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上田季拿着手机,坐在客厅里沉默了很久。刚刚那通电话是好基友弥子的,她借口手机落在卧室拨回去后,对方说忘带了家门钥匙,一会要过来拿她这里的备份。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长谷部的事情,包括同组的同事也只是放任猜测并没有承认。不过其他人还好,她觉得自己尤其不能告诉弥子这件事。

 

毕竟公司的人不了解“内情”,可是弥子不一样。

 

先不说对方能不能接受这件事,光是弥子那种性格,知道长谷部的情况的话,绝对不可能放任她再和他接触。

 

而且按照刚才长谷部的样子……她又怎么可能,让弥子和他有接触。

 

她不能、也不想让弥子出一点意外。

 

那么现在,就有两个选择摆在面前。

 

——现在立刻出去找长谷部、和在家里等待几分钟,然后花更久的时间与弥子告别之后再出去。

 

上田季还在踌躇不定。

 

虽然只相处了短短几天,可是毕竟以前有过更加长久的“见面”。对于长谷部,她说不出是个什么感觉。

 

亲情?那应该是她把对方当家人,对方却把他当主人的情况了。友情?先不说这种单方面的主仆关系,她觉得她们两个的情况怎么也不像朋友。那么,恋人关系?

 

上田季愣了一下,然后在内心摇了摇头。

 

她并不知道长谷部是怎么想的,他的那种疯狂的执着究竟掺杂着什么成分。然而可以确定的是,虽然没谈过恋爱,然而好歹活了那么多年,她还不至于分不清楚自己的感情。

 

一周以来的共同生活,细节也好日常也好,都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可是,若说完全没有……似乎,也并不是如此。

 

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

 

上田季愣了一下,条件反射地接起。来电显示是弥子,应该是来拿钥匙了。

 

接电话的一瞬间,她就在内心做好了决定。

 

——她要,先去找长谷部。

 

“喂,弥子,抱歉我——”

 

[阿季阿季!我跟你说!我刚刚看见一个人,长的好像长谷部!就是你之前不玩了的那个游戏,和你一样是社畜的那个!]

 

弥子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电流过滤下的声线有些听不真切,似乎是那边的信号不太好。

 

可是尽管如此,她字里行间透出的内容也让上田季瞬间僵直了身体。

 

——庞大的不安感突如其来,如嘶鸣的毒蛇,瞬间缠紧了她的心脏。

 

而楼下的空地,弥子举着手机,正兴冲冲地“偷窥”着不远处路灯下的那个男人。

 

[……弥……]

 

“哇,你家这边信号好差,阿季你那边怎么都是杂音……话说,我觉得那个人是不是coser啊,眼睛都是紫色的!虽然天很黑但是在路灯下我应该没有看错——啊,他看过来了!”

 

[……弥子……]

 

“诶,他的手里还有长谷部的本体诶!哇不会真的是coser吧,今天是哪里有什么展子吗,会不会是刚回来的?总之我要去合照!”

 

[……弥子……快……]

 

“嗯?——哎呦我的天,杂音怎么越来越大了,震的我耳朵疼……诶,他走过来了?”

 

[……弥子………………快逃!!!!!!]

 

“唔?”

 

刺耳的“兹拉”声,电话被彻底挂断。

 

“……”

 

窒息一般的沉默。

 

有那么一瞬间,她仿佛连呼吸都忘记。

 

然后,上田季猛地从沙发上蹦起,极度的惊惶甚至让双腿有一瞬间的打软。她跌跌撞撞地冲出家门,慌得连钥匙都顾不上带。

 

她一路冲下楼梯,心跳踏着脚步快如擂鼓,失灵的声控灯阻碍了视野,好几次差点从楼道上滚下来。

 

终于,她踉跄着来到租房楼前的空地,昏暗的路灯下,清晰可见两个人影。

 

所有前冲的动作戛然而止,她僵在原地,感觉自己一步都再迈不出去。

 

站着的那人看了过来。

 

而躺着的那人,是弥子。











——————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今天双更www!其实我也很意外

终于写出了想写的全部!是的我就是想说其实这文从头到尾都是又!黑!又!甜!(←开坑初衷)这只hsb的内心戏抄足而且姑且当做是暗堕加成超会演w!如果说上一篇是闷骚部x痴汉审的话,这一篇大概是戏精部×社畜审这样(等等)不过戏精部大概还能加个醋缸属性www(不)

话说有一个调整结构的小段没构思好,发出去之后才想起来忘记加了emm希望不会看起来节奏过快【】还有我还想说什么的来着忘了一下课就跑过来更新了_(:з」∠)_

总之觉得终于写到高能部分了可喜可贺我就废话多一点……接下来大概还有个几章收尾就结束啦w有一些设定不知道以我目前的辣鸡文笔能不能讲清说不定还要强行开个番外orz

评论 ( 52 )
热度 ( 183 )

© 苟三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