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有点累orz

嫁刀长谷部。
甜党。佛系。杂食。爬墙选手。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约稿详谈)

[刀剑乱舞][压切婶]我家的刀剑付丧神总想拉着我神隐07

※暗堕长谷部×社畜审神者

※私设大量,背景主现世

※女审,有名字

※我流刀男

※各种意义上的放飞自我

※长度不定

OK?GO↓↓↓

——————

难得清闲的周末,就这么相安无事地度过了。

 

除了周日早上依然在被窝里发现了长谷部这件事外,其他地方还是很美好的……大概。

 

然后,就在周日的晚上,上田季想起她当前应该面对的首要问题。

 

她明天要上班了。

 

这两天她和长谷部生活的还算和谐。除了他实在是粘人以外,其他地方都和普通人……好吧,至少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她指的没有区别是,没有黑化。

 

而上田季当然不认为他以后也不会黑化。

 

这一切的和谐都建立在她们能够形影不离的基础上。她也能看出来,表面上努力想表达出的招人喜欢,都在透露这个人心中强烈的不安感。然而明天她要上班,这当然不可能带上长谷部。因此现在,一个巨大的问题正摆在她的面前。

 

——如何与长谷部说清,让他理解并接受自己要出门上班、会离开家里一整天这件事。

 

×××

 

“所以,就是这样。”

 

晚饭后的餐桌上,上田季一边用纸巾抹着嘴,一边状似随意地对长谷部说明了情况。

 

——说是“说明情况”,其实也只有“明天我要去上班了,晚上才会回来”这一句而已。

 

纸巾反复擦着嘴感觉快要把皮磨破了,饭桌对面的那人还是没有传来回复。

 

上田季的视线漂移了半天,最后终于没忍住看过去。却见长谷部举着筷子,保持将要夹起米饭的姿势,低头盯着饭碗一动不动。

 

“怎、怎么了,在想什么?”

 

虽然目前看起来不会黑化……可是这种一看就是内心正疯狂飙戏的样子也有点担心。上田季试探着叫了他几声,

 

“……不,并没有。那么明天中午主会回来吃饭吗?”

 

“啊、啊?呃,抱歉,我中午回不来……”没想到对方竟然没有什么特殊反应,上田季楞了一下才开始回答。看见他的眼神在听到自己的话后黯淡下来,她又立马补充:“不过晚饭我还是可以赶上的!…………大概吧。”

 

说着说着,她开始计算起下班之后立刻回家,把工作带回来做的话大概几点能回。然而毕竟从来没有不加班过,上田季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的语气也有了点不确定。

 

应该……还是能够赶上晚饭时间的吧,只是实在不确定能几点回来……不然反正只有他们两个人,吃饭什么的就推迟一点,回家后再随便做做?

 

上田季认真盘算起来。

 

见她低头似乎在思考什么的模样,长谷部张了张嘴,心里一堆的话堵在喉咙,最后也只是缓声道:“那么主的午饭,是要在公司吃吗?”

 

“啊,是的。放心吧,我们公司也有食堂。”只不过肯定没有长谷部做的饭好吃就是了。想到公司伙食的味道,再对比自己刚刚吃过的饭菜,上田季的内心顿时十分复杂。

 

不得了啊……果然抓住一个人的心要先从胃开始吗。这才吃了两天,她就已经对公司的食堂产生抵触心理了。

 

“如果可以的话……能否让我,中午给您送午饭?”

 

“……嗯?”

 

猝不及防的提议,正反思人生的上田季楞了一下。

 

长谷部笑了笑,“虽然这么说对主的公司很是失礼,不过我果然还是不能放心。而且,我认为外面的伙食怎么也比不过家里做的,毕竟,呃……”

 

说着说着,他有些词穷,似是实在想不出还能说些什么,但是又努力想为自己送饭这一行为寻找理由。于是整张脸都显得有些别扭,眼神想坚定地直视,却又忍不住漂移不定。

 

“……噗嗤。”见他这幅局促的模样,上田季没忍住笑了出来。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没有不允许你送饭啦。”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不用这么努力编下去了,上田季单手撑着脸颊,笑盈盈地看向长谷部——对方被打断后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开心,却又因为被看穿了而有一点尴尬。

 

“非常感谢主的批准。”似乎是被她的笑容感染,长谷部也笑了起来。“那么,明天中午您想吃点什么?”

 

“我不挑食的,长谷部随便做就好了。”

 

“是。”

 

事情比想象中的还要好解决,上田季整个人都轻松起来。她示意长谷部可以不用急着收拾慢慢吃,自己则回到卧室,准备收拾明天上班要带的东西。

 

之前有了人声的客厅重又安静下来。

 

饭桌前,长谷部握着手中的筷子迟迟没有动作。

木筷尖端正夹着一口米饭,悬在距离碗口一厘米左右的位置半天,才陡然顿了一下,抖落几粒。最后,剩下的部分被缓缓送进嘴里。

 

牙齿咬合,脸颊鼓动,咀嚼的声音透过肌肉,清晰地传达到耳膜。

 

长谷部垂眸看向餐桌。

 

他当然有很多想问的东西。

 

可是他也记得,他的主承诺过。

 

无数阴暗的想法走马灯一样掠过脑海,最终,只留下一句仿佛自我确定一样的疑问。

 

——您会回来的,是吧?

 

他盯着卧室的方向。

 

×××

 

第二天早上,是被什么人温柔地叫醒。

 

上田季木着脸睁开眼睛,果然看见一片雪白的布料挡在眼前。顶端的纽扣还解开了几粒,露出线条流畅的锁骨和一小截胸膛若隐若现。

 

为什么这个人对爬床这么执着啊!是一定要执行寝当番吗!?

 

“……长谷部,我的闹钟呢?”

 

“被太过吵闹的环境唤醒不利于一天的好精神。所以还是由我来叫主上起床比较好。”长谷部搂着上田季的腰,一本正经地开始胡扯。

 

“……”

 

头痛地将自己被箍在怀里的胳膊抽出来,上田季干脆爬起身,伸长了手臂越过长谷部,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眼时间。而长谷部在她有意起身的时候就松了力道,为了防止她单手撑在床上不稳,手臂一直虚扣在她的后腰,随时准备扶住。

 

“啊……这个点了……该起床了。”手机上明晃晃的七点十分,洗漱完毕再吃早饭可能会有点晚。虽说长谷部在的时候她最早也只是七点起床,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

 

——热腾腾的早饭必须要以百分之百认真的态度吃下去啊!!(不是)

 

吃了早饭,又把公司地址给了长谷部后,上田季便挥挥手去上班了。出门的时候,看着长谷部在玄关挥手道别、身上还围着围裙的场景……

 

怎么说。

 

总觉得什么角色反过来了……之类的吧。

 

上田季的心情有些微妙。

 

内心复杂地来到公司,打卡和同事问好后,不出意外地,几乎每一个见到她的熟人都问出了同一个问题。

 

“上田今天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早上竟然来晚了,很难得啊。”

 

第六个了。

 

面前的人是同组的西村。

 

“家里有客人留宿,因此有些晚了。”其实虽然说晚,也只是相对以前的早到而言,今天的她是险险赶在最后打的卡。笑着说出已经是重复第五遍的说辞,上田季一路过关斩将,终于来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西村之后应该就没了吧,都到了同组了……

 

“哟,上田!少见啊,今天竟然来晚了呢。”

 

……好吧,忘了还有个组长。

 

与同事们寒暄完毕,上田季终于得以摸上自己的电脑。度过了两天闲的发霉的生活,她发现自己并没有忘记工作时的激情。这一点让她十分欣慰。(?)

 

可以说,在双手放上鼠标和键盘后,上田·社畜·季的工作之魂便熊熊燃烧起来了。

上午的工作很快就结束。因为时不时想到中午长谷部会来找她,上田季总会担心起一些有的没的。比如她给的地址有没有遗漏啊,长谷部会不会半路迷路啊,路上会不会有什么突发情况啊,中午吃些什么啊(?)之类的。

 

不过还好,这些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并没有影响到她的工作效率。(。)

 

午饭时间,同组的人过来邀请她同去,都被上田季拒绝了。

 

“是在你家借宿的那个人吗?该不会……嗯哼?”知道她已经和别人约了后,性格有些八卦的中川一脸神秘地凑了过来。

 

“……你在脑补些什么啊。”对她这种独有的惯性思维也是无奈了,一般听到女性家里有人留宿,正常情况下不是第一反应都会是同性吗?!虽然其实中川想的某种意义上也是事实吧……但要承认的话绝对不可能。“总之不是你想的那样。好了好了快去吃饭吧,我也要去找人了。”

 

“诶——真好啊,上田这种人也到春天了吗。”

 

“……我说你,什么叫我这种人啊。”

 

终于送走了在这种情况下等于麻烦的同事,上田季从没有一刻如此痛恨自己不擅长撒谎。

 

简单收拾了一下来到公司外面,上田季这才想起来,她没有联络长谷部的方式。而今早走的时候她只说了公司门口,可是公司的大门也不小,外围一圈也都是公司范围,她连长谷部到没到都不知道,更别提上哪去找了……

 

真是失策。果然还需要给长谷部配一下通讯设备。她记得她有一部款式有点老的旧手机,应该还记得放在哪……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用,今晚回家试一下吧。

 

脑中盘算着今晚回家的第一件事,上田季在公司附近四处张望,却丝毫不见熟悉的人影。

 

就在她想着要不要询问一下保安时,后方传来熟悉的呼唤。

 

“主。”

 

“嘘——!”

 

——在外面别叫她主啊!

 

上田季第一反应便是回头将食指竖在唇边,迅速做出噤声的姿势。

 

长谷部顿时委屈地捂住嘴巴,示意他不会再开口。只是眼神好像在说“不叫您主我应该怎么从远处呼唤您”。

 

“让你在外面叫我‘上田’或者‘季’你又不听……算了算了。”知道这家伙在这方面的固执程度,上田季也不打算多说什么。终于是找到人了,现在的她满脑子只有吃饭。

 

——某种意义上可能也是一种堕落吧。

 

视线不由自主地瞟向长谷部手里的便当盒,上田季悲哀地想。

 

上田季将长谷部带到了食堂——除此之外她也想不到其他什么可以吃饭的地方了。进食堂之前,她就已经做好了被撞见的熟人八卦的准备。

 

不过这也是在她进公司之前就想到的事情之一。毕竟家里多了一个人,还是个属性这么特殊的存在,很难不对周围的生活造成一些影响。

 

她甚至都想好了一套完美的说辞——其实也没有一套,只是一种万能的说法罢了。

 

——丢给“亲戚”就好了。

 

“长谷部。”一边寻找角落里不容易被发现的空位,上田季一边叫住身后紧跟着的长谷部。

 

“在。怎么了吗?”

 

“一会如果有人过来,不管他们说什么你都别吱声知道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如果是主命的话。”

 

“没错,这是主命。”

 

在之前查百科的时候,上田季就知道了长谷部对“主命”的执着程度。所以,在一些必要的时候使用“主命”是再合适不过的。比如现在。

 

“谨遵主命。”

 

果然,身后传来长谷部沉稳的回答。

 

找到座位坐下后,上田季打开饭盒——今天的午饭是十分常见的日式便当,肉料很足,分量也不少。

 

不过这个量……有点多啊。

 

“长谷部不吃吗?”注意到他只带了一个饭盒,上田季拿出筷子夹了一块煎蛋卷,一边塞进嘴里一边说道。

 

“我在家里已经吃过了。还请主尽情享用吧。”长谷部摇了摇头。今天的天气不冷,他上身只穿了一件棉质长袖,浅灰的色调衬得人温和又沉静。他单手撑着脸,似乎对看上田季吃饭这件事十分乐忠。

 

“可是我一个人吃不完啊。长谷部做的太多了。”被他的视线盯的有些不好意思,上田季看了会便当,又看了眼不远处取餐具的地方,“不然你帮我吃一点?我去帮你拿双筷子。”

 

说完,她不等长谷部回复,就果断起身走过去了。

 

在橱柜里拿了双筷子,想了想还是没拿叉子之类的东西。上田季觉得没什么了,又转过身准备回去。

 

然而还没到地方,她就浑身僵硬了。

 

——等等,中川那家伙怎么在!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上田的……?”中川一副谦和温婉的模样,完全没有平时八卦起来不要命的姿态。她站在上田季原本的位置边上,似乎只是问个话就走。在上田季的位置虽然听不清她说了什么,不过通过口型也勉强能分辨出来。

 

因为之前被命令过有人过来问问题的话不要开口,因此长谷部只是纠结了一会儿,还是选择沉默没有回复。

 

上田季见状松了口气。虽然这样不说话有点奇怪,不过他开口指不定会说出什么更奇怪的东西来。所以现在,还是由她去好好“解释”清楚比较——

 

“请问您是上田的那位‘同居者’吗?”中川干脆直接提问了。

 

“……”“同居”的话是事实……不过按照主的吩咐,还是不说话了。

 

“那么请问您是她的男朋友吗?”

 

“……”“男朋友”……长谷部的神色微妙起来,不知是想到了些什么。

 

——等等什么时候变成“同居者”了啊!明明说的只是借宿!!还有“男朋友”什么的你要不要问的这么直白!!

 

面前突然一排人走过,上田季被卡在桌椅之间的过道只能先停住。

 

这个距离差不多可以听清他们的对话了。

“您还真是失礼呢。面对女士的问话竟然从头到尾一言不发。”中川的语气似乎有些恼怒,不过她明显是注意到这边的上田季了,表情上看起来可是一点不悦也没有。

 

反而有点“我知道了”的小得意。

 

……完蛋了。

他们绝对是早就被看见了吧……中川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

 

那边的中川说完后便毫不留情地告辞离开了,面前拦路的人也已经走远,只有上田季还呆在原地。

 

口袋里的手机传来震动。

 

她下意识拿了出来。

 

[早就看见你了哦☆是你让他什么也别说的吧?你的小男友还蛮听话的嘛。这么呆的很少见啊。FROM中川]

 

“……”

 

——不是少见,是他根本就不是男朋友啊!!

 

这下更加没法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上田季在长谷部无辜的注视下险些失意体前屈。

 

×××

 

上田季:虽然是我让你别说话的,但有的时候总觉得你是不是故意的啊……

 

压切长谷部:(装作看风景)










——————

肝战扩的时候,长谷部带队,第一把掉的是他。从那之后就一黑到底,再也没掉过稀有刀……

是我太黑了吗(泣)

评论 ( 50 )
热度 ( 229 )

© 苟三更 | Powered by LOFTER